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14.第714章 0725 父子谈话
    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过来,一边是落满了肩头的金色阳光,一边是穿堂而过的刺骨的寒冷,这两种事物好像在无意间掀起了一场斗争,相互碰撞,相互抵抗,相互融入……

    “你也知道你是我爸爸吗?那你当初抛弃我跟妈妈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是我爸爸?你以为我多稀罕是你夜家的人?你夜家的户口本上,可有我的名字?”夜承一连串得问题丢过去,就好像用一把精准的狙击枪一次一次击中敌人的心脏。

    是父子,还是敌人?

    这完全取决于夜中远的态度。

    如果有一天他们两真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那也是夜中远一步一步逼的。

    而他根本不怕,也不屑。

    夜承一说起当年的事情,夜中远就威风不起来了,他确实亏欠了夜承母子太多,只是这么多年了过去了,他从来不愿意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而他以为自己不提,就会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吗?以为自己不提,夜承就不会记得吗?事实上,他们都没有忘记。

    这是横在他们父子俩中间最深的一道鸿沟,本来还是可以相安无事的,而林菀的出现,成了加速这道鸿沟垮塌的催化剂。

    “当年的事情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俩,可我也有我自己不得已的苦衷,要不是当时我做出那样的决定,也不会成就现在的你,事实证明,我的做法和决定是对的。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夜中远继续说到,这样的一番话却只会让夜承冷冷一笑。

    他还以为这个男人的愧疚和自责有多深,原来只是他自己想多了,他不但没有过多的自责,还觉得自己做的很对呢!

    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现在的自己有什么?

    “现在的我有什么?一个KTC公司?你以为我真的稀罕你的破公司?你以为我没有能力自立门户?”夜承说到,每一个字眼儿里都透着冰冷的气息。

    “好,我们不说那些。就说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你觉得琳琳还能等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吗?万一琳琳有个什么意外,你打算去哪里找一颗匹配的****给她,还是说你愿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琳琳去死?别忘了她可是你唯一的妹妹,就算你不为夜家着想,难道也不为她着想?”夜中远不打算跟夜承纠缠很多年前已经发生并且无法挽回的事情,只针对夜琳的事情跟夜承心平气和的商量。

    很多事情再怎么争论下去也没有用,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弥补什么。

    夜中远虽然自私,但他说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夜承犹豫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继续说到:“我当然不会放下琳琳不管,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给她找到最合适的****,我就不信这个世界这么大,还找不到一个匹配的****了!”夜承说到,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万一找不到呢?万一琳琳等不到你找到呢?这么多年也不是没努力找过,最合适的人只有那个女人不是吗?”夜中远毫不犹豫的拆穿了夜承用来麻痹自己的谎言,要是****真的那么好找,也不至于找了这么多年也找不到,何况夜琳的血型还是稀有的RH阴性血!要想找到合适的****就更不容易了,也许全世界就那么一个合适的。

    “没有万一!我一定会找到的,琳琳也一定能等到,我不许你再打她的主意,无论是她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都由不得你做主,你没有权利决定一定人生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夜承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仿佛又把被夜中远打碎的谎言一片一片的拼凑回来贴在自己的心上,然后继续麻痹自己。

    ****一定会找到的。

    夜琳一定会没事的。

    “夜承,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天底下那么多女人,以你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为什么要为了那个女人而置琳琳于不顾,若是琳琳因为她而出了什么意外,你心里过意得去吗?”夜中远开始走温情路线了,他知道就算夜承再怎么忤逆他,也不会不顾夜琳,只要把夜琳摆在前面,夜承就一定会犹豫的。

    “你不要再说了!无论如何我不许你再伤害她,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夜承浑身冰冷,哈气成霜,仿佛被这冷冷的空气给罩住了一样,从里到外,冰冷刺骨。

    夜中远再次被夜承那冰冷冷的眼神给吓住,他相信夜承不是跟他说着玩的,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做不到他那么狠心……而此时此刻他才突然发现,从小到大,自己对这个儿子的了解真是少之又少,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目光深处,都是冰冷的?

    夜承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厚重的皮靴在地板上踩踏出沉重的声音,很快夜中远就被他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刚刚还答应夜琳一会儿要去陪她的,夜承这时候也忘得一干二净了,他现在只希望陪在那个笨女人身边,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愿意陪着她。

    “夜承,我劝你最好想想我说的话,你还年轻,以后还可以有很多孩子,到时候你要跟谁结婚生子我都不反对,只是这一次,你必须为琳琳着想……”夜中远忍不住继续说到,只是夜承已经走远了,他必须用喊的才能保证夜承能够听见。

    大量的白色烟雾随着他说话的声音从口腔里喷出来,然后很快凝结成一层薄薄的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消散了。

    夜承当然还是听到了夜中远最后说的这一番话,很多事情他不是没想过,而是不敢想,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太残忍了。夜琳和林菀,他一个也不想失去。

    金色的阳光落满了他的全身,可是那阳光仿佛一点儿温度也没有,照在人身上只觉得刺眼,不觉得温暖。没有温度的阳光,又怎么能穿透融化他千年寒冰一般的心脏呢?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问题一开始就是没有答案的,他们的答案叫,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