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23.第723章 0734 母女情深
    “你还别说,最开始我还就是这么打算的,到时候你要是生了个女儿,就传给咱们外孙女,然后在一代一代传下去,传女不传男!”林妈妈还挺当真的,越说越来劲了,说的跟真的似的。

    林菀一脸黑线,自家这老妈是越活越回去了,怎么自己越长越大,老妈反而越老越小了呢?现在在家里没事就跟老爸两个人抬杠对嘴,两个人走到哪里都跟斗鸡一样,尽做一些小孩子才做的幼稚的事情。

    老小老小,越老越小啊!

    “好了妈,别开玩笑了,改天我找姜妍帮帮忙,她路子广,一定可以卖出好价钱,到时候咱们就有钱换大房子了!”林菀一脸天真的样子,张开双臂把林妈妈抱在怀里,林妈妈都被她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推开她,生怕压坏了她肚子里的小宝贝。

    “哎哎哎,你快别冲动,都是要当妈妈的人了,还整天咋咋忽忽的没个正行儿。万一把肚子里我的两个宝贝外孙子给压坏了,我饶不了你!”林妈妈又是一手指头戳在林菀的脑门儿上,林菀用手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嘟着嘴一脸不满意的看着她。

    林菀说到:“我到底怀的是孩子还是炸弹呐,抱一下都不行吗?真是的,整天念叨着外孙子外孙子,是不是以后等这两个小家伙生出来以后你们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呜呜呜……我不****不干……我不生了……”林菀开始撒起泼来,用手轻轻的拍打着自己圆鼓鼓的大肚子!

    林菀发起脾气来,林妈妈赶紧控制住她的手,一脸无可奈何的说到:“好了好了,你别闹了行不行?这么大个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这孩子是你说生就生,说不生就不生的啊,你现在不生预备把他们怎么办?”林妈妈又是安抚又是讲道理的样子真是让林菀忍俊不禁,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撒个娇而已,没想到老妈还认真了。

    “噗……别说,老妈,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你这样一本正经讲道理的样子了,哈哈哈哈……”林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双手把林妈妈的脖子搂住,和林妈妈两个人摇摇晃晃在床上坐着,感觉很快就要栽下去了。

    林妈妈听懂了林菀话里的意思,一时间来了气,假装生气的说到:“嘿……我看你这死丫头是皮痒了吧,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老妈我平时不讲道理咯!你说我怎么不讲道理了,最不讲道理的是你老爸好不好,你们爷俩儿合起伙儿来气我是不是……”

    “嘿嘿嘿,没有啦,我开玩笑的,谁说我老妈不讲道理的?出来,我保证不打死她,行了吧?”林菀办跪在床上,从后面用手扣住林妈妈的脖子,要不是那大大的肚子横在两个人中间,恐怕林菀就要让林妈妈背她了。这家伙撒起娇来没完没了的。

    “死丫头,这还差不多!好了,快点收拾收拾起床了,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外面天气很好,我陪你出去逛逛,看看你想吃什么!”林妈妈愉快的说到,终于摆脱了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绕在她身上的林菀。

    大年三十这天帝都的街道上行人可以说是全年最少的,只有少量匆匆忙忙赶回家的人还在路上奔波,感觉整个城市都在这一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基本上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停止营业了,只有几家超市还开着门,大街小巷挂满了红彤彤的大大小小的红灯笼。

    各家各户都热热闹闹的,各种各样的香味从很深远的巷子里飘出来,这就是过年的味道了。

    而此刻,总有那么一两个仿佛跟这个世界完全格格不入的人正以另一种独特的仿佛对抗着,就是正坐在绯色咖啡厅里喝咖啡的夜承和卫律之两个人。

    怎么说呢,情敌见面格外眼红?那倒不至于,只是他们俩认识这么多年,虽然不像夜承和赵天城两个人的感情来的那么深,但也算得上认识了。可是这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总有那么一层淡淡的隔阂,就连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机会都很少。

    以前是因为什么无人得知,而现在很明显是因为同一个女人。

    林菀——

    “夜少觉得我这里新到的蓝山咖啡怎么样?”卫律之亲手冲泡的一壶蓝山咖啡正在桌子上冒着热气,这不是过年了嘛,咖啡厅里的服务员也回家过年去了。所以夜承来了他也只好亲自动手了。

    咖啡厅的老板,煮咖啡的手艺自然不在话下,就像是做菜一样,这越是好的食材就越是要用最精细的手法来做,咖啡也是这样的,不然就浪费好东西了。

    卫律之亲手煮的咖啡,又亲手给夜承倒上,那咖啡倒进被子里发出潺潺的水流声,瞬间冒出大量的热气儿,听说好的咖啡光听这声音就能听出来了。

    不知道夜承有没有听出来。

    夜承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冷冷淡淡的表情中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疏离,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浅浅的喝着。卫律之也是一样的,他重来都称呼夜承为“夜少”,这就说明他是不愿意跟夜承这种大人物深交的,何况现在两个人中间还横着一个林菀。

    “嗯,还不错。”夜承的话也少到了极点,仿佛多说一个字都会亏本一样。

    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要来这里喝咖啡,这咖啡厅确实是他以前经常来的地方,这里甚至有他专属的位置,可是自从跟林菀结婚以后,他就很少来过了。现在想起来,这咖啡厅里还留着一些关于他们的回忆呢。

    对于卫律之来说,又何尝不是?

    卫律之浅浅一笑,那笑容在他的脸上并不怎么明显,能感觉到他眸子当中的笑意,却感觉不到那笑容的温度。

    “不知道夜少这大年三十的来我这里难道就只是为了喝杯咖啡?”卫律之意有所指的问了一句,自顾自的端起咖啡杯来喝了一口,仔细品尝了一下,不由得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