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24.第724章 0735 不是自己的东西
    金黄色的阳光从绯色咖啡厅巨大的落地窗上面照射进来,透过一层厚厚的玻璃窗再照射进来的阳光总让人觉得少了一些活力,最后呈现出一种有些惨淡的白色,无力的洒落在地板上,斑斑点点的摇曳着。

    “怎么,卫大老板还想让我给你发压岁钱么?”夜承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半眯着眼睛,说话的语气听上去风平浪静的,实际上却是暗藏着波涛。

    卫律之放下咖啡杯,一脸挑剔的看着杯子里黑色的还在旋转冒泡的咖啡,有些不满意的说到:“看来是我煮咖啡的技术退步了,难为夜少刚刚还说这咖啡不错,真是抱歉让夜少失望了,看来今天夜少是喝不到一杯好的咖啡了。”

    仅仅是喝不到一杯好的咖啡而已吗?

    卫律之话中有话。

    夜承听出了卫律之的言外之意,这分明有一种要端茶送客的意思,他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接着说到:“这咖啡喝不喝的都不要紧,关键是人。”

    “哦?人怎么了?不知道夜少指的是什么人?”卫律之问了一句,可是看他的脸色并不是没有听懂夜承的意思的样子。

    对于夜承这个人物,帝都里没有不害怕他的,可是偏偏他卫律之并没有放在眼里,不是他比夜承更加牛逼,只是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可是现在因为某个因素的介入,事情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人?是说林菀吗?

    那就更有意思了。

    “没什么,我也只是想提醒卫老板一句,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多想,免得伤了和气。”夜承端着咖啡杯放在嘴边,恰到好处的掩饰住了他嘴角的那一丝阴冷的笑容,说完这句话以后,才又浅浅的喝了一口杯子里咖啡。

    这咖啡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卫律之煮咖啡的手艺是一流的,刚刚说的那番话完全是想要表达另外的意思而已。

    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多想?夜承是在暗示什么卫律之当然清楚,不过他依旧很随意的笑着,好像根本不害怕夜承的威胁。

    他坐在椅子上,往后面靠了靠,翘起二郎腿也不会让人感觉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非常成熟,非常绅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也是跟夜承不一样的,比起夜承,卫律之无疑更有亲和力。

    嗯,就是那种憨厚大叔的样子。

    一看就是正经人那种。

    “林菀是我的好朋友,她的事我不会不管的。”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卫律之干脆就挑明了说,他的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眼睛看着夜承,没有一点儿害怕他的意思。

    很少有人敢在夜少面前这么坦然,他卫律之也算个人物了。

    夜承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响声,里面的咖啡也溢出来了一些,说明他用力了,更说明他生气了。

    “我是她的丈夫,她是我的妻子,所以她的事你管不着,以后我希望你能理她远一点儿。”夜承冷冷的语气听上去并没有商量的余地,不是希望卫律之离林菀远一点,而是带着命令的口吻。

    而卫律之还是一副风云不惊得模样,要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屁滚尿流的跪在地上求饶了。为了林菀,他豁出去了。

    他不像夜承,要考虑太多的东西,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要她开心就好。

    “可是身为丈夫的你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而是无尽的痛苦和伤害,难道这就是你作为一个丈夫的职责吗?”卫律之也不生气,也不害怕,语气中带着一些责怪。

    “我想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当好一个丈夫,只要你离她远点就好了,她是我的妻子,我知道怎么去爱她!”夜承当仁不让的说到,完全不给卫律之反驳的理由。一句她是我的妻子,就可以把卫律之甩出几条街。

    这句话对于卫律之来说确实是个讽刺。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大年三十的想必夜少一定记着回家过年呢,我就不留你喝咖啡了,别忘了跟夜太太一起好好吃团圆饭,新年快乐!”卫律之收拢了自己的双腿,也不再靠在后面的椅子上,把手放在桌子上,手指相互交叠着正色说到。

    他不是不知道林菀现在在娘家,那天还是他亲自把林菀送回去的呢,最近也有跟林菀联系,知道他还没有回去。而他故意这么说是为了提醒夜承不要忘记去接林菀回家过年,不然那爱钻牛角尖的丫头恐怕又要一个人难过了。

    夜承倒是领了卫律之这份情,他不难看出卫律之对林菀有感情,而且他的感情比自己来的珍贵,他的心里只为她一个人着想。

    “我想知道她最近都过得好不好。”卫律之刚刚那番话已经是在送客了,可是夜承还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现在他只能通过卫律之来了解到她的情况了,他知道他们两个人一定有联系。

    夜承这样一说,就等于是承认了一开始卫律之对他的指责,要通过另一个男人去了解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动向,他的语气中多少有些无奈。卫律之的眉头轻轻一挑,好像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一样。

    难道堂堂夜少想要知道一个人情况还不容易么?需要亲自来问他?

    “哦?夜少想知道什么?”卫律之饶有兴趣的说到,如果说这是一场战争的话,显然他已经站上风。

    “全部。”夜承回答,便是甘愿认输。

    夜承这样的坦然和直白反而有一种以退为进的架势,这也许也是一种取胜的方式。而卫律之还是浅浅的一笑,笑容中带着更加浓烈的疏离,甚至多了些许防备。

    “她最近想要筹钱替她父母换套房子,我说我可以帮助她,被她拒绝了。这倒是他的性格,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卫律之有些苦笑的说着,摇摇头表示很无奈。

    也可以看出,林菀对他只是普通朋友的感情,连请他帮忙都不愿意,不想欠人情就是一种疏远的体现。想到这里,卫律之只觉得更无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