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34.第734章 0745 拍卖会
    海源湾是帝都里一片黄金地域,就在KTC公司的旁边,夜承一直有心想要买下那块地,将来可以扩建KTC公司。可是那块地几经转手之后居然被一个国外的买主以高价买走了,夜承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出国,所以这件事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嗯,不过上次承哥哥说了以后我就上网去查了,刚好我有个朋友跟那位买主也就是杰奎琳夫人挺熟的,今天那个朋友告诉我,杰奎琳夫人已经来了中国,并且今晚就在琉璃会所有一场拍卖会,拍卖的就是海源湾那块地,承哥哥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我已经让他们留了位置。”夜琳大致说了一遍这件事情的经过,上次夜承也只是无意间提起,没想到夜琳这么上心。

    对于承哥哥的事,她一向很上心。只要是承哥哥想得到的东西,她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他得到。

    夜琳以为夜承会很高兴,满心的期待着夜承的回答,可是夜承听到以后并没有很在意的样子,不就是一块地么,无论拍卖会卖给了谁,他都有办法把它买回来。

    可是又不好扫了夜琳的兴,毕竟她也是为了自己好,于是夜承说到:“琳琳,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公司的事你不用操心,承哥哥会处理好的。这块地你也不用管,承哥哥自然有办法得到他,你早点休息吧。”他现在心里乱糟糟的,并不想去参加什么拍卖会,他想一会儿去找找林菀在哪儿。

    夜承的话还是让夜琳失望了,不过夜琳没有表现出来,接着说到:“那我去会场看看吧,杰奎琳夫人是我朋友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要是价钱合适的话,我就把他买回来,好不好?”夜琳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她并不知道夜承为什么突然对那块地失去了兴致,她只知道,只要是承哥哥想要的东西,她就会不惜一切。

    或许时间不会太久了,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她的承哥哥做点什么。

    刚刚的话已经让夜琳有些难过了,接下来夜承也不好不答应她的请求,他的心里很乱,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来放松心情,他平静的说到:“那好吧,让家里的司机送你过去,要是身体支撑不住就赶紧回家,不许逞强,不许让我担心知道了吗?”还是忍不住嘱咐两句,夜琳的身体时好时坏的,天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夜承答应了,电话里头传来夜琳一连串愉快的笑声,她甜美的声音继续说到:“是,都听承哥哥的,我去一会儿,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回家了,承哥哥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嘻嘻嘻——”

    听着夜琳愉快的笑声夜承突然觉得有些欣慰,“你这鬼机灵的小丫头,还是你的身体最重要,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夜琳回答。

    然后电话很快挂断了,夜承看着手机屏幕有些发愣,现在是不是应该给那个笨女人打个电话,可是她现在应该一点儿也不想见到自己吧?

    最后,夜承看着手机屏幕,打开电话薄,看着里面存着的那个名字为“老婆”的电话号码发呆,想起那是去年他们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的那一天,他把林菀的手机抢过来,硬生生的在她的手机里存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存的名字是“我最亲爱的老公”

    当时那女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还历历在目,才过去了多久,所有的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无奈的摇摇头,夜承拨通了一个号码。

    “过来接我。”

    “好的BOSS,请问您在哪儿?”

    “不知道,你自己找——”

    电话挂断,夜承起身,站在天台上,目光看向很远的地方,等着杜泽开车来接他林菀已经独自离开九号公馆半个多小时了,夜承想起她走路颤巍巍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他现在根本不敢去找她。

    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只会让她感到厌恶。

    其实她说的也没错,自从收到那些照片以后,他心里确实压抑得特别难受,一直都没有说出来,是因为怕伤害了她。

    可是最终还是伤害了她,结果都一样。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就听见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夜承已经习惯了这脚步声的主人,除了杜泽那家伙还有谁?

    “哎呀妈呀,累死宝宝了,我的大BOSS您这么有空突然跑到这九号公馆的天台上来了,让我好找!怎么,赏月么?”杜泽的语气和动作就是一个大写的“浮夸”,一边说话一边抬头看看天空,月亮确实很美,弯弯的一轮峨眉月挂在天空上,满天繁星都成了点缀。

    要不是想着一会儿还要坐车回去,夜承这会儿真恨不得一脚把他从这没有栏杆的天台上踢下去。如果他不是一定要穿着粉红色的休闲套装并且自称宝宝的话,说定不情况会好一点。

    “你管的太宽了!走——”夜承起身,一个箭步就跟杜泽擦肩而过,杜泽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旋风瞬间席卷而来,把他新做的发型都给弄乱了。

    夜承已经走出去两步,杜泽还在拿着照镜子摆弄自己的头发,这可是卡莱尔先生新手为他量身定做的,据说是国际上最流行的发型,可是他怎么感觉有点乡土的味道?

    也许今年就流行这种混搭也不一定。

    “还不走!”夜承停住脚步,回过头来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吓得杜泽一浑身哆嗦。

    杜泽赶紧把他手里的小镜子收起来,微微的低着头说了一句,“是的BOSS。车子已经在楼下等您了,这就走——”不敢正视夜承那冰刀一般的眼神,分分钟有一种要被凌迟处死的感觉。

    太他妈吓人了。

    杜泽在想今天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自家BOSS了,害得他来受罪。

    夜承转身,大步的朝着楼梯口走过去,把身上安静的栖息着的所有的月光都丢弃在了天台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