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67.第767章 0778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林菀:嗯。一个微笑的表情加在后面。

    本轮谈话到此结束……

    林菀看着莫奈奈发过来“早安”两个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她跟莫奈奈两个人的感觉就好像完全没有在同一个世界的两个人,却要拼命的要去融合在一起,再过不久,她们就可以一起说晚安了。

    “你怎么还没睡?电脑不要玩太久了,听说你明天要跟爸妈去看房子,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林菀刚刚跟莫奈奈聊完,还在看着电脑屏幕发愣,夜承就已经开门进来了,应该是怕她睡着了,所以他开门和走路的声音都很轻,结果进来看见林菀还没睡。

    林菀还是被他吓了一跳,“啪——”的一声,立马把电脑合上,神色变得有些慌乱。夜承原本就没有注意,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挂着,听见林菀这边这么大动静,立马回过头来问了一句,“怎么了?”那一瞬间,他明显的看到了林菀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不由得眉头一皱。

    总觉得这段时间林菀一直有什么事瞒着他,可是她不说,他也不敢问。

    林菀没有搭理夜承的,应该说自从那次在九号公馆吵架过后,这一段时间林菀都没有搭理过夜承,跟他说的话总共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句。夜承都已经习惯了林菀处理事情的这种冷暴力的方式,他知道林菀心里有气,所以他还是一如往常的对她好。

    就是不知道这些好在林菀看起来会不会觉得是一种虚伪的表现。

    还是不说话,林菀拖着笨重的身子自己去了卫生间,这怀孕的女人就是容易尿频。

    “我来帮你……”夜承赶紧跑过去扶着林菀的手臂,却被林菀一手甩开。

    “不用!”冷冷的语气,不喜不悲。

    好吧,终于说了第四句话了。

    夜承只好眼巴巴的看着林菀自己进了卫生间,那深邃的眼眸里划过一丝隐隐的疼痛,她走的每一步都颤颤巍巍的,让夜承心里一阵紧张。好在自从林菀怀孕以后就把房间里所有的地方都铺了一层防滑垫儿。

    第二天,林菀因为答应了要跟爸妈一起去看房子所以起来的还挺早的,那时候夜承都还没有去公司,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夜承正在客厅里的餐桌上吃饭,杜泽一大早的已经过来接夜承了。

    “夫人早——”看见林菀下来,杜泽礼貌的弯腰,鞠躬,说早安。然后笑得满脸桃花开的样子,格外妖娆。

    “早。”林菀的“一字诀”武功是练的越发好了。能让她说出一个字已经很不错了,对着夜承的时候,她几乎一个字都不说的。仿佛多说一个字就亏本了一样。

    五婶从厨房里出来,好在她没有因为上次的车祸留下任何后遗症,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好的,只是额头上留下了一条疤。

    卫律之的额头上也留下了一条疤,每次看到五婶额头上的疤痕就会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卫律之额头上的疤痕,卫律之的伤口痊愈了以后就去剪了一个有刘海的发型,把自己额头上那道浅浅的疤痕给遮住了。

    “太太今天起这么早,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太太过来吃吧。”五婶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精心为林菀准备的早餐。

    一大早的林菀就已经穿戴整齐,天气不是很热,林菀穿了一件宽松舒适的孕妇装,在外面还加了一件外套,头发稍微收拾了一下,松松垮垮的挽起来。脸上扑了一点淡淡的妆,来掩饰她脸上的疲倦。

    平日里一般没什么事她都不出门的,上次被夜中远绑架拉去医院强行堕胎的阴影还没过去呢,难得出门一次,林菀还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免得被人取笑了。

    林菀走过去吃早餐,夜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其实他平时都不怎么吃早餐的,今天也是偶尔吃一次,没想到还能跟林菀同桌。

    接下来,夜承都恨不得把一份三明治当成三份来吃,林菀坐在他对面以后,他吃早餐的舒服慢了三倍不止,目光时不时的瞟向林菀,林菀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杜泽看着这样子有些着急了,忍不住催促了夜承一句,“boss,时间不早了,您今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呢。”

    意思就是你能不能快点儿!

    老夫老妻还在这里秀恩爱是吧?

    简直丧尽天良!

    不过这些话他都只能憋在心里而已。

    夜承果然面露不悦,一个冰霜一般的眼神甩过去,杜泽立马像吞了一只死苍蝇一样再也不敢说话了。

    林菀就好像把他们所有人都当成了空气,完全不在意夜承和杜泽两个人的动作,自顾自的吃自己的早餐,她现在每一顿吃的倒是不太多,就是每天要吃好多次,有时候半夜饿了还爬起来找东西吃呢,少吃多餐。

    “杜泽,一会儿你先送夫人去看房子吧,自己开车去公司。”夜承看了一眼林菀,看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觉得心里一阵难受,不知道她这样憋着自己心里会不会难受。然后吩咐杜泽一会儿送林菀去看房子。

    “是,boss!”杜泽回应了一句。目光也是来回的在林菀和夜承之间溜达,看着两个人又不说话,没有任何交流的样子,只觉得场面有些尴尬。

    气氛有点儿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

    最后还是林菀比夜承先吃完早餐,喝掉被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林菀麻溜儿的从桌子上的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顺手把拉进仍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毫不含糊。

    五婶把林菀的包包给她拿过来,林菀接过的时候好歹还冲着五婶笑了笑,然后一手抻着腰,一手拿着包,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走过去。从头到尾,她就好像没有看见夜承一样,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杜泽看着林菀一步一步走出去,不知道是不是该追上去,回头看了一眼夜承,夜承却没有在看他,而是把目光落在某个女人的背影上。一番犹豫之下,杜泽还是迈着小碎步追着林菀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