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76.第876章 0887 王者之怒
    卫律之顿时怒了,在场的只有夜承一个人,而且他刚才过来就看到夜承把林菀抱进怀里而林菀奋力挣扎的一幕,刚才就想冲上来的,结果忍住了。

    刚才远远的没有发现林菀的不对劲,现在走进一看才发现林菀的衣服扣子也掉了,鞋子也掉了,头发也乱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就算她是你的妻子,只要她不愿意,你就没有权利这么做,你这样跟畜生有什么区别——”卫律之一把抓住夜承胸口的衣裳,夜承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反抗,就在卫律之骂了夜承还不解气正准备打他的时候,被林菀拉住了。

    “卫律之,不是他,他救了我……”林菀解释的说到,卫律之的动作顿住了。

    回头看了一眼林菀,林菀点点头。

    卫律之这才松开夜承的衣服。

    夜承拍了拍自己胸口的褶皱,眼底划过一丝不屑,好像并没有生气,有史以来第一个敢跟夜承动手的人,敢骂夜承是畜生的人,恐怕也只有卫律之了。

    卫律之听林菀说是夜承救了她,而不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卫律之顿时有些尴尬的红了脸,不过他并没有要给夜承道歉的打算,而是转身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林菀的身上,然后又跑到前面去帮林菀把刚才掉落的鞋子捡回来。

    “来,穿上。我们回家吧,朵朵在家里闹呢——”卫律之体贴的蹲下身子帮林菀穿鞋,还一边用一种深情的目光抬头看着林菀说到,这样的一幕,落在夜承眼里,却刺痛了他的心脏。

    林菀瞬间有些脸红了,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卫律之的热情,当着夜承的面儿感觉这样的动作是不是有些太暧昧了?

    鞋子穿好了,卫律之把林菀搂进自己的怀里,带着林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林菀背对着夜承一步一步走远的时候都还能感觉到夜承那炙热的目光贴在自己后背上带来的一股灼烧的感觉,仿佛能让她皮开肉绽。

    她没有拒绝卫律之的亲密举动,或许她潜意识里,已经在暗示夜承什么。

    那一刻,她自己也是矛盾的。

    终于走了,终于走到他再也看不到的远方去了,就好像五年前他突然的离开一样,当他再次推开家里的房门,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再也找不到一丝关于他的痕迹。

    她总是这样,能够做到不顾一切。

    不顾一切的离开……

    “boss,很抱歉,我没有拦住他。”卫律之刚走,杜泽就出现了,卫律之刚才过来杜泽不可能不知道,不是他没有拦住,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拦。

    他故意放卫律之进来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

    “刚才那不知死活的东西是什么人?给我废了他!”夜承心里怎么可能不生气?看到刚才林菀被卫律之带走,他除了心痛得无法呼吸不能表达出来,难道还不能生个气?

    不知死活的东西!

    夜承骂得一点儿也不夸张,记得五年前有个人也想轻薄林菀,当时是被他打残废了以后赶出帝都的,那个人就是林菀的渣男前男友沈琪,至今还不知是死是活呢。今天算这个男人运气不好,又撞夜承枪口上来了。

    “boss,是地方上一群流氓的老大,听说前段时间夫人去了九号公馆,碰上了他们的二当家,当时也是这样的情况……后来被南宫老板赶出九号公馆了!”杜泽真不愧是万能小助手,连这种事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除了生孩子基本上什么都会。

    同样的情况……

    “九号公馆里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人,他就别想娶媳妇了!发生了这种事,你怎么没有早告诉我?”听到这里夜承更加生气了,原来在这之前还发生过同样的事情,这不是找死吗?

    夜承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和林菀完全不同的一个方向。杜泽紧紧的跟上,一边回答夜承的问题,“boss,你没问,所以我就没说。”

    “你现在是越来越会做事了!”夜承有些迁怒,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却又极度压抑着,这件事加上刚才卫律之的事情,他夜承不是傻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杜泽不敢说话了,他知道瞒不过夜承。

    “他人呢?”夜承问。

    “已经让人押起来了,boss你看怎么处置?”杜泽问了一句,能感受到夜承这时候虽然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都听不出生气的样子,可是他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种凌厉的气息,已经足够让人害怕。

    最了解夜承的人,莫过于杜泽。

    夜承突然停住脚步,杜泽也立马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一不小心撞上去,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掌握夜承的步伐,并随时控制好自己的步伐。

    夜承转头看着他,眸子深处闪烁着一抹邪恶的光芒,那光芒丝丝缕缕的一层一层穿透出来,变得越发耀眼,“你说呢?”

    杜泽一愣,后背发凉。

    想来也是许久没有看到夜承这个样子。

    “我知道了boss,我这就去处理!”杜泽瞬间秒懂了夜承的意思,二话不说立马去做事了,不用说他也明白夜承的想法,只是有些诧异,因为夜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生气过了,而且还有些迁怒于他,就连南宫老板也无辜躺枪了。

    不敢多问什么,杜泽快速离开。

    杜泽走了之后,夜承突然感觉自己再也走不动,这一刻他真的觉得很累,刚才的那一幕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重演,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他的神经一样,来来回回蚀骨销魂的疼。他没有立马离开这个地方,而是转身双手撑着栏杆,低着头,心里很乱。

    这里应该是月光酒吧的后院,这里有一圈安静的走廊,来往的人很少,但是可以听见月光酒吧里面嘈杂的声音。而夜承这时候已经开启了自动屏蔽模式,他只想一个人在这里静静的吹吹风。

    夜色一点一点的蔓延过来,夜空一片漆黑也被城市的灯光点亮了一片,最后带着巨大的吞噬的力量,淹没着,吞噬着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