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75.第875章 0886 卫律之出现
    我很担心你……

    这句话,来得太迟了……

    “不用你管!”林菀用力的试图甩开夜承的手,却没有做到,夜承拉着她,手上的力度很大,让她感觉自己的手臂都疼了。

    可是心却早已经麻木了!

    林菀的话,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带着猎猎寒光毫不留情的刺进夜承的心里,他必须要忍受着这种剧烈的疼痛,继续跟林菀说话,仿佛要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捧在手上给她看。

    你看,我还是爱你的……

    “你是我的妻子,你出了事我就应该管!你不要再逃避了好吗?”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要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寸寸相思都化作了血和泪,交织在一起。

    你是我的妻子,你忘了吗?

    逃避,她已经不需要逃避了……

    林菀这时候才慢慢回过头来,经过刚才的挣扎,她衬衣上的扣子被扯掉了两颗,头发有些凌乱,手腕上留下一条深深地红痕,鞋子也在前面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她看起来很狼狈,狼狈中却又带着一种凄美。

    “夜先生,明天我会把离婚协议书送到您的公司,到时候还麻烦你签一下字!”情绪稳定下来的林菀仿佛被一层寒气包裹了起来,那寒气慢慢的晕染开来,连周围的空气都被凝固了。

    她的冷,也冷到了极点。

    她很平静,就好像死了一样。

    夜承的眸子当中划过一抹伤痛,那种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感觉同时也无法言说,他只是感觉那些曾经心贴心的温暖在一点点的抽离他的身体,没有了那些温暖,他会死……

    “为什么……”这是他一直都没有彻底想明白的问题,为什么现在两个人孩子都有了,时间过去那么久从前的伤害也该淡化了,最重要的是夜琳再也不会成为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刺了,可是为什么在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她却不愿意靠近了?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

    林菀的眼底一片黯然,这就是她见了夜承的样子,可以从她那黑幽幽的瞳孔当中,看到数不尽也到不了头的黑暗,她看着他的眼睛,她平静得好像一汪死去的湖水,她缓缓的开口说了一句,“没有为什么?我们早就该结束了,这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不,我不会同意的!我不会同意跟你离婚的。”夜承简直不敢相信林菀说的话,尽管林菀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他再一次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还是很难接受,其实早在五年前,他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的。

    可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接受他,它都会发生。你有备而来也好,措手不及也好,它都会在那一瞬间,这里的胸口,刻下密密麻麻的伤痛。

    “夜先生……请放开你的手……”夜承的手还紧紧的拽着林菀的手臂,林菀一直在试图挣脱可是怎么也挣脱不开,最后她只有让夜承主动放开她。

    她的一字一句,都带着一种狠绝。

    “啊——”可是……

    “放开我——”

    林菀说完以后并没有能让夜承松开自己的手,反而就这那股力量大力的一拉,林菀一时不防便掉进了夜承的怀里。感受到那曾经熟悉而现在却格外陌生的男人的温度,林菀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推开他。

    可是夜承却把她抱得很紧,紧得两个人之间一点儿空隙都没有,仿佛要把两个人彼此揉合在一起,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放开——”

    林菀生气了,大力的想要推开夜承的怀抱,她一点儿也不喜欢跟这个男人亲密接触,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和温度,她甚至厌恶,厌恶曾经跟他在一起……

    好吧,还是挣脱不开。

    她的力气小得好像螳臂当车。

    走廊里吹过一丝幽凉的夜风,灯光也很昏暗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那些聚在这里的人都走了,走廊里变的空荡而安静,两边都看不到头,就好像是黄泉路。

    林菀终于不再挣扎了,任由他抱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冻结,再也听不见它滴答滴答流转的声音。曾经以为一个拥抱就可以天长地久,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她再也不眷恋这样的拥抱了。

    哗啦啦——

    被风吹走了最后一丝温暖。

    “林菀,原来你在这里?朵朵嚷嚷着找妈妈了,所以我过来接你——”说话的人是卫律之,其实他已经在走廊的尽头站了有一会儿了,刚才一直跟林菀打电话,可是林菀没有接,打电话问了社长才知道在月光酒吧,于是他立马开车过来,找到社长他们所在的包厢,却没有发现林菀的踪影,于是在酒吧里疯狂的找了一圈,才发现林菀在这。

    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命运已经让他错过一次,还会错过第二次吗?他懂了,有些东西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于是他不再做一个默默的旁观者,老是大着胆子走了过来。

    林菀,我来接你回家。

    是卫律之的声音,林菀愣了愣。

    夜承也没有想到卫律之会突然杀过来,当时有些微微错愕,于是林菀趁着这个机会立马摆脱了夜承的纠缠,远离他两步。

    感受到怀里的温度突然消失了,夜承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看着离自己几步之远的人儿,却再也不能拥抱她了,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的双手,扬在空中闲的苍白无力。

    卫律之看到林菀脚上鞋都没穿,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立马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查看林菀的情况,并且着急的问到,“你没事吧?刚才出了什么事吗?”

    看着林菀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样子,卫律之更加担心了起来,很容易让他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而且这很显而易见,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看的出来发生了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在场的男人只有一个,所以刚才是谁对林菀做了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