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08.第808章 0819去父母家
    这么一说林菀就放心了,伸手过去温柔的抚摸着林梓月的脸颊,笑得一脸慈爱,仿佛有一层淡淡的暖黄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母爱的光辉吧,这一层淡淡的光辉,实际上光芒万丈。

    “好,以后多多要是当了美食家,就可以给杂志社写专栏,妈咪正好是做杂志的,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合作呢!”林菀欣慰的说到,捏了捏林梓月的小脸儿,只觉得她的脸蛋儿摸起来就像豆腐一样柔嫩,不能太用力,太用力就会捏坏了。

    “嗯,妈咪是最好的编辑,我是最伟大的美食家,呵呵呵……”林梓月又发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就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铜铃一般清脆的声音,她的天真没有一丝儿伪装,让人感觉全世界都很美好。

    “行了,赶紧吃吧,吃完了我们一起去外婆家,中午你又有口福了。”林菀说到,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卫律之看在眼里,暖在心里,这样的林菀应该才是最美好的样子,看起来好像脱胎换骨换了一层灵魂一样,是的没错,她重生了。

    “对了,既然你回来了,MA公司那边让你尽快过去报道,你这个位置很抢手的,本来是MA公司内部的一个副主编顶上来,你去了公司以后可能不太受欢迎,不过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让他们对你心服口服的!”卫律之想起这件事,就提醒林菀一下,林菀听懂了卫律之的意思,也就是说MA公司有个副主编本来可以顺利的升职,结果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对,她就是这个程咬金。

    这样一来,她一进公司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更会被那个倒霉的副主编记恨。

    林菀揉了揉脑门儿,感觉心好累,好像又要回到五年前自己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那个样子,不懂得说话做事,得罪了好多人,在工作上也是一直磕磕碰碰的。好不容易升上了总编的职位,还不到一年就辞职了,这一路走来有多少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她自己品尝。

    这一次虽然状况有所不同,但是她人还没有去上任就得罪了好多人,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想想都觉得头疼!

    “你也别太担心了,MA公司里也有我的朋友,我会嘱咐他们好好关照你的。你的职位比较高,相信你手底下的人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卫律之一眼就看出了林菀在担心什么,并且安慰的说到。

    万事开头难,总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林菀冲着卫律之笑得一脸苦涩,这会儿她还能轻轻松松的笑一笑,等她投入了工作,又会马上恢复冰山美人的状态,她以前就是这样自由切换在两种形态之间的。

    “嗯嗯,谢谢你卫律之。”林菀点点头说到,一直以来都只有卫律之能看出她的心事,有什么事情她也只想跟卫律之说,更加得到了卫律之很多的帮助,对于卫律之,她是心怀感恩的。

    吃过早餐自己八九点的样子了,林菀准备去拜访父母,下意识的还以为自己的父母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忘了自己临走的时候已经帮他们买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还是他们当时一起去买的呢,只是林菀自己还从来没去看过。现在都不知道那套房子买在哪儿了,当时父母都舍不得,还是她说要买来照顾小孩子,父母才舍得买,结果这几年,她和孩子都不在她们身边,这些年她的任性,最伤心的应该就是父母了。

    五年不见,林菀坐在车上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紧张,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吧。林梓月小朋友一脸的好奇,看着窗外不断被甩在身后的建筑,这些建筑都是跟米兰不同的,林梓月觉得可有意思了。

    走了一会儿,卫律之突然停车了,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林菀愣了愣,这是要干嘛,难道这么快就到了吗?可是这里看起来就是一条商业街,一点儿也不像普通老百姓可以居住的地方啊?难道他们当时就把房子买在这儿?

    “到了吗?”林菀问到。

    “没有。”卫律之回答,并且也替林菀打开了车门,林菀不明所以,但还是从车子里下来了,林梓月也跟着下来。

    “你都五年没回家见过父母了,现在回来了不需要给你父母买点什么东西吗?我看你什么都没带,就带你过来这边买点东西,回去带给你父母。”卫律之想的倒是挺周到的,连这种小事都被他想到了,这就是他跟夜承最大的差别所在,卫律之从来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替别人考虑,而夜承只会一味的给你银行卡让你自己看着办。

    林菀的心被小小的触动着,对于卫律之,她实在不可能不感动。

    下车一看,卫律之果然把车子停在了自家百货大楼的门口,这间百货大楼看起来规模挺宏大的,五年前林菀确定这里还是一片平地,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建好了一栋十多层高的楼房了。

    “以前的聚金百货呢?这一家是最近几年才新开的吧?”林菀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帝都的时候最爱去的就是聚金百货,在那栋大楼里还发生了好多故事呢,怎么今天卫律之突然带她来了一栋新开的百货大楼。

    “聚金百货已经垮了,后来被KTC公司收购了,现在还在那里搁着,也不知道夜承打算拿来做什么,依我看,那块底皮还是很不错的,有很大的发展价值。”卫律之说者无心,但是林菀听者有意,卫律之突然提起那个人的名字,林菀感觉心头好像猛然被针扎了一下一样,疼得浑身一哆嗦。

    五年了,再也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名字,她也试着把这个印在自己心口的名字一点一点的抹点,她以为她不会念旧,可时间真是一个鬼东西。

    原来突然提起他的时候,心还会疼。

    也许是时间还不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