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19.第719章 0730 友情之上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同样也落在夜承的眼里,看着那个在阳光下笑的一脸幸福的笨女人,天知道那一刻他的跳得有多快,那一刻他也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可惜的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孩子的动静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男人,能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的人也不是他!这或多或少有些遗憾吧。

    嗯……还有些嫉妒……

    林菀和卫律之两个人走远了,夜承和杜泽才从转角处出来,夜承看着前面那两个人的身影,尤其是那个摇摇晃晃的女人。她正一边走路一边跟卫律之说着关于将来生男生女的问题,讨论得可开心了。

    可是这些不应该是跟他讨论的吗?

    可是她从来都不愿意跟自己讨论……

    他错过了太多的东西。

    “啧啧啧,BOSS,你别说,我看夫人跟这个卫老板看上去还挺登对的。你要是在躲躲藏藏的,恐怕……”杜泽这个不怕死的这时候还敢说这种话来刺激夜承,还说的一脸得意的样子。看来是真的不想好好过年了。

    夜承转头就是一个冷冷的眼神砸过来,把杜泽吓七荤八素的,立马不敢乱说话了。

    卫律之和林菀两个人已经走了很远了,白茫茫的雪地里就快要看不见他们的影子,可是夜承的双腿就可以灌了铅一样再也不想跟过去,直到看见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处,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夜承还是没有跟上去。

    这一刻的无助,没人能懂。

    “BOSS……我们还跟不跟了?再不跟的话他们就走远了。”杜泽垫着脚才能勉强看到林菀和卫律之两个人的身影消失的地方,要是再不跟上去,恐怕就跟不上了。

    夜承没有说话,眼睛始终盯着那个方向,久久的出了神。

    “BOSS……?”

    “回去!”

    夜承吼了一句,然后转身快速的离开了,杜泽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旋风猛然袭来,然后自家BOSS就已经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了。

    “啊?哦……”

    他也不敢耽误,赶紧跟上去。

    BOSS的世界他真是不懂啊,一会儿要玩跟踪,一会儿又说不跟了。

    到底要闹哪样嘛!

    而这一切,现在正在徐记早点吃着刚出锅的徐记招牌水煎包的卫律之和林菀两个人并不知情,有很多事都是这样,他明明就发生在你身边,甚至跟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你就是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注定要错过的,终究要错过。

    “先生,太太。你们可真是好运,原本这一份水煎包是被人预定了的,可是他们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不要了,不然你们今天来的晚了,水煎包都已经卖完了。”那个卖水煎包的老板是个看上去四十的女人,身材高挑纤瘦,瓜子脸,蜡黄色皮肤一看就很粗糙,这跟他平时烟熏火燎的工作有关。

    刚刚卫律之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新出锅的水煎包已经卖完了,而这位女老板正在做一份顾客预定的水煎包,说什么也不肯多做一份,让他们明天一早再来。

    结果卫律之和林菀刚刚准备走的时候,这女老板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那顾客打来的,说水煎包不要了。于是便白白便宜了卫律之和林菀两个人。

    说来也巧,大概是上天格外眷顾的吧。

    那女老板忙完了手里的活儿,卫律之和林菀是她最后的两个客人,便和他们两个人一起坐在桌子上,兴致勃勃的跟他们聊天。

    卫律之浅笑着,绅士风度十足的帮林菀夹了一个水煎包放在他的盘子里,说到:“你看你运气真好,第一次还这么晚也有幸吃到这徐记的水煎包,我可是派人过来排了好几次队都没买到呢!来,快尝尝,小心烫。”

    卫律之用筷子帮林菀把盘子里的水煎包夹开,让里面浓稠的汁水流出来,免得那个笨蛋夹起来就开咬,那样会烫着嘴巴的。

    那水煎包一夹开就可以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儿,那香味中带着一点点烧焦的味道,闻起来特别开胃,让人食指大动。

    “哇,好香啊!卫律之,你怎么知道这家早餐店的?怎么好像整个帝都里就没有你不知道的美食啊?”林菀一边说一边已经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因为是冬天,尽管很烫但还是可以忍受,尤其是那浓浓的香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林菀简直要为卫律之点一百二十个赞,他发誓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水煎包,没有之一!都是拖了卫律之的福啊。

    “以前给一家杂志做过几次美食专栏,所以就在帝都里到处寻找美食,你刚刚说的话其实一点儿也不为过。”卫律之骄傲的说到,眸子里闪烁着光芒,就好像这金色的阳光一样耀眼。

    林菀这才点点头,这样一来就说得过去了,不然一个大男人成天没事在城里瞎转悠找吃的说出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哎,老板。你刚刚说的那个客人是什么客人啊?这么好吃买都买不到的水煎包他说不要就不要了?”林菀突然想起这个奇怪的客人来,按理说这水煎包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也花不了几个钱,就算是突然不想吃了也不必退货啊!

    况且还这么好吃,谁不想吃啊?

    那老板大概就姓徐吧,是个说话十分爽朗的女人,她笑了笑,笑出一脸岁月的痕迹,说到:“说起来我也不怎么清楚,电话里我都听不出她是男是女,不过那人好像说了是“夜少”吩咐的,所以我才做的。夜少我虽然没见过,可我这种小市民哪里得罪得起啊!你说是不?可是没想到他又不要了,刚好被先生和太太赶上了,也是缘分……”

    那女老板还在说着什么,林菀的筷子上夹着那水煎包却再也不敢放进嘴里去,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都已经努力的在躲开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走到哪里都会出现他的影子?

    难道今天的一切他都知道吗?

    难道他一直跟着自己吗?

    夜承……你一直在我身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