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08.第908章 0919 街坊邻居围观
    夜承的脸色有点难看,但不是平时那种冰冷的难看,还是充满了一种绝望,反正那种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是绝望,或者是失望吧,还有他那深邃的眼眸里瞬间闪过的一抹苍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眸子里碎了,再也拼不回原来的样子。

    夜承一言不发,转身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过去,杜泽在他的身后默默的跟着,他也不说话,这时候他猜不准夜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夜承心里一定不好受。

    其实这几年来大家的心里都不好过,不然他也不会完全抛弃了过去那个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让大家都不认识,就连自己也不认识的杜泽,他有时候也常常问自己,自己还是从前那个杜泽吗?从前那个整天嘻嘻哈哈的杜泽去哪儿了?

    他们刚刚来的时候就把车子停在楼下,以为一来就可以马上接到林梓月,没想到却吃了闭门羹,现在夜承有点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车上,他那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楼下显得格外醒目,不过现在时间还早,要是再过一会儿的话,肯定会引来很多人的围观,毕竟这样的豪车在帝都里也不多见。

    夜承今天出门的时候特意把夜轩也带上了,因为想着要是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儿的话肯定会很开心,加上夜轩平时是个很内向的小男孩儿,几乎从来不跟小朋友接触,夜承心里其实也希望他可以过的快乐一点。

    杜泽坐在前面驾驶座的位置上,他今天要充当一整天的司机,这还是第一次他跟夜承两个人纷纷离开公司,而且公司里还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是偷偷的离开的,如果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都不在公司的话,肯定又要出什么乱子,现在公司里面几乎没有一个可以真正信任的人。

    夜轩跟夜承两个人坐在后面,夜轩跟夜承一个脾气,都是不愿意说话的那种,而且夜轩沉默起来的时候比夜承更加沉默,这时候他坐在车子里自顾自的玩耍着自己的玩具,那是一个变形金刚。夜承上车以后挨着他坐着,两个人都不说话。

    这样的场面其实挺折磨人的。

    于是还是坐在前面的杜泽先开了口,他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面的两个人,两个人的脸色都跟和阎王一样,虽然说夜轩是他们夜家领养的孩子,不过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boss,今天我们两个人都不在公司,要是公司里做什么事情的话,可就不好了,要不然还是我先回公司里去吧。一会儿我派个司机过来!”杜泽还是有点不放心公司里面的事情,至少他和夜承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时刻待在公司里,随时处理公司的突发状况,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不用了,公司的事情就先放着吧,他们要是有那个能耐,就把公司给拆了!”夜承的语气听上去酷酷的,最近公司里面不安分的人多着呢,因为上次他挪用了一笔公款的事情,还召开了一次股东大会,最后不也没有人把他怎么样吗,他最近有点儿赌气,他都要看看,那些不安分的人到底想怎么样?今天就当给他们一个机会好了。

    好吧,既然boss都这么说了,杜泽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么多年他都习惯性的听boss的,服从他的每一个命令,意思就是就算公司垮掉了,也跟她无关。

    就这样坐在车子里等了半个小时,周围路过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就跟他们所料想的一样,路过的人纷纷停下来围观,面对这样的豪车,大家纷纷猜测里面坐着的是什么人,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林菀带着林梓月小朋友从楼里出来。

    “哎,这不是老林家那姑娘吗?”……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老林家的姑娘回来了,还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

    “不知道那孩子到底是谁生的啊?”

    “这车里的人会不会就是那孩子的爸爸呀!好想知道他是谁?”

    “不对啊,前几天我看到经常出现在这里的不是这辆车啊?”

    “对呀对呀,我也看到过,而且那个男人这几年也经常在这里出现,难道那个人不是林家女儿的老公吗?”

    “……”

    林菀一出来就听见周围的人开始对他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他当时就有点害怕了,站在原地突然不敢动,这些人很多都猜的没错啊,可是更多的人往往会把他跟卫律之联系在一起,这是他第一次感到作为一个单亲妈妈流言蜚语的可怕。

    在国外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听到这些议论,夜承没有出现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些议论,就算所有人都把他跟卫律之别想在一起也好。

    夜承……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再一次打乱了她的生活。

    “妈咪,那个车子就是妈咪的老朋友的车子吗?那个是劳斯莱斯幻影啊?妈咪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有钱的朋友?”林梓月小朋友就是个人精儿,一眼就认出了那豪车的牌子,其实他从小就耳濡目染,对各种时尚品牌,奢侈品牌了解很多。认识几个牌子的好车也不足为奇

    可是林菀还沉浸在大家的流言蜚语当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就把他吓蒙逼了,他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以为就算是单亲妈妈也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好好过日子,不用依靠任何人。

    可是他忘了,在中国还有一个成语叫做“人言可畏”。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孩子呢?

    他不想给林梓月的心里造成伤害。

    林菀并没有回答林梓月的问题,而是楞楞的看着车子里的人,隔着一层厚厚的车窗,她根本看不清楚里那个人的脸,只能看到一圈模糊的轮廓,隐隐约约的知道那个人就是他心里所想的那个人。

    可是他现在都么希望那个人不要出现在这里,不要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

    (么么(* ̄3)(ε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