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43.第743章 0754 百变夜琳
    林菀感受到了lucky的害怕,轻轻的把她护在自己的身后,任由小小的lucky躲在自己身后,她的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目光怯生生的看着眼前的夜琳。

    而夜琳也在居高临下的看着lucky,目光是满满的不怀好意,非要跟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杠上的感觉。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息。

    林菀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见过夜琳了,好像上次见到夜琳的时候还是去年她爸爸车祸住院的时候,那会儿她一个人巴巴的跑到医院里演了一出好戏呢。

    那时候的夜琳看起来清纯甜美,一张说素面朝天的脸格外好看,给每个人都留下了好的映像,这才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吧,林菀感觉夜琳怎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长长的波浪卷的头发慵懒的垂在肩头,黑色吊带连衣裙胸口开得有点儿低,隐隐约约露出胸口的一团美好,华丽的皮草搭在肩膀上衬得她整个人都多了几分高贵成熟的气息。淡淡的妆容只显得那张红唇格外娇艳,像是刚刚吸完血的女鬼一样,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刻薄起来。

    要是从前的话,发生这种情况她不是应该躲在夜承的怀里用小鹿一般清纯的眼神看着大家,然后跟夜承卖萌撒娇求抱抱的吗?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给人一种性格大变的感觉?从前那个清纯懂事的夜琳去哪儿了?或许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因为今天夜承不在,所以她不必演戏?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今天林菀所见到的夜琳跟以前自己见到的夜琳大不一样,不过这样明刀明枪的也好,总比以前当着夜承的面就装清纯的好。

    “琳琳,lucky只是个孩子,我替他跟你道歉好不好?她真的不是故意冲撞你的。对不对啊lucky……”林菀跟夜琳说话的时候感觉到lucky的小手轻轻的给了她一个暗示,林菀回过头哄着她说到。

    lucky看着林菀的脸一直摇头,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眸子里却划过一抹倔强。林菀微微吃惊,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也不在场,具体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是lucky不小心冲撞了夜琳。

    看lucky的表情,好像不是。

    夜琳不屑的撇了林菀一眼,反正今天承哥哥也没来,她就不用再那么辛苦的演戏了,当着这么多社会名流的面,她可不想让大家觉得自己怕了林菀。

    “哼,算了。我也不跟她计较了。不过嫂子要带小孩也要看看地方,你知不知道这场拍卖会对承哥哥来说有多重要?嫂子既然拐怀着孕就好好在家里安胎,穿着孕妇装跑到这里来捣什么乱?这不是给我们夜家丢人么?”夜琳说话的时候轻轻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皮草,示意林菀她的穿着不适合出入这种高档的会场,是在给她们夜家丢人。

    林菀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本来也不是要来参加什么拍卖会的,她只是过来找卫律之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夜琳,还被她狠狠地讽刺了一顿。

    这让她说点儿什么好呢?她是穿着宽松的孕妇装,没有化妆,打扮也非常随意,这又怎么了?这就是给夜家丢人了?怀个孕有什么好丢人的?

    “琳琳你误会了,我不是专门过来参加什么拍卖会的,也不知道这个拍卖会对夜承有多重要,我只是过来找个朋友的。”林菀无力的解释到,心里压抑着一团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毕竟夜琳的身份摆在这儿,毕竟她是夜承的亲妹妹。暗地里使什么手段都好,面子上得过得去啊。

    林菀抱着这样的心态,没有跟夜琳硬碰硬,而是一味的退让,免得到时候两个人都下不来台。

    可是夜琳显然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一副要跟她撕破脸的架势,于是她继续说到:“我还不知道嫂子有别的什么朋友呢,不知道是男是女,承哥哥知不知道嫂子一个人跑过来找朋友啊?嫂子就不怕承哥哥知道了会不开心么?”夜琳一番话说的意味深长,好像是故意引起周围人的遐想。

    朋友……

    男的女的?

    这不是在暗示大家么?

    林菀沉了一口气,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了,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反正自己怎么说都不对。

    “我来找一个朋友有点事情要商量,我跟你承哥哥的事情你也不用操心,他知不知道是我跟他的事。”林菀有些无奈的说到,夜琳这个做妹妹的未免管得太宽了一点儿,要说她对夜承没什么别的心思,她还真是有点不相信呢。

    只是有很多事情都不适合挑明了说。

    夜琳最讨厌的就是林菀这么说话了,明明承哥哥是她的,她凭什么把承哥哥划进自己的阵营?明明这就是这个讨厌的女人抢了她的承哥哥,居然还敢跟她耀武扬威?

    没错,在夜琳眼里,林菀这就是在跟她示威!她不喜欢林菀这么说话,说的好像承哥哥是她的了一样。

    不行,承哥哥是她一个人的。

    谁也不许抢!

    “嫂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嫂子进了我夜家的大门,那就是我们夜家的人了,我想我有义务监督嫂子,毕竟以嫂子的身份是确实是高攀我们夜家了,嫂子私下里怀着什么样的心思,谁又说的准呢?”夜琳踩着高跟鞋轻轻的向林菀靠近一步,贴在她耳边幽幽的说到,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立马扑进林菀的鼻腔,让她感觉有些难受。

    虽然夜琳是贴在林菀耳边说的,但说话的声音还是不小,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听见了,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对着林菀指指点点的,好像真的就像夜琳说的,林菀私下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人强行剥光了衣服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林菀感觉到无比的耻辱!自己不过就是来找个朋友,却被夜琳说的好像私会情郎一样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