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46.第846章 0857 心中的猜测
    林菀渐渐平静下来,心痛的感觉也好像潮水一般逐渐退下去,她看着夜承,眼眸里却没有夜承的影子,好像透过夜承看到了其他的东西,目光有些涣散。

    夜承的话,还是再怀疑她跟卫律之。

    这一点也从来没有变过。

    看来她还是高看夜承了。

    “是,是他帮我出国的。你要误会我们什么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们都结束了,我这次回来,就是回来查清当年事情的真相,不管他是谁,我都会亲手把他送进监狱,不然我对不起我那死去的孩子。”林菀平复了心情以后语气变得更加冷漠了,她的浑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复仇的气息,整个人都仿佛是从西方神话里飞出来的手里拿着镰刀的恶魔,浑身笼罩着暗紫色的光芒。

    冷漠的,狠绝的,不留余地的……

    这就是现在的林菀,为了孩子,她可以把自己伪装得无坚不摧,无所畏惧。

    “你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对吗?你猜测的是谁?你告诉我,我帮你查!”林菀说的话让夜承不得不相信,以他的心思已经猜出来林菀心里所想,她肯定是有了什么线索,才回来的,就是为了查清楚当年的事情。

    精心安排一场车祸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夜承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件事情背后跟他们夜家脱不了关系,毕竟除了夜家人没有人会这么做,没有人会跟一个孕妇和未出生的孩子过不去。除了夜家人,也没有人有能力做到这件事。

    会是谁呢?答案呼之欲出。

    夜承却不敢再往下想。

    要真是那样的话,他真的一辈子都要愧疚而死,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林菀知道夜承已经猜出来了,就是不敢去面对,要是以前她也不敢去面对,就像那次被夜中远强行拖去堕胎一样,最后她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吗?因为她的懦弱,因为畏惧夜家的势力,可是没想到自己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是他们更加得寸进尺的伤害。

    这一次回来,她不会再畏惧了。

    不管是夜家也好,还是谁都好。

    她都不会放过……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你只需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可以了,免得我们把事情闹到法庭上,到时候咱们谁的脸上都不好看。”林菀的语气冰冷而尖锐,每一句话当中都仿佛暗藏着致命的匕首,朝着夜承毫不留情的射过去。

    林菀的冷漠,刺伤了夜承。

    也许他终于可以感觉到林菀当时不顾一切甚至不顾自身和孩子的危险拼命离开的时候那种冰冷和绝望,他应该感受到了,凭什么要让一个女人独自去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他应该感同身受才对。

    “他也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管,我有权利知道当年的真相,我跟你一样心痛!我比你更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不可以那么自私……”夜承继续说到,现在在林菀眼里,他就是个外人,有什么事情林菀都可以自己承担,孩子不要他管,五年前的真相不要他去查,可他是孩子的父亲啊。

    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的把孩子据为己有?不让孩子叫他一声“爸爸”。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在五年之内做到这样冰冷绝情的?为什么自己做不到?

    林菀听了夜承话,情绪并没有什么波动,她现在只是把夜承当做陌生人一样对待,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问到,“没有我的肾,你妹妹夜琳怎么样了?死了吗?”林菀转移了话题,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间,回来以后也只能慢慢调查,一时半会儿也着急不了。

    如果涉及到夜家人,那就更难办了。

    林菀心里还惦记着一个人,那就是五年前就已经奄奄一息的夜琳,她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琉璃会场的拍卖会上,那时候的夜琳看起来已经好多了,不知道后来又怎么样了?活着还是死了?

    夜琳,就是她们两个人之间所有痛苦,伤害,所有的一切的来源。

    夜琳,她怎么忘了这个名字。

    没有她,又怎么会有自己的今天?

    只是现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已经很平静了,不管过去夜琳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过去的终将过去了。她不想再去纠结着以前的事情,所以无论夜琳是死是活,她都可以无动于衷。

    夜承默然,后来他也意识到跟林菀的问题出在哪里,不,其实他早就意识到了,只是夹在两个人当中很难选择。后来林菀选择离开,夜琳的病……

    “她已经好起来了,就在你之后没多久,她已经成功的接受了肾移植手术,当时原本找到一个****,是一个死刑犯人,后来他老婆自杀了,他跟着一起殉情,我们救了他,他在医院昏迷了好几个月。你走了之后没多久他醒了过来,当时夜琳的情况很危险,赵天城帮她做了肾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夜承大致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语气很平静,林菀安安静静的听着。

    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人的中间都横着一个夜琳,因为夜琳的病需要换肾,所以才引发了他们两个人后来的一切不好的事情发生。造成了两个人之间那么多的痛苦,相互折磨一直到今天。

    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就在林菀走了之后没多久,夜琳居然得救了……

    这不是很可笑吗?

    林菀也没想到是这样,夜琳的生死跟她无关,她不会把肾捐给夜琳,这是她的自由,她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她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但是夜琳还活着,这或许是件好事吧?

    林菀笑了笑,笑容很冷,没有一丝儿温度的那种,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凝结成细小的冰沙,碎到了地上,她说到,“那就恭喜你了,终于了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心愿,夜琳的病好了,你终于可以不用去祸害别的女人了。”冰冷而讽刺的话语,林菀信手拈来。

    你终于可以不用去祸害别的女人了……

    这句话,让夜承瞬间僵硬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