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82.第882章 0893 免费司机
    “行,快进去吧!”卫律之坦然。

    林菀冲着卫律之挥挥手,脸上的笑容还算自然,“再见!”然后优雅转身,一步一步走进有些昏暗的楼道里。

    卫律之还站在背后看着她的身影。

    林菀上楼以后,卫律之还站在他们楼下看了好久,他甚至计算出林菀上楼的时间,然后看到林菀房间里的灯光亮起来,最后才放心的开着车子离去。

    这时候,林菀也从窗子的地方走过来,坐在床上,她刚才是看着卫律之的车子离开的,心里的某个地方有一些触动。

    咚咚咚——

    林妈妈轻轻的敲动着林菀房间的门,这时候林梓月已经睡着了,林妈妈见林菀还没睡,所以就过来看看。

    “菀菀……”林妈妈喊道。

    “妈,你怎么还没休息?”林妈妈敲门,林菀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妈睡不着,就想过来看看你,今天跟同事们玩的开心吗?你不知道朵朵这丫头在家里可听话了,以后啊你就尽管安安心心的工作,不用担心我们老两口和朵朵了……哎?你这衣服扣子怎么掉了?”要不怎么说还是当妈的细心呢,林菀的衣服掉了两颗扣子,用一个别针别着,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结果还是被林妈妈一眼看出来了。

    林菀心头一紧,发现自己回来都还没有灰衣服呢,这下被老妈发现了,她立马有些慌张的解释道,“哦,没事儿,今天不小心自己弄掉了,改天补两颗扣子就行!”林菀当然不敢告诉林妈妈实情,她只是害怕林妈妈担心。

    林妈妈还是有些疑虑,不过还是点点头说到,“这个好办,你明天把它脱下来,我洗了以后给你补上两颗扣子就行了!”

    林菀听林妈妈说话好像没有怀疑的样子,总算放心了,“谢谢妈!”她说着,便伸手过去把林妈妈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林妈妈有些错愕,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亲热了?

    “你这死丫头,都是当妈的人了,整天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你呀……”林妈妈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宠溺,在他眼里,林菀无论多大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他的孩子。

    “妈……我好想你啊妈……”林菀紧紧的搂着林妈妈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到,五年了,在米兰的时候最想念的和最放不下的,就是家里的父母。

    这一刻又重新感受到母亲的温暖,林菀感觉特别舒服。

    “傻孩子,妈知道这几年你带着孩子一个人孤身在外也不容易,孩子……苦了你了,以后就在妈妈身边好好的,再也不要跑出去让妈妈找不到你了好吗?”林妈妈说话的声音变得哽咽了,不仅仅是林媛这个当女儿的想念自己的妈妈,林妈妈也想念自己的女儿啊,林菀是她们唯一的女儿,她能不想吗?林菀失踪的前半个月,天知道他们老两口是怎么活下来的。

    “妈……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林菀心里也酸酸的,这几年因为自己的任性,伤害了最关心自己的家人。

    以后的时间,他一定会好好的弥补。

    夜晚安静下来的时候,静的就像水一样,林菀跟林妈妈两个人卿卿我我了一会儿之后林菀就让林妈妈去休息了,可是她自己一个人却怎么也睡不着,看着窗外流动的夜色,她再一次跌进回忆的深渊当中。

    卫律之说不希望她在仇恨当中迷失了自己,其实林菀自己也不敢问问自己的心,是不是这些年都在仇恨当中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和夜家人的恩恩怨怨。

    就这样在阳台上趴了一夜,到了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林菀才慢慢的睡过去,直到清晨在她的身上落下一层薄薄的雾霭,她感觉到自己光溜溜的手臂有一丝丝的凉意,才挣扎着醒过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刺眼的阳光,她下意识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经过一晚上噩梦的挣扎,新的一天终于又开始了。太阳还是会升起,明天也总会到来,天不会塌下来,人类也不会灭亡。卫律之果然一大早就过来接她了,林菀顺利的从卫律之投资的4S店里提出来一辆全新的轿车,然后自己开车去上班了。

    早上七点半,对于夜承来说时间还早,他一般是八点半才到公司,这是他很多年来第一次在夜家老宅里跟一家人一起吃早餐,说实在的,他都有点不习惯了。

    一张圆桌,一家五口,吃早餐的气氛看起来怪怪的。

    夜中远习惯性的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而夜承习惯一边吃早餐一边看当天的财经杂志,两个人都看的津津有味,谁也不说话。沈娅的旁边坐着小小的夜轩,夜轩的右手被烫伤了以后已经半个月了,现在看起来已经好多了,可以自己吃饭了。

    两个人也是不说话,沈娅清的目光扫了一眼在座的人,夜轩那小家伙只是乖乖的吃着自己手里的三明治,就着被子里的牛奶小口小口的吞下去。

    很快就吃完了,也不说话,撒丫子就跑。这一跑坐在对面的夜琳就来气了,立马吼了一句,“没看见大家都还在吃饭吗?你一个人跑什么?一点儿家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家不要的孽种,早知道就不应该领养你回来,小白眼儿狼!”

    夜轩被吓住,停了脚步回头过来看着所有人,一双狭长的眼眸当中闪过一些什么,然后还是不说话,咚咚咚的跑上了搂。

    “这死孩子,怎么教都不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真讨厌,真是越大越讨厌了,承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让我可以把他送回孤儿院?我上次联系过孤儿院的院长她说不行!承哥哥……”夜琳一脸嫌弃的说到,那些刺痛的话被小小的夜轩全都听见了。

    夜琳拉着夜承的衣袖,撒娇的说到,夜承只是专注的看他的杂志,根本不想理会夜琳的无理取闹。刚才的话他也听见了,只是不想参与而已。

    历来都是这样,只要夜琳不动手打孩子,他就不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