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12.第712章 0723 虚伪的一家人
    夜琳怯生生的问了一句,好像她心里时时刻刻想着的都只有夜承一个人。她清澈的眸子看了看沈娅清,又转头看了看夜中远,两个人都是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看了一圈以后,夜琳仿佛得到了答案,而这个答案显然不是她想要的,突然变得垂头丧气起来。一脸失落的样子。

    “以前承哥哥每年都回家和我们一起过年的,是不是有了嫂子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妈咪,你说承哥哥有了嫂子以后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夜琳想了一会儿,抬起头一脸忧桑的问到。

    “哼!自从有了那个女人以后,我看他是把什么都忘了,什么都比不上他那个女人重要,那个女人除了有几分姿色以外还有什么好处!早晚有一天,我要……”夜中远说着说着又开始激动起来,开口闭口都是称呼林菀为“那个女人”,他就没意识到那个女人是他的儿媳妇,是他未来孙子的妈妈。

    “早晚有一天你想怎样?跟我断绝关系然后再把我赶出夜家大门吗?你确定你现在还有这样的本事?嗯?……”夜中远说的正起劲儿呢,夜承的身影却突然好像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房间门口,他冰冷的语气就好像瞬间化作千万把锋利的飞刀一样,咻咻咻的朝着夜中远射过去!

    夜中远和沈娅清听到夜承的声音都表现得很惊讶,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情,不知道夜承什么时候来的,刚才他们的谈话他是不是都听到了。

    只有夜琳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看见夜承来了就突然变得高兴起来,甜美的语气,清纯的小脸儿,清澈的眼眸所有可以用来装作很天真的东西一应俱全。

    就是这样一张虚伪的笑脸,迷惑住了所有人。它就好像是夜琳精心为自己打造的一个面具一样,在适当的时候就拿出来罩在自己的脸上。

    谁都不认识她,除了她自己。

    “承哥哥你来啦……承哥哥我们刚刚还说起你呢!嘿嘿嘿……”夜琳率先开口,整个人已经激动得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丫子就朝着夜承飞奔过去,像只小麻雀一样扑腾着翅膀,扑进夜承的怀里。

    被夜琳的暖暖的热情撞了个满怀。

    “哎呀你这孩子,看到你承哥哥过来就那么开心啊!赶紧把鞋子穿上,这里的地板可不比家里,踩着不冷啊!”沈娅清赶紧把鞋子给夜琳拿过去,可是夜琳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夜承一个人,哪里还顾得上穿鞋?

    “嗯……不要不要,我不要穿鞋,我要承哥哥抱我,承哥哥,你已经很久没抱过我了……”夜琳一个劲儿的向夜承撒娇,整个人就差没缠在夜承身上了。她脸上的笑容就好像开满了漫山遍野的格桑花一样好看。他地笑容看上去是那样的真实,一点儿也感觉不到这真实里面包裹的虚伪。

    夜承也拿她没办法,看着夜琳那一张扬起来笑得天真无邪的脸,就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了。夜承用手指在夜琳的鼻尖上轻轻一刮,感受到她细腻的肌肤带来的如同丝绸一般的触感,便更加得寸进尺的捏了捏夜琳那白皙的脸颊。

    “好,承哥哥抱你。”夜承说到,然后一把把夜琳打横抱起来,夜琳身材瘦小,夜承抱起来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嘴上却调侃的说到:“嗯,最近好像长胖了些,而且……”

    “而且怎么了?”夜琳紧张的问到。

    “而且越长越丑了……”夜承一边往病床边走过去,一边看着夜琳开玩笑的说到。

    “承哥哥……哪儿有,明明你前不久还说我越长越好看了!承哥哥你太坏了……不想理你了……”夜琳傲娇的把脸撇到一边去,有些生气的样子,夜承已经把她安安稳稳的放在了床上。

    杜泽没有进来,只是在外面默默的看着,听着。这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举动突然让他感觉怪怪的,明明以前也是这样,当时他只觉得自家BOSS和小姐兄妹情深,可是今天看起来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到底是哪里奇怪?他也说不上来,

    就是那种感觉吧,有点儿不对……

    夜琳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沈娅清看着自己的女儿撒娇的样子也是没办法,只能连连摇头,从小到大都知道夜琳和夜承的关系最好,所以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夜中远黑着脸看着夜承,就好像夜承欠了他二百块钱没还一样,夜承倒是懒得看他,目光全落在夜琳的身上。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承哥哥开玩笑的你也信,我们家琳琳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小公主!”夜承安慰的说到,一直以来不管夜琳长到多少岁,在他心里都还是个孩子。

    夜琳这才回过头来,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说到:“哼!这还差不多……”

    沈娅清被逗乐了,一指头戳在夜琳的脑门儿上,“你这孩子,就知道跟你承哥哥撒娇,你承哥哥这么大老远跑过来看你,你就别不知足了。好好陪你承哥哥说说话。”

    夜琳又笑的明媚起来,“嗯,我知道。”

    “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夜中远突然插进来一句话,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命令的口气跟夜承说话。

    沈娅清和夜琳微微一愣,夜承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继续跟夜琳说话,他温和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一丝儿情绪,“琳琳最近感觉好些了吗?要不过完年承哥哥送你出国旅游吧,现在帝都的空气越来越差了。”

    夜承自顾自的说到,夜中远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像是要把夜承盯出个洞来,目光中是一层浓浓的愤怒。夜承,他的好儿子现在都敢无视他说的话了!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说我有话要跟你说!难道还要我亲自来请你不成?”夜中远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刚刚夜承装作听不见已经让他很尴尬,面子上很难看了,他还不得不亲自提醒一遍,这让他更加拉不下脸来了。

    在他眼里,夜承就是故意跟他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