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64.第764章 0775 被人偷听
    “那好吧,我会尽力安排的。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劝一下你的朋友吧,八个月的孕妇坐飞机的话很危险的……”电话那边继续说到,总算是答应了。

    “我会的,谢谢你帮忙。我会很快把她的证件给你送过来。”卫律之说完以后,便挂掉了电话,走廊里又重新变得安静下来,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就连房间里林菀哭泣的声音都没有了。

    可是他没有发现走廊转角处的一个黑色影子正投射在光洁的地板上,这说明那转角的地方有人,可惜他并没有发现,依旧一个人抽烟,一支烟已经快要抽完了。

    而那个转角处的身影也慢慢的离开了,她的影子从地板上抽离的一瞬间,让卫律之感觉好像有什么光突然闪烁了一下,立马朝着走廊的尽头看过去,却发现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自己看花眼了吧。

    何晶晶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把高跟鞋提在手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等到从楼梯上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来到一楼她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把鞋子扔在地上,若无其事的穿起来。

    谁说她刚才去偷听了?谁看见了吗……

    不过刚刚卫律之说的话她可听的一字不差,林菀要出国,这可是天大的秘密啊!何晶晶正在心里盘算着要用这个秘密去敲诈夜琳多少钱的时候,看到会场的大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有如此强大的气场除了夜承还有谁?一身粉红色小西装的就是杜泽了。

    何晶晶吓了一跳,赶紧躲在柱子背后,偷偷摸摸的瞄着夜承,夜承一身剪裁得体的暗色系西装无论怎么穿都是帅的,何晶晶不由得犯了花痴,可惜这样的绝世好男人早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

    看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夜承,何晶晶心里一片唏嘘,实在想不通怎么好好的一霸道总裁就死在林菀那种女人身上了呢?不知道林菀到底有什么好的。

    等到夜承和杜泽两个人进了电梯,何晶晶才放心大胆的离开,准备回去就跟夜琳分享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boss,你怎么知道夫人来琉璃会场找卫律之了,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吗?”电梯里,杜泽问了夜承一句,看着夜承精雕细刻一般的侧脸,连自己都快爱上了。

    可惜自己不是女人。

    叮——

    二楼,电梯很快就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电梯,夜承迈着大长腿,总要杜泽一路小跑才能跟上。

    这就叫腿到用时方恨短啊!

    “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吗?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夜承这会儿心里正烦着呢,杜泽这个不怕死的还硬要往枪口上碰,这不是找死吗?

    被夜承骂一句已经算好的了。

    杜泽撇撇嘴,不敢再多话了,一路跟着夜承走在长长的走廊里。刚才已经问过会场里面的侍者了,已经确人林菀被卫律之带到了二楼的某个休息室。

    这琉璃会场的二楼一整栋楼房都是休息室,专门用来供一些人休息的,整层楼的房间不下二十个,这样一来,还不知道卫律之和林菀在那一间呢。

    还好,转过走廊便看到卫律之就站在一间房间的门口,烟已经抽完了,地板上落了一些灰尘和烟头,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烟味儿。夜承和杜泽走过去,夜承的脚步声同样也吸引了卫律之的注意,目光扫过来看到是夜承,他并没有感到很惊讶。

    以夜承的手段,想要在帝都里找个人那真是太容易了,所以看到夜承迎面走过来,卫律之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反而站直了身子,双手背在后面,表情严肃,一副要拦住夜承的样子。

    “谢谢你帮我照顾她,现在我要带她回家。”夜承走过来,若无其事的站在卫律之的面前,他能感受到卫律之对他有一层淡淡的防备,那架势好像要誓死守护什么。

    当然是他背后那个房间里的那个女人。

    杜泽看着两个人分分钟有一种要打起来的架势,卫律之的脸色很严肃,夜承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有一种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感觉了。啧啧啧,打起来就好看了。

    “我知道我没有立场说什么,不过我还是想解释一下,上次在医院是因为五婶出了车祸刚好被我撞见,我送她去医院以后又去了别墅接林菀,我是怕她担心五婶,容易出事。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误会了什么,我很抱歉。”卫律之非常严肃的对着夜承说到,那时候听到夜琳提起医院那件事,就知道夜承一定是因为这个又误会林菀了。

    他不能为林菀做什么,也许他的解释对夜承来说也是苍白无力的,可是他还是会不遗余力的去做,只要是为了她好的事情,他都会去做的。

    夜承看着卫律之,微微点了点头,确实是因为那些照片跟林菀闹了矛盾,可是很多事情早已经说不清楚了。他叹了一口气,能感受到他鼻腔里呼出来的一阵炙热的气体,心里已经猜到了林菀可能和夜琳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缓缓的开口说到,“我知道了,她现在在哪儿?在房间里吗?”

    夜承走上前一步,想要越过卫律之打开房间的门,没想到卫律之却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他,故意不让他过去。

    夜承目光一滞,卫律之一脸严肃。

    杜泽站在夜承的身后,看到自家boos.被卫律之拦住的一瞬间他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就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天啦噜,要开打了吗?

    怎么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夜承的语气突然变得凛冽起来,就好像一瞬间凝聚了所有的冷空气,好像冬日里的寒风一样呼呼呼的掠过卫律之的脸颊,带着一丝深深的疼痛感。

    夜承生气了,这时候最好不要惹他。

    杜泽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替卫律之捏了一把汗,他们家boos光是这气场就足够给人震成内伤了。

    啧啧啧,阔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