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13.第713章 0724 是个麻烦
    夜承这才慢慢的抬起头,冷冽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杀意朝着夜中远看过去,其实夜承平时那种很吓人的气息是很常见的,可是这种仿佛要杀人的眼神,还是那次林菀被沈琪绑架的时候出现过。

    也只有触碰到林菀的事情的时候,夜承才会露出这种威胁的,凶狠的眼神。

    不得不说,夜中远也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此刻幸运,他不是沈琪。

    他是夜承的亲爸爸。

    “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夜承冷冷的回应了一句,眼神里杀气腾腾,房间里的温度几乎降到了冰点,感觉周围的空气也被凝结了,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啪——

    “啊——承哥哥我怕——”

    夜中远一生气,把桌子上的杯子全部扫到地上,那可怜的玻璃杯一定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父子两的战争中成为第一个牺牲的炮灰,于是在坚硬的地板上应声而碎,玻璃碎片到处都是,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响声把夜琳吓得直往夜承怀里钻!

    夜承倒是一点儿也没把夜中远的愤怒放在眼里,他现在都不愿意跟夜中远生气,很多事情跟他说与不说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他不但偏执,而且自私凉薄。

    跟这种人完全没什么好说的。

    夜承拍了拍夜琳的肩膀轻轻的安慰着她说到:“别怕,承哥哥会保护你的。”面对夜琳的时候,夜承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那眼神中凛冽的杀死全都变成了浓浓的宠溺,像蜂蜜水一样甜甜的。

    而夜琳就好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儿一样在夜承怀里轻轻的点点头,用怯生生的眼神偷偷的往夜中远的方向看过去,对上夜中远的眼神,又立马缩了回来,手紧紧的抓住夜承手臂上的衣服,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哎呀,你看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你看你都把琳琳给吓到了!夜承啊,你爸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我在这里陪着琳琳,你们父子俩出去好好谈谈吧,父子那有什么隔夜仇啊!”沈娅清出来扮起了好人,劝说夜承出去跟夜中远好好谈谈。

    其实这一路走来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沈娅清也有脱不了的关系。别看她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心里想的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人心隔肚皮啊!

    听了沈娅清的话,夜中远的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夜承安抚着夜琳,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到:“琳琳乖,好好待在房间里,承哥哥一会儿就进来陪你,好不好?”

    夜琳大大的眼睛就像小鹿一般灵动,眼神里的目光也好像山泉水一般清澈的流淌而过,就是这样的眼神,欺骗了所有人。

    “好……那承哥哥一定要回来陪我哦,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夜琳耍着小孩子脾气,嘟着嘴说到。

    “好,谁说话不算数谁是小狗。”夜承附和着她说话的口吻回了一句,然后微笑着转身跟着夜中远出去谈话去了。

    夜琳也笑得很开心,却在夜承转身的那一瞬间,清澈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阴冷,而这样的夜琳,即便是坐在他们眼前,他们也习惯性的不去发现。

    夜琳是可爱的,懂事的,清纯的,乖巧的,善良的,没有心机的……

    于是大家都这么认为了。

    夜承和夜中远父子俩站在夜琳病房外面的走廊上,金黄色的阳光落在他们的脸上,仿佛试图一点一点渗透这父子俩冰冷的内心,让他们就像那些白雪一样融化掉。

    空气中的寒气很重,扑在脸上湿哒哒的有些刺痛的感觉,每个人的呼吸都化作一团白色的烟雾,在冷冷的空气中瞬间结冰,然后变成细小的冰晶落在地上。

    两个人都不说话,沉默着……

    仿佛较着劲儿,看谁沉默得久一样。

    这样的沉默,毫无意义。

    “你不说我先走了。”过了一会儿,夜承想要结束这毫无意义的沉默,既然夜中远不说,他也懒得跟他耗下去,浪费时间。

    转身刚走出去两步,意料之中的响起了夜中远的声音,他也是同样冷冷的语气,但又是和夜承完全不同的冰冷,他的冰冷当中,更多的是绝情和凉薄。

    而这一点,夜承也早就领略过了。

    “我不希望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为了我们夜家,为了琳琳,我命令你尽早除掉那个女人肚子里的麻烦!不然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夜中远这次表现得很冷静,这些话已经在他的心里打好了草稿。

    不希望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命令你尽快处理掉那个麻烦……

    不然你以后会后悔的……

    呵呵呵,多么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利,可以自由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夜承转身,那冰冷的眼神又回来了,这一次他也很冷静,再也不会为了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而生气。不但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他的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那笑容中,透着危险的气息。

    “命令我?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是不是在你心里,我也是个麻烦?当年你义无反顾的抛弃我跟妈妈的时候,是不是也想把我除掉?嗯?这么多年了,你心里一点儿自责都没有吗?”夜承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过来,很快便拉进了自己跟夜中远的距离,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夜中远,那感觉就好像被死神盯上了一样,让夜中远心头一惊。

    夜承步步紧逼,夜中远步步后退,可以清晰的看见夜承跟夜中远父子俩有着一张大致相同的轮廓的脸,五官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夜承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精致一些。

    “我是你爸爸,我当然有资格管你的事情,只要你还姓“夜”,你就是我夜家的人,这夜家只要我还在一天,就永远也轮不到你做主!你必须听我的!”夜中远理直气壮的说到,眼睛瞪得老大了。从来都是这样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用命令的口吻说话。

    牛逼哄哄的,真把自己当成太上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