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44.第844章 0855 最熟悉的陌生人
    其实林菀这时候心情还是挺复杂的,看到眼前熟悉的场景,她很难不想起从前的那些事情来,她在想如果自己失忆的话该多好。她只是尽量的控制自己,让自己起码看起来是很平静的,然后她真的做到了。她的语气听起来真的很平静,像个陌生人一样。

    最熟悉的陌生人。

    夜承终于缓缓的转过身来,他的动作就好像一个很长的慢镜头……

    “你来了。”他的第一句话。

    “夜总,请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林菀听的出来夜承的语气不对,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思念,眼神中也是,听他的意思好像已经等了自己很久了。

    是啊,等了五年呢。

    可是现在已经太晚了。

    “进来吧。”夜承说到,在这之前他就一直在想,他们两个人再见面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会说什么样的话,他甚至反复的练习过跟她见面的场景。幻想过会在街头巷尾的某个咖啡店或者图书馆突然遇到他,幻想过一切的场景……

    就是没想到会是因为工作而非常正式的在办公室见面,无论林菀表现得怎么平静,怎么波澜不惊,他知道,林菀不会忘记当初的一切,她心里,不可能一点底感觉都没有,她是人不是机器。

    林菀一脚踏进来,办公室里铺着的那一层厚厚的地毯就是一整片的消音器,她的脚步声就好像被那地毯给吸收了一样,完全听不见了,什么都没有变过,就连这地毯都还是原来的地毯,还有她的办公间。

    曾经有一次夜承跟林菀赌气,然后夜承生气的让人把林菀的办公间给拆掉了,后来又叫杜泽找人装上,把里面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然后这间办公间就一直在里面,仿佛在等待着某人归来,这一等就是五年。

    “坐。”夜承招呼着林菀坐下,他知道林菀今天是来做什么的,所以无论如何林菀也不会像上次那样匆匆忙忙的逃走。终于可以有机会跟她静静的待一会儿了,他还以为今天林菀不会来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林菀从包包里拿出来一个小本本和一只笔放在自己的腿上,她要开始进行自己的工作了。

    “夜总,请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林菀再一次寻问,总之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把工作的事情摆在最前头。

    对,一切都是为了工作。

    “你……还好吗……?”夜承问到。好像完全不理会林菀刚才问的问题。

    林菀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被她给掩饰下去了,继续换上一张官方的脸,配上官方的笑容,说着官方的话。她说到,“夜总,我们MA公司想替你做个专访刊登在我们的名人杂志上,请夜总配合我一下好吗?”

    冰冷的,疏离的,冷漠的……

    林菀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那笑容达不到眼底,而她的眸子里,正冒着汩汩冰冷的白色烟雾,她好像把自己的心都给冰封起来了。彻骨的寒冷。

    不知道为什么,真正见到以后,反而越发平静了,刚才推门时候的那种回忆汹涌的感觉也渐渐平静下来。再也不为所动了。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很想你…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夜承还是不理会林菀说的话,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就好像是喝醉酒的人再说胡话一样。

    林菀脸色又是一变,心头微微的痛着。

    “夜总,我们还是先聊聊工作的事情吧……”林菀继续不为所动的说到,现在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夜承这个样子,不喜欢他一直说那些有的没的,因为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再说那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或许以后他们还是可以好好相处,以一个普通朋友的方式。但是夜承再这样说下去,林菀感觉自己没法儿好好工作了。

    夜承还是没有听见林菀在说什么,看着自己****夜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她的样子还是跟从前一样一点儿也没有改变,五年的时光还不足以在她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上留下痕迹,她的一切都仿佛还是最初的,最美好的样子。

    可是,她还是变了……

    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好喜欢她现在这个样子,眼神中闪烁着光芒,整个人充满了自信,美丽大方,像女神一样高不可攀。也好不喜欢她现在这个样子,那一层冰冷的伪装已经把她完完全全的包裹起来,她是怎么做到可以这么无动于衷的?

    夜承居然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拉住林菀的手,林菀被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爱也掉了,林菀“蹭”的一下站起来,像是被按下了某个开关一样,甩开夜承的手。

    “夜总,请您自重,您再这样下去我想我们今天没办法谈了。”林菀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忍耐了,她现在对夜承有些反感,一点儿也不喜欢夜承对她说那些话,更不喜欢他接近自己,感觉就好像被猥亵了一样。

    夜承也跟着站起来,他的表情当中隐藏着一丝慌乱,好像没想到林菀的反应会这么大,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他也不知道这时候林菀非常反感他的动作。

    “你一定要这样吗?对我这么生疏,我们还没有离婚,你还是我的妻子,还是夜太太,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我有权利知道你的事情!”夜承提醒的说到,于是中带着微微怒火,就算当年的事情再怎么让她生气也过去了五年了,难道她还没有放下吗?还要一直跟他这么闹下去吗?

    这个别扭的女人,别扭了五年还不够吗?他现在只想静静地抱抱她不可以吗?

    “夜总,请你不要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上来好吗?还有,我会很快跟你办理离婚手续的!”林菀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而冰冷,除了刚才夜承接近他的时候让她的动作弧度有些大以外,其他时候一直保持着冰冷的优雅姿态,这是她对自己最好的伪装。

    这回林菀的话夜承好像听进去了,他突然对着林菀笑了笑,好像林菀说的是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