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31.第731章 0742 深度谈话
    林菀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就跟着小李子上九号公馆的天台上去了,她现在的确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好好想想接下来的事情。并且等着夜承过来。

    上了天台,果然像小李子说的那样,天台上很安静,风吹过来的时候凉幽幽的,可以看见整个帝都都化作了一片璀璨的灯光。

    “夜太太,你先坐下来休息,请问要喝点什么吗?”天台上有一张木头圆桌,圆桌两边摆放着两把椅子,小李子扶着林菀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并且体贴的寻问她要不要喝点东西。

    其实他是拿不准孕妇能喝什么。

    林菀微笑着,映着一层薄薄的月光,笑容中透着丝丝的暖意,“给我一杯白开水就好了,谢谢……”

    小李子点点头,很快离开了。

    没想到夜承也来的很快,很多事情还由不得林菀多想,小李子再一次回来的时候,顺便把夜承也带了上来,看到夜承的到来,林菀微微有些惊讶。

    一杯白开水,一杯咖啡……

    两人对坐,却一言不发。

    小李子默默的退下去已经有一会儿了,可林菀和夜承两个人坐在九号公馆的天台上就好像瞬间石化了一样,谁都不说话。

    事实上这一段时间以来,两个人通常都是这样的状态。

    春日的夜风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冬日未能褪尽的寒意,悠悠扬扬的吹过来的时候顺便也吹来了夜承的声音,他说了第一句话:“怎么突然想来这里了?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夜承的语气十分温和的说到。

    林菀沉了一口气,这才把目光转移到夜承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醇香,而林菀只是端起她面前的白开水浅浅的喝了一口,这才说到:“是啊,就是突然想来这里坐坐了,这里留下过很多回忆不是吗?”

    “是,你说的回忆我都记得,从来不曾忘记。”夜承也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来喝了一口,看着林菀那张精致到极点的脸蛋儿上开出来的花朵儿。

    很久没见她这样笑了。

    嗯……就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

    林菀突然轻笑出声,像是在嘲笑着什么,目光撇过夜承那张俊郎的脸,继续看着脚下那一片华丽丽的璀璨的灯光,它就好像是给这座城市穿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

    夜承不知道林菀在想什么,只觉得那种笑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也从来没有跟她在一起走过这么正式的谈话,好像冥冥之中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到底是什么,他没有发现。

    又不说话了,仿佛世界都归于平静。

    “君为女萝草,妾作兔丝花。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诗?”许久之后,林菀才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夜承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突然把话题转到了一句诗上面。

    这句诗,他当然听过。

    夜承点点头,“李白的诗。”

    林菀又是一笑,优雅从容,淡定自若。

    “你觉得我像不像那菟丝花?”这个问题她也问过卫律之,可是卫律之没有给她一个答案,却在潜移默化之中替她打开了另一扇门!这扇门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天涯。

    夜承眉毛一挑,突然明白了林菀说这句话的意思,再看林菀的神情,那冷幽幽的笑容中带着的淡淡的疏离让他感觉一阵心惊肉跳,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他明白的,只是不愿意相信。

    “很晚了,我们回家吧。”夜承想要尽快终结这次谈话,他不确定他们两个人在继续这样说下去会有什么结果,隐隐约约觉得林菀的话里隐藏别的意思,那是他不想去面对的。是的,他也想要逃避。

    菟丝花吗?我希望你是我身边的那颗菟丝花啊……

    林菀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今天特意找夜承出来,就是希望能跟他心平气和的谈谈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继续说道:“我曾经也一直以为逃避是有用的,可是后来只会让我们两个人更加难过,夜承,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为什么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们都不能逃避了不是吗?”

    林菀想起以前的自己,遇到什么事都只知道一味的逃避,不作为,后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来的太快,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无路可退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若是一直卡着一根刺,那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她不想等到将来孩子出生以后生活在一个气氛怪怪的家庭里,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孩子。

    夜承叹了一口气,说到:“别闹了,我们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改天再说,你应该回去休息了……”夜承把林菀的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里,两个人的手放在面前的那张圆桌上,被夜风吹得有些发疼。

    改天?有多少个改天?

    林菀不想再这样一直下去。

    “夜承,我们都不要再逃避了好吗?今天我们就把所有的都话说清楚,决定好未来该怎么做。”林菀把她的目光收回来,第一次这么慎重的,严肃的跟夜承说话。

    说清楚?有些话怕就怕说的太清楚。

    “好,那你觉得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是夜琳,还是卫律之?”林菀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夜承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既然这样,那就把话说开了吧。

    夜琳?卫律之……

    林菀心头一紧,夜承为什么又突然说起卫律之,还把他归结在他们两个人之所以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的缘由当中,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心里还是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跟卫律之之间的清白?

    那这么久以来,他为什么从来不曾提起过,还每天那么温柔宠爱的对待自己?事事都迁就着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吗?

    就好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你永远不知道会从里面蹦出一个什么妖孽来。

    心好像突然被一只巨大的手牢牢的抓住了,原本一颗跳动的心脏由于被束缚的力气太大而停止了跳动,所有的话憋在心里,正在等待一个爆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