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10.第910章 0921 发现伤疤
    而且这一份爱,越来越浓烈。

    只是她,再也不愿意接受了。

    “夜叔叔,朵朵是我的小名,我的大名叫林梓月——”小朋友说想象的世界上是那么天真,林梓月还以为夜承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便大大方方的做起自我介绍来。对于夜承,她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是自己妈咪的一个普通朋友罢了。

    夜承温柔宠溺的摸了摸林梓月小朋友的小脑袋,然后他那一张仿佛千年冰封的脸上,缓缓的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他淡淡的开口说道,“好,真乖。叔叔带你们去游乐园玩儿好不好啊?”

    “好——”林梓月爽朗地回答道,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喜悦和激动。对于像林梓月这样五岁大的小朋友来说,游乐园简直就是他们的天堂啊!没有那个小孩子能抗拒游乐园的诱惑。

    “上车吧——”夜承说了一句,目光看向林菀,却发现林菀的目光一直落在夜轩的身上,而她的眸子里,划过一抹疼痛。

    这是怎么了?

    他又想起另一个孩子了吗?

    终于还是上了车,即便是四个人坐在后面,也一点儿也不显得拥挤,五年之后,林菀又从新坐上了这辆车,仿佛瞬间打开了回忆的源头,一汩汩的回忆如同流水一般潺潺而过,冲刷着这么多年来心里结成的那个伤疤。细微的疼痛感一直从脚底窜上了心头。

    车上,四人对坐,夜承跟夜轩坐在一边,林菀跟林梓月坐在一边,杜泽在前面开车。四个人都不说话,场面又开始变得尴尬起来了,时间过了五年,他们连怎么样相处都不知道了吗?

    林梓月的对面是夜轩,林梓月好像对这个名叫夜轩的小朋友格外感兴趣,他用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他,那双灵动的眼眸,滴溜溜的转,就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你好,我叫林梓月,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其实那天在机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见过了不是吗?”没想到林梓月小朋友还体会跟人套近乎的,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去靠近一个人,他说话的时候学着大人的模样,把自己胖乎乎的小手伸过去,想跟坐在自己对面的一连冷漠的夜轩握手。

    小孩子的世界里,握了手就是朋友了。

    可是夜轩那孩子却迟迟不动,林梓月的手一直身在空中,倔强的不肯收回去,好像非要跟他做朋友才甘心似的。

    于是场面又变得尴尬了,就连林菀都觉得自己的尴尬癌都快犯了。

    “夜轩——”夜承叫了一句,用眼神示意他跟林梓月握手。

    过了一会儿,夜轩才不情不愿的伸出自己的手握住林梓月的手,然后用一个非常不屑的眼神看了林梓月一眼,而他显然低估了林梓月小朋友没皮没脸的程度,就在他伸手过来握住林梓月小朋友的手的时候,林梓月瞬间就笑了,好像没有看懂他的眼神似的,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握了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喽,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是我在这座城市里交到的第一个好朋友!”林梓月小朋友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大人的模样,然后又特别会照顾人,就连他的妈咪也是他亲手照顾的,以前在米兰的时候他就像个小保姆。

    他的笑容很暖,暖进人的心里。

    “我才不要你照顾呢!”前一秒还说的好好的,两个人的手还握的紧紧的,后一秒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夜轩狠狠地甩开了林梓月的手,冷冷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尴尬了起来。

    林菀对这个孩子感到很好奇,在她的身上似乎一点也不看不出属于一个五岁小孩子的天真,而他所表现出来的冷漠,有时候比夜承更甚,他不明白这个孩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咦?他手上的是什么?

    就在夜轩不知道什么原因甩开林梓月的手的时候,林菀隐隐约约看见他的手背上有一些凹凸不平的东西,可是她很快的把自己的手收了,不让大家看见。

    林菀下意识的伸手过去,一把抓住夜轩的那只手,想要看清楚他手上到底有什么?也就是那么匆匆一眼,吓坏了林菀。

    夜轩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林菀抓住了自己的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林菀你只看见了他的手背上的东西,而他还是猛然的抽回自己的手,他视乎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这般亲近,甚至更加反感有人接近他。他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又自我保护意思特别强的孩子。

    “夜轩,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儿啊?拿过来让阿姨看看好不好?是不是很疼啊?阿姨轻轻地好不好?”林菀没有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夜轩把自己的手抽回去以后,用一种特别愤恨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他的心中,已经把林菀归列在坏人这个列表当中。

    林菀只能用这种轻轻的语气跟他说话,也反思自己刚才的举动太唐突了,可能吓坏了这个心灵脆弱的小朋友,只是他也是当妈妈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可能不心痛?而且眼前这个孩子总给她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嗯……就好像……似曾相识。

    也许是因为太思念自己的孩子了吧?

    那种代入感又变得强烈起来。

    “哦,那是上次不小心在家里烫伤的,没事儿了,已经好了。”夜承代替夜轩回答了一句,他只是模棱两可的说出了夜轩手背上为什么会有那样一大块伤疤,却没有说出这个伤疤是谁造成的。

    夜琳是他的妹妹,他从来不忍心责怪的妹妹,也不希望让林菀知道。

    烫伤?果然跟林菀心里想的一模一样,看到他手背上刚刚长出来的一大片凹凸不平的嫩肉,这很明显就是烫伤的迹象,虽然已经慢慢好了,但是林菀看着还是难免心疼,要是朵朵的手被烫成这样,他要心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