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15.第715章 0726 反常的夜琳
    为了避嫌的杜泽已经躲到楼梯口来了,在这个冷风格外凛冽,阳光又透不进来的死角里站了这么久,杜泽冷得直打哆嗦。忍不住把自己外面的夹克领子往上面拉了拉,罩住他那张桃花一般的小脸儿。

    不过这桃花都快谢了。

    “BOSS……哈……哈欠……BOSS……你们说完了?那个……我……我都听见了……”夜承走过来,刚好就可以看见站在楼梯口吹冷风吹得涕泗横流的杜泽,鼻尖和脸蛋儿都被冻得通红。

    不知道是被冷得牙齿打架,还是真的吞吞吐吐,杜泽说话断断续续的,一句话说了半天才说清楚,大量的白色烟雾从他的口腔里喷出来,一时间云遮雾缭的。

    听见了又怎样?夜承根本不在乎,反正他所有的事情从来都不会瞒着杜泽。夜承看了杜泽一眼,也不说话,绕过他直接下了楼,那楼梯被他踩踏出空心般的响声。

    杜泽赶紧跟上去,苦逼的他走路的时候腿都在发抖,早知道出门的时候就应该披见大衣了。夜承不说话,杜泽继续在他身后屁颠屁颠的说到:“BOSS……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杜泽又问了一句,夜承还是不说话,自顾自的下了楼,然后走出了疗养院,迎着明媚的阳光,踏着厚厚的白雪,像是一座会行走的雕塑。

    “BOSS……刚才收到卫老板的消息,说他们去了水心游乐园,游乐园那边已经关闭了,我正在想办法联系他们的负责人,看看能不能打开。”杜泽继续说到,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夜承的注意。

    而这句话,却让夜承站住了脚。

    杜泽没有意识到前面的夜承已经停住了脚步,他低着头继续走过去,一下子就撞在了夜承的身上。

    “啊……”鼻尖本来就被冻得很硬了,再撞上夜承那结实的胸膛,一股强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仿佛鼻子都快被撞掉了一样。杜泽尖叫一声,赶紧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撞掉了没有。

    还好,鼻子还在。杜泽松了一口气,一抬头便对上夜承那鹰隼一般的眼眸,眸子里的光芒晦暗不明,就好像在风里摇曳的烛火,明明灭灭,只在一念之间。

    “你刚刚说什么?他们去了哪里?”夜承仿佛没有听清楚杜泽刚刚说的话,也可能是听清楚了根本不敢相信。

    “帝都最大的游乐场,文华街那边的水心游乐园,不过最近都是大雪的天气,又马上就要过年了,游乐园已经关闭了……”杜泽一边揉着自己的鼻子,一边说到。

    “你说是卫律之告诉你的?”杜泽又问了一遍,似乎对“卫律之”这个名字格外敏感。

    杜泽点点头,“是啊。是夫人想去的,BOSS,夫人想去就让她去吧,让她玩得开心一点儿,也比待在医院里生闷气好。”

    “笨蛋,她那个样子,能玩吗?我们过去看看……”夜承吼了一句,快步朝着自己的座驾走过去,一颗心又重新被提到了嗓子眼儿,早上的时候那家伙明明跟他说,让他相信他,难道他不知道林菀怀着孕吗?

    该死!要是玩出个意外来怎么办?

    夜承这么一说,杜泽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林菀现在怀着孕,就算去了游乐园,也不能轻易去玩那些游乐设施。

    “那……我还要不要联系那边游乐园的负责人啊,只要游乐园没有开门,夫人他们是进不去的。”杜泽问了一句,跟着夜承上了车,夜承坐在后面,他只能乖乖得进了驾驶座的位置。还看在车门关闭以后,便一点儿也不觉得冷了,车里的暖气一开,他的身体也渐渐舒缓开来,那些笼罩在自己身上冷意一层一层的退下去。

    夜承似乎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杜泽已经发动了车子缓缓得开车了疗养院的大门,过了一会儿,夜承才幽幽的说到,“给她打开吧,只要她开心就好。”似乎想了很久才做出的这个决定,这一次,他首先考虑的不再是夜琳,不再是孩子,只是她开不开心。

    杜泽点点头,于是继续联系水心游乐园那边的负责人,在这帝都里,就没有他杜泽办不到的事情,就没有他杜泽联系不到的人!可是这听起来一点儿也不牛逼。

    夜承和杜泽就这么走掉了,其实他们没有看见已经在楼上的走廊里站了好久,并且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听到了他们每一句的夜琳。

    夜琳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清澈的眸子里被一层淡紫色的光芒笼罩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再甜美可爱,而是透着一层薄薄的阴冷,那是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冷。

    为什么那个女人的运气总是这么好?

    这样都还能让她侥幸逃脱?

    夜琳的手抓住被冻成冰的铁栏杆,那刺骨的寒冷通过她的肌肤一层一层的渗透进来,而她却好像浑然不觉一般。

    承哥哥,你总是说话不算数。

    你说过要陪我的……

    “琳琳,你在看什么呢?快进来,外面那么冷,你这孩子就是说不听。你承哥哥一走你又不听话了!快进来,妈咪给你热了牛奶你趁热喝!”夜琳在外面站了许久,好像一点了也不怕冷的样子,沈娅清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纯纯的牛奶的香味儿。

    夜承的车子已经开出了疗养院,离开了夜琳的视线范围,而沈娅清的话才让夜琳回过神来,夜琳转身朝着门口走了两步,就可以看见房间里的沈娅清手里正端着一杯牛奶,而夜中远则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

    夜琳缓缓开口,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就好像羽毛一样轻盈的飘过来,“爸爸,你太让我失望了。”说的太轻,夜中远和沈娅清都是一愣,诧异的看着她,仿佛不确定刚才夜琳说话了,不确定她说了什么。

    “琳琳,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爸爸没听清。”夜中远问到。

    夜琳突然笑了,笑容一如往常。

    “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