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18.第918章 0929 早安夜轩
    窗外的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来,清晨薄薄的晨曦慢慢的撑开了笼罩在城市上方的那一层黑暗,于是大量的光线变跳跃的从窗户上透进来,夜承这时候刚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被这大量的阳光惊扰了,虽然轻轻的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

    睡在他身边的是夜轩,那孩子睡得极沉,夜承可以感受到他浅浅的呼吸,有节奏的拍打着他的脸颊,他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跟小孩子同睡一张床,不知道怎么的,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夜轩了。好像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被轻轻的触动的,跟夜轩待在一起的时候会让他觉得很安心。

    又过了一会儿,大概早上七点的样子,夜承又从新从床上坐起来,进了衣帽间,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利落的宝蓝色西装,他一边整理着领带,一边从衣帽间里走出来,看见床上的夜轩也已经醒了。

    “早安——”他主动地说的,收敛了平时那张冰冷的面部表情,在对待夜轩的时候,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他甚至走过去轻轻的抚摸了夜轩的头发,目光中带着些许宠溺。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经过昨天的一整天的相处,或者是被某人感染了,潜移默化间,他也发生了改变。

    夜轩看起来挺精神的,他眼睁睁的看着夜承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就算没有经过他的允许而抚摸了他的头发,他也没有反感,但是一如往常的,不爱说话就是不爱说话。

    “我们下楼去吃早餐吧,一会儿我得去上班了。在家里要乖乖的,听话。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带你出去玩儿——”夜承听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至少在孩子的面前,会让他感觉轻松一些。

    等到回到公司以后,又要面对无穷无尽的压力,面对大部分人的质疑,面对他所要面对的一切。

    是不是有些人永远也不可能开朗起来?就算夜承一个人自顾自的说了这么多,夜轩还是没有要搭理他的迹象,这副高冷的姿态比起夜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夜家两口和夜琳都已经坐在桌子上了,就连杜泽都已经起来了,没有人去打扰他睡觉,所以也没有人叫他去床吃早餐,其实他一向都不用别人提醒的,每天都会准时的起床。

    “承哥哥早安——”看到夜承下来了,夜琳立马站起上来跟他问了一声早安,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其实他特别喜欢这样简简单单的日子,每天都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起做着那些很平凡的事情。

    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生活啊!他并不希望任何人来打破他现在安稳的生活状态。

    “早。”夜承冷冷道,语气都听不出一丝情绪,他的手里还牵着夜轩的手,两个人的脚步声一轻一重的在木质的楼梯上敲打出一连串有节奏的声音。这声音听上去还十分和谐,隐隐约约中带着那么一丝幸福感。

    “听说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去公司,而是带着夜轩出去玩了。你这堂堂的总裁,什么时候这么有空了?居然还有心情跑出去玩儿?”夜承带着夜轩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夜中远一边看报纸一边说到,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你听不出他的语气中是喜是忧。

    总有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沈娅清总是一副端庄贤惠的样子,看到夜轩和夜承过来了,勤快的帮他们两个人分别倒了一杯牛奶,而另一边的夜琳则把三明治按照夜承喜欢的口味组合在一起。然后放在他的盘子里,这是似乎他每天做过的最幸福的一件事儿。即便就这样重复的做下去,做一辈子,他也不会觉得腻。

    因为每次看到夜承吃的他亲手准备的三明治总会觉得特别满足。

    “哎,你也别光说夜承了,他平时工作压力挺大的,有空的时候出去玩玩儿也是正常的嘛,要是一直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会把人憋坏的!多出去玩玩儿也好。”沈娅清雍容大度的说道,这几年能够让沈娅清一点一点的对夜承摒除偏见确实不容易。

    “可是承哥哥都没带我去,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一说到这里夜琳又开始耍小性了,他嘴巴里念念叨叨的,一张精致的小脸凝结在一起,眉心打着结,然后一边把自己手里的面包片撕下来,也不吃,扔进自己的盘子里。

    活脱脱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就连夜轩也没有像他这么任性过。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今年多大了?

    “好了琳琳,别任性了,你承哥哥平日里忙着呢,你自己要是想去的话,可以约几个朋友一起去啊,或者妈陪你去也行!”很显然沈娅清没有搞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现在对于夜琳来说,不是去不去游乐园玩儿的问题,而是夜承去玩不带她的问题。

    意思就是只要跟她最爱的承哥哥在一起,去哪里玩儿都无所谓,就算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看看书,喝喝茶,也是好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下次有机会再带你去!”沈娅清说的话并不管用,他说完了以后夜琳也没有停止自己手上的动作,直到把那一片面包撕扯完毕,他又拿起一块面包继续撕扯着。看到这种情况,夜承才说了一句。

    于是乎夜琳立马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动作,惊喜地抬头看着他,说到,“承哥哥可要说话算话!下次出去玩儿的话一定要带上我,说话不算数的是小狗!”

    夜承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夜中远和沈娅清拿自己女儿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在这个家里唯一能够制住夜琳的公主病的人就只有夜承了。他们只觉得兄妹俩的关系越来越好,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沈娅清甚至还一脸无奈的笑了笑,笑容中是对自己这个让她无可奈何的女儿的宠爱,慈母的光环笼罩着他,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一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