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85.第785章 0796 寻找林菀
    夜承没有答话,低着头深深地沉默着,后悔的,自责的情绪好像潮水一样不断的涌来,让他的心情沉重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找到林菀,无论天涯海角,他都要一直找下去,找不到就一直找,直到找到为止。

    “boss……”杜泽看到夜承这幅萎靡不振,像是突然被人抽走了魂魄一般的样子也觉得无比心疼,另一边也十分担心林菀的安微,林菀已经失去消息十几个小时了,现在是午夜凌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那天在车上,她还跟自己说起肚子里的孩子,说起他的形象问题,那些话和笑声都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可是这才没过多久,她就不见了,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彻彻底底的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姜妍和程依然那边打电话去问了吗?还有苏念那里也问问。”夜承幽幽的语气当中夹杂着一丝沙哑,问着杜泽。

    “问过了,夫人根本没去过她们那里,姜小姐和程小姐都说很久没见过林菀了,苏念那边也是一样的,赵天城那里……夫人根本不会去赵天城那里。”是啊,林菀怎么可能去找赵天城呢?这个不用想,不用问都知道,帝都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想从茫茫人海当中找出特定的那一个,还真是不容易。

    杜泽说完以后,夜承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夜承才又重新开口说了一句,“去九号公馆看看,我要亲自去问问姜妍。”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抬头,仿佛被那些后悔的自责得情绪压得喘不过气来。

    “是……”

    杜泽应了一声,开着车子便朝着九号公馆的方向行驶过去。

    半个小时以后,凌晨一点半,杜泽和夜承两个人到了九号公馆,尽管夜已经很深了,九号公馆里面还是一片歌舞升平,这里一整晚上都是开放的,要到早上五六点的时候才打烊。

    夜承和杜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一股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味道扑面而来,九号公馆里面非常热闹,五彩斑斓的东光交错着,歌舞声和吵闹声交织在一起,这时候多半的人都喝得醉醺醺的,东倒西歪的坐在椅子上,怀里搂着女人。

    夜承直接上了九号公馆里那个专属于自己的卡座,那个无比尊贵的位置,从上面,就可以把下面的一切,尽收眼底。

    “去吧姜妍给我喊过来!”夜承坐在沙发里,随口吩咐了一句。今天来九号公馆,他没有心思玩,也没有心思喝酒,他是专门来找姜妍打听林菀的下落的。

    杜泽微微点头,迈着小碎步出去了。

    姜妍这会儿已经不怎么忙碌了,偶尔帮姑娘们补补妆什么的,闲来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化妆间里出神,尤其是今天,她整个人完全不在状态,心不在焉的。

    她很担心林菀,心里想着林菀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怎么还没联系她呢?拿出手机看了看,还是没有林菀的电话或者短信,很想给她打过去,又不敢。这时候她还完全不知道夜承已经过来找她了。

    卡莱尔轻轻的走进来了,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双手环绕在胸前,走起路来感觉整个人都是一晃一晃的。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阿,一整天心不在焉的,刚刚汤圆让你补个妆,你看你给人家补的,就像乡下涂红了脸的媒婆一样,你今天没吃药是吧?”现在空闲下来了,卡莱尔见姜妍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沙发里发呆,忍不住想和她搭话。

    可是他一开口,往往就没什么好话。

    估计这一句又能把姜妍这个吃了炸药的女人给惹毛了,卡莱尔正在等着姜妍冲他发火,或者大呼小叫张牙舞爪。可是这一次,他等了很久姜妍都好像没了魂魄一样,安静的有些可怕。

    她根本没听见卡莱尔刚刚说了什么,她的心思也跟着林菀一起飘到了米兰去了。

    卡莱尔微微诧异,朝着姜妍走过来,姜妍坐在椅子上,卡莱尔两只手分别撑着椅子的扶手,弯着腰凑近了姜妍。

    这个距离,很近……

    很暧昧……

    感受到有人接近自己,卡莱尔浅浅的呼吸拍打在姜妍的脸上,有一种暖暖的湿漉漉的感觉,还有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

    姜妍这才猛然回过神来,看着一张离自己仅仅只有几公分远的脸,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脸上细微的绒毛,他的皮肤很白,很细腻,像个女人一样。

    姜妍下意识的往后缩,但是她根本无路可退,立马来了火气,吼道,“你想干嘛?走开——别离我那么近,我害怕——”姜妍伸手使劲的一把把卡莱尔推开,卡莱尔也顺势退后了两步,姜妍才站起身来。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失恋了?”卡莱尔一副贼心不死的样子凑过来,想从姜妍的表情上面看出一些端倪。

    姜妍果然脸色变了变,有些逃避他的问题,也不敢看他的眼睛,自顾自的收拾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边翻着白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要你管!你是我爹还是我妈,还是我大姨妈啊!”

    大姨妈?咳咳——

    两个人目测又要开战的节奏。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好歹我们同事一场,别好心当做驴肝肺啊!我可从来不轻易关心别人的,你还是第一个。”卡莱尔慵懒的邪靠在梳妆台上,修长的双腿任意搭着。

    姜妍转过头来对着他扯着嘴角笑得一脸苍白,说到,“那我谢谢你啊,我谢谢你全家!”姜妍这语气,与其说是“谢谢”,还不如是诅咒呢!

    可是偏偏有些人脸皮就是厚啊。

    “不客气,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被哪个男人给甩了?啧啧啧,很不可思议啊。”卡莱尔居然欣然接受了,还八卦的继续追问,完全是一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样子,好像姜妍失恋他非常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