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63.第763章 0774 有人后悔了
    琉璃会场今天有一场非常盛大的拍卖会这个夜承并不陌生,因为刚刚夜琳已经打电话告诉他了,并且还跟他说了今天拍卖的东西就是KTC公司旁边海源湾那块地皮。可是那会儿他刚刚跟林菀闹过矛盾,心里很烦,就没去,就让夜琳去了。

    没想到的是这场拍卖会的主办方竟然是卫律之,这么说的话,要是林菀也去了琉璃会场,那很有可能跟夜琳碰上了?

    想到这里,夜承感觉一阵心慌,总觉得出了什么事。

    该死的,他怎么早没想到?

    “今天这场拍卖会是卫律之主持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夜承一想起来就莫名其妙的生气,然后遭殃的又是苦逼的杜泽。

    怎么没早告诉你,因为你没问啊!

    “那个……boss……”杜泽一头冷汗。

    “废话少说,去琉璃会场!”还没等杜泽吞吞吐吐的说完接下来的话,夜承就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让他立马开车去琉璃会场!心里一阵懊恼,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林菀一个人走,他怀疑那会儿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这个笨女人,简直没救了!

    夜承心里抱怨着林菀,其实更多的是在抱怨自己,之前因为她和卫律之那些亲密照的事情他确实有些生气,可是更多的他是舍不得林菀的。

    那会儿也是一时气氛才说了那样的话,不知道那个笨女人又躲到那里去伤心了?

    他承认自己错了还不行嘛。

    承认自己后悔了还不行嘛。

    干嘛又跑去找那个男人?

    两个骄傲的人在一起,总有一个要先低头,这一次,夜承愿意低头,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杜泽再也不敢多言,开着车子就朝着琉璃会场的方向飞快的行驶过去,这下好了,他不但是boss的私人助理,还外加司机,出气筒……明显发现自家boss这一段时间以来脾气变得更加反复无常,就像那六月的天儿一样,一会儿打雷一会儿下雨的。

    哎……好想去死一死啊!

    车子一头扎进远方更加璀璨的灯光里,把每个人,每种事物都变得十分渺小,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光点,融进这座城市。

    卫律之办事麻利,果然很快处理好会场里面一些善后的琐事,然后很快回到刚才带林菀休息的那个房间,门没锁,卫律之刚想推门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下乒乒乓乓的声音,透过门缝一看,卫律之吓了一跳。

    哐当——啪——

    林菀发疯似的把茶几上放着的一整套玻璃杯连同一个水壶打落在地,玻璃杯碎了一地,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水壶是铝合金的,倒是没有坏,咕噜咕噜滚了好远,里面的水流出来,在房间里到处流淌着。

    以为就这样就发泄完了,实际上没有,等到林菀把茶几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摔到地上以后,发现再也没有可以用来摔的东西了,她才一屁股颓废的坐进白色的沙发里,捂着脸大声的痛哭起来。

    林菀的声音很大,因为她知道在这里即便是自己哭成狗也没有人听见,也不会被人看到,更不会被人嘲笑,她真的压抑了太久了,好像宣泄一次。

    自从跟夜承结婚以来,她发现自己真的过得太累了,比她上半辈子加起来还累,爱过,开心过,难过过,痛苦过……到如今身心俱疲。所有的事情都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她没办法控制,没办法接受,唯一剩下的恐怕就只有心如死灰了。

    终于可以肆意宣泄一次了,就好像突然被打开了一条口子,所有的情绪都从那条口子里滚滚而来,一次一次的冲击着她的心,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的掉在地上,落地成花。一部分眼泪顺着下巴流进胸口的衣服里,很快就打湿了胸口的一大片衣服。

    林菀哭的肆无忌惮,撕心裂肺。好像要把自己这一辈子的哭一次性全部哭完,要把这一辈子要流的眼泪一次性全部流完。

    卫律之正打算去推门的手就这样悬在了空中,最终还是没有推开那扇门,他知道林菀现在一定不希望有人看到她哭的样子,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好好发泄一次。

    哭吧,哭过以后就长大了……

    卫律之没有进去,而是靠在墙上微微的抬头望着头上的天花板,走廊里的灯光把他那张小麦肤色的成熟脸照得一片惨白,额头上都仿佛发着光。

    能听见林菀的哭声从房间里面断断续续的传出来,渐渐的没有刚才那么大声了,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特别想要进去安慰安慰她,可是他不能。要是有那么一个可以安慰她的人,也终究不会是自己。她走不出自己的心结,就永远也不会快乐。

    很久没抽烟了,这时候居然想抽一根,卫律之从自己西装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来,从那精致的烟盒子里抽出一根,点着了以后细细的抽起来。

    一圈一圈的烟雾从卫律之的嘴巴里吐出来,其实他平时是不抽烟的,但是他的口袋里会经常放着一包烟,这会儿心里一阵苦闷,正好拿出来抽一支。

    一阵吞云吐雾之后,卫律之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继续一脸惆怅的靠在墙上抽烟,直到电话那头的人接起来,他才用温和的声音说了一句,“仲尼,我有个朋友过几天要出国一趟,你看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她……是个孕妇。”

    “孕妇?怀孕几个月了,一般超过六个月以上还是不要坐飞机的好,有什么事可以等到生完孩子再去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人是卫律之的一个朋友名叫仲尼,国际机场工作的。

    “我知道,不过她有急事,必须要立马出国,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麻烦你帮帮忙,妥善安排一下。我知道这很为难,可是只有你能帮这个忙了……”卫律之继续说到,语气中带着一丝恳求。说完以后又吐出一圈白色的烟雾,很快在空气中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