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20.第720章 0731 恋人未满
    卫律之看着林菀发呆的样子,看着她眸子里是冰冷与温暖相互蔓延的挣扎,她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她不说,他便不问。

    “林菀……林菀……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吃啊,你才吃过一口呢,凉了就不好吃了。”卫律之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既然她想要伪装,那他就一直陪她伪装下去。只要她不说,他也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卫律之这一喊,才把林菀从深深地回忆当中拉出来,那些涣散的目光又重新聚拢而来,抬头看着卫律之的时候,眸子里总算有了他的影子。

    “这位太太,我看你们是两口子吧,哎呀,真幸福,这么大清早的又这么冷,你先生还陪你出来吃东西。”那女老板又开始插话了,或许是做生意的人嘴巴都会说一些,这会儿居然开始八卦起来了。

    林菀和卫律之听到女老板这么一说,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林菀刚想说什么,却被卫律之抢先说到:“我想你误会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只是最好的朋友。”卫律主动之解释的说到,嘴角的笑容依旧不减。

    我们只是最好的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友情之上,恋人未满。在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呵呵呵呵,那不好意思啊,是我误会了,你们先慢慢吃着,我去忙了。”那女老板满脸堆笑的说到,眼看着自己把气氛弄得有些僵硬了,便悄悄撤退了下来。

    女老板走了以后,便只剩下卫律之和林菀两个人坐在这小小的早餐店里,外面的阳光透不进来,两个人的世界仿佛陷入了一千无休止的黑暗当中。

    卫律之看着林菀,那水煎包在他的盘子里好端端的放着,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自己从头到尾一口没吃。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林菀,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色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之间的转换,最后是她那空洞的眼眸深深地刻进他的心里,揪着心里的某个地方,一阵一阵的疼。

    好想对她说一句:你还有我……

    可是他不能。

    “卫律之,为什么连你也骗我……”林菀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那淡淡的带着一丝丝冷漠的语气仿佛裹着空气中浓烈的寒意而来,一句话说完以后,她陷入了更加深沉的伤痛里,好像再也不愿意轻易相信任何人。

    而卫律之看到的,是一扇正在对他关闭的大门,他就站在那门口,眼睁睁的看着。

    “不,我没有骗你,相信我,我不知道他刚刚是怎么跟过来的。”卫律之紧张的说到,就仿佛恰好赶在那大门闭合之前冲了上去紧紧的推着他,不让他关上。

    那是林菀的心门,他不愿意让她对自己关上那扇心门,他很珍惜她,愿意用一辈子甚至付出生命去珍惜她。

    林菀看着他,眸子里是满满的挣扎,好像在考虑要不要相信他。

    “那游乐园的门为什么能打开?别告诉我真是你朋友帮的忙。”林菀继续说到,把刚才游乐园的事情联系起来不难看出,一直以来卫律之都跟夜承有联系,甚至有可能刚刚夜承就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可惜她没有发现。

    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卫律之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想解释的时候却发现每一个字眼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开口缓缓的说到:“是,游乐园的大门是我跟他联系的,也是他帮忙联系负责人过来打开的,可是你知道的,除了他别人很难做到这件事。”这个说起来就有些无奈了,他也想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带给林菀快乐,可是他做不到。

    “早上在医院的时候你们一定见过面吧,他都跟你说什么了?”也许书上说的很对,其实每个女人心里都潜伏着一个福尔摩斯,当他们认真起来追究一件事情的时候,那脑子里想的绝对让你恐怖。

    连这都被她猜到了,不恐怖吗?

    卫律之挠挠头,明明挺冷的天气他的额角却慢慢的渗透出一层薄薄的汗水,他把自己的帽子取下来放在桌子上。可以看到平时一丝不苟的一个人这时候的头发有些凌乱,头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有少量的鲜血从洁白的纱布里渗透出来,把纱布染成一种淡淡的粉红色。

    “他没说什么,真的。你知道他这个人总是什么也不愿意多说,对不起,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是对你有所隐瞒。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因为我知道你不想提起他,所以我就没跟你说。”卫律之原来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只是林菀这么一说他不得不多解释几句,解释这种事情就是要说清楚了才能起到效果,不然只会让她连自己也不相信。

    他最害怕的是她的心门合上以后,就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打开,就像一只蜗牛,在受到了外界的刺激以后就会钻进他们坚硬的外壳当中,而林菀就是钻进去以后再也不愿意出来的那种。仿佛对全世界都有了一层深深地防备,谁也不愿意相信。

    林菀看着卫律之,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慌张。听着他的解释,听着他平时一贯稳重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儿慌乱。

    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早上的时候你从医院里出来其实他就想追过来的,是我阻止了他,就是这样而已,他真的什么也没说。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过来的。你相信我……”卫律之看着林菀的眼睛,说到最后的语气中竟然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恳求。

    卫律之说完以后一直盯着林菀看,看见她眸子里深深的挣扎,他知道她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相信自己说的话。

    林菀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又突然抬头,好像猛然回魂一样朝着卫律之甜甜的笑起来,笑得那般风轻云淡,好像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终于把筷子上夹着的水煎包喂进自己的嘴巴里,笑容还挂在脸上,眼泪却瞬间滴进了自已的盘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