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09.第909章 0920 流言可怕
    坐在车里的杜泽首先发现了林菀,从车窗里看到林菀的身影的时候,他那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希望的光芒,那欣喜的模样就好像从前的杜泽又回来了,不过他很快的意思到了自己的失态,又很快收敛了。

    提醒了后面的夜承一句,“boss,夫人带着小姐出来了,需要我去迎接他一下吗?”其实杜泽的意思是让夜承亲自去迎接,而他只是想提醒他一句而已。

    果然听了杜泽的话以后,夜承才缓缓的转头看出去,看见林菀牵着朵朵的手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惊慌,也正是这样的惊慌导致了她不敢再前进一步。

    这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人在对他指指点点,因为他坐在车里根本听不到那些人说的话,你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们。

    从来没有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夜承打开车门,想要过去接林菀。

    可是他还没有走过去,林菀却牵着林梓月的手扭头就朝着小区门口的方向走过去了,那样子就装作好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走的那么义无反顾,直接把它扔在了身后。

    他刚想喊一句,却听见了周围人的议论,突然明白了林菀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菀带着林梓月两个人走在前面,脚下的步伐飞快,恨不得逃离这个世界,林梓月要用小跑的才能追上林菀的步伐,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要逃跑?

    “妈咪,你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我们要跑这么快啊!刚才那个车子不是妈咪的朋友的吗?”林梓月跑的有点儿大喘气,一边跑一边说到。

    “我们先出去再说吧。”林菀回答,不过看着林梓月越来越跟不上自己的脚步,林菀发现自己没有顾及过林梓月的感受,心里突然涌起一抹自责,同时也放慢了脚步。

    夜承没有追上来,而是又从新回到了车上,不用他说杜泽也知道开车追出去,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们又从新遇上了林菀,然后他们的车子超过了她,再前面的一段路上去等她。

    甩开了那些看热闹的人,林菀终于感觉心里放松多了,他突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去面对这些街坊邻居,看着夜承的车子停在不远的地方,她的脚步一点一点放慢。

    夜承出来了,站在车门口等他。

    夜轩也出来了,夜承牵着他的手。

    “妈咪你看,就是那个男孩,你还记得我们在机场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男孩儿吗?就是他!”林梓月小朋友一眼就认出了夜轩,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看上去冷冷的酷酷的小男孩儿,这时候又突然见到他了,有些兴奋的指给林菀看。

    林菀也是在时候才发现,原来夜承身边还带着一个小朋友,林梓月说的没错,这就是那天他刚从米兰回来的时候,在机场遇到的那个小男孩儿。

    他跟夜承是什么关系?

    不对,难道那天夜承也在机场?

    夜轩也看到了林梓月,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淡淡的表情,不知道他小小的心里在想什么,眸子里的光芒忽明忽暗。

    林菀牵着林梓月走过去,大人的目光在大人身上,小孩的目光在小孩身上,两个人又开始相对无言起来。

    最寂寞的,就是相对无言啊。

    “夫人,小姐,请上车吧。boss已经计划好了今天的行程,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游乐园。”最后来打破这个尴尬的人还杜泽,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都有些不自然,可是这时候如果他不说话,大家可能都不说话了,总不能一整天都这样默默无语下去。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夜轩,是夜琳两年前领养的孩子。他平时不太爱说话。”夜承对待林菀就好像对待一个刚刚才认识的朋友一样,又很温柔礼貌的语气跟他说话,生怕把他吓跑了似的。

    林菀也才想起来,应该跟林梓月介绍一下夜承,虽然他们在商场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一次了,可是,要怎么介绍呢……

    “朵朵,这位是妈咪的朋友,你就叫他夜叔叔吧……那位是杜泽,也是妈咪以前的好朋友。”嗯,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这个称呼是最好的,不管将来怎么样,至少她现在还不想让林梓月知道那么多大人的事情,就算外界流言蜚语满天,她也要为自己的女儿撑起一片安静的世界。

    她要保护她的童真。

    让她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

    “夜叔叔好——杜叔叔好——不过我们好像已经见过一次了,上次还没来得及谢谢杜叔叔呢。”林梓月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气氛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觉得自己妈咪的朋友都是像卫律之那样可以信任的。

    夜承和杜泽两个人都感到很诧异,一般的小朋友都认生,林梓月小朋友却一点儿也不认生,说话的时候大大方方的,你说的非常利落,让人一眼就会喜欢上这孩子。

    夜承有些吃惊地看着林梓月。

    杜泽则是咱在一旁笑了起来。

    不过林梓月口中那句“叔叔”,还是伤到了某个人,他缓缓地蹲下来,跟林梓月保持同样的高度,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从他的眼眸里划过一抹细细碎碎的伤痛。

    林梓月没有反抗,林菀也没有拒绝。

    也许这五年来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刻的重逢,只是有太多的伤感,堆积着那些释放不出的快乐,于是悲伤的情绪与日俱增。

    “朵朵……你叫朵朵……”夜承的动作十分温柔,抚摸林梓月脸颊的时候,就好像在抚摸一块绝世珍宝。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温柔一点,更温柔一点,好像生怕把他摸坏了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是有些语无伦次的叫着他的名字。

    他心里真真切切的知道,这个名叫朵朵的女孩儿,就是他的女儿。是他五年前曾经茵茵期盼的小生命,也是他跟林菀两个人生命的延续,爱情的结晶。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没有爱情了。

    不,他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