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17.第917章 0928 一丝疑惑
    夜承把自己手里的毛巾随手一扔,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别扭的杜泽,又看了一眼正挽着自己手臂的夜琳,夜琳也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双大大的眼睛当中闪烁着光芒。他那一张迷惑性很强的脸上,似乎也还能看到属于十八岁小女孩的天真,只是不知道怎么了,他现在倒是越来越不愿意见到这张脸了。

    “我们在公司加班呢。”夜承不是想说谎,而是觉得自己做什么没必要跟夜琳解释什么,但是又怕夜琳知道了会不开心,所以就想也没想,随口撒了个谎。

    夜承一屁股坐在床上,一夜没睡的他显然有些疲惫了,夜琳也跟着坐下来,不但挽着他的手臂,他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动作越来越亲密了。

    杜泽有点儿看不下去,但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自己自觉的站到了门外。感叹着为什么外面的天还不亮,他想尽快离开这里,哪怕去公司加班也好。

    “承哥哥你骗我,你昨天根本就没有在公司,你跟杜泽一起骗我!我不管,你必须告诉我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是你的亲妹妹,我有权利知道你去了哪里?我总不能莫名其妙的等了你整整一晚上。”夜琳又开始耍小性子了,而且他戳破了夜承的谎言,把自己亲妹妹的身份端出来,一副要管着夜承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夜承的小老婆呢!

    夜承抿了一下嘴唇,看来自己撒谎的技术越来越退后了,他怎么就忘了昨天出去的时候还带着夜轩呢?总不能说把小朋友也带去了公司里吧?

    可是他真的不想解释什么?

    夜琳越是追问,他就越是觉得烦。

    “好啦好啦,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一会儿,吃过早餐我还要回公司上班呢!别任性了——”可是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对着夜琳发脾气,无论如何,这个妹妹对他来说,都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是他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承哥哥——你就告诉我嘛好不好?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有什么不敢跟我说的?承哥哥——”夜琳耍起脾气来就是这样不依不饶,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非要把这件事情问清楚。因为在他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可是有些人走了就应该永远不会回来了吧?

    应该不会回来了,应该……

    越是这样想,夜琳就越是觉得心里不安定。不是对五年前所做的事情不安,而是对那个人感到不安。

    他总感觉自己的承哥哥会被人抢走。

    “我带着夜轩出去玩了,去了游乐场,电影院,博物馆……还有一些别的地方,玩了一整天。”夜承在夜琳面前总是习惯了这样一味的迁就着她,他几乎告诉了夜琳一半的真相,只是没有把林菀说出来。

    “哦……你们出去玩为什么不带我?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我不管我不管,今天承哥哥必须也带我一起出去玩儿,把你们昨天去玩过的地方通通再玩一遍!”没想到夜承的解释更是让夜琳醋劲儿大发,那小脾气一上来就不依不饶的,非得拉着夜承说,要去把他们昨天玩儿过的地方,再玩儿一遍。

    夜承有些无奈,拍了拍夜琳的手背安慰的说到,“好了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一会儿我还要回公司上班呢!”

    “我不要,我就要承哥哥带我出去玩!公司的事情比我还重要吗?承哥哥……”夜琳一脸的不高兴,同时心里也有了怀疑,既然是带着夜轩出去玩儿,为什么不带她呢?而且他的承哥哥平时工作那么忙,又怎么会突发奇想的带着夜轩出去玩儿呢?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不,这绝对不可能!

    “听话!你看你现在都是个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撒娇?我是看夜轩平日里总是不爱说话,带他出去玩儿就是希望他能开心一下,以后你也对他好点儿,再怎么样他都还只是个孩子。”有些话夜承以前从来不说,也从来不管,但是经过昨天跟林梓月相处下来,他发现相对于林梓月来说,夜轩无疑是可怜的,他自己也是为人父母的了,所以难免不会有动于衷。

    可是夜承的话,却在无意之间引起了夜琳的警觉,夜承说完这番话以后,夜琳转过头去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夜承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会这样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中划过一抹疑惑。

    “怎么了?”夜承忍不住问。

    “哦,没什么。承哥哥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先回去休息了,承哥哥也好好休息一下吧,一会儿见。”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什么,夜琳突然害怕在夜承面前露出马脚,好在夜承现在还是一无所知的样子,他也不再纠缠夜承,害怕被发现什么。

    夜琳的表现却让夜承更加疑惑了,这时候夜琳已经出了房间的门,夜承看着她有些单薄的背影,心里暗自揣测着。

    “杜泽——”夜承突然喊了一句。

    杜泽的身影立马出现在了夜承房间的门口,恭恭敬敬的说到,“boss,请问有什么吩咐。”一夜没睡的杜泽,看起来精神尚可,只是语气中还是带着一点淡淡的疲惫。

    人人都不是钢铁侠,自然都会累。

    “刚才夜琳跟你说什么了?”夜承问了一句,目光却看向床上正在睡觉的夜轩,看着他好像睡得很香的样子,并没有被外界的声音所打扰,小嘴巴轻轻的蠕动着。

    “夜琳小姐追问我昨天我们去了哪里,我什么也没说。”杜泽还算是有所保留的,夜琳侮辱他的那些话他并没有告诉夜承。

    夜承点点头,其实就算杜泽不说他也知道,毕竟他是了解夜琳的性格的,他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杜泽,轻轻的说了一句,“你去客房休息一会儿吧,夜琳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还有,昨天我们的行踪我不希望被夜琳查出来!”

    杜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