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04.第704章 0715 一场梦魇
    眼泪从眼眶里滑落出来的时候,那种炙热的灼烧感一路流到了他的手背上,再从他的指缝当中,流到了林菀的手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林菀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像是能感觉到夜承眼泪的温度一样,睡梦中的她,没个细胞都变得特别敏感,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夜承……救我……”

    “救我……”

    林菀小声的呢喃着,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梦里是她被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强行按在手术台上的画面,然后那个医生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朝着她走过来……

    “啊……不要……放开我……”

    “不要——啊——不要——”

    林菀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在梦里又重新经历了一遍今天的所有场景,她的双手紧紧的握起来,被插着针头的那只手顿时青筋都起来了。林菀的紧张阻止了药水的输入,血液一下子回流进了输液的管子里。

    “没事的……有我在……别怕,我在你身边呢……”夜承看见情况不妙赶紧试图安抚她,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林菀一直在挣扎,挣脱着甩开他的手,因为在她的梦里,自己的手就是被这样钳制住了。

    她要挣脱,要逃跑……

    夜承没有办法,只能放开她的手,然后跑到那边去把她另一只手上的针头给拔掉了,现在她这么激动,根本不适合输液。这药水不到进不去,还会让她身体里的血液倒流回来。

    针头拔掉,夜承找到了棉签,消毒水,这些东西替林菀止血。他把棉签紧紧的按在林菀手背上的那个小小的针孔上,看着她的鲜血很快染红了棉签上的白色部分。然后扔掉那些被染红的棉签,又拿出干净的棉签再一次按上去,反反复复几次过后,血才被止住,拿开棉签,林菀洁白的手背上一片淤青显得格外突兀,她的手背已经肿起来了。

    夜承用自己的大拇指轻轻的按压着林菀的手背,记得林菀以前就是这样,身体上的皮肤特别敏感,一旦被弄伤,就会出现大片的青紫色。

    “好了没事了……乖……睡吧……”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林菀的脸颊,帮她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看着她慢慢的平静下来,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没有真的放松。

    夜承握着林菀的手继续说话安抚她,他的语气很温和,在外人面前的那种冰冷的感觉已经被收敛起来了,他的声音就好像温暖的泉水一样缓缓的流过。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扔下你不管的……对不起……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不好?”其实有很多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以为以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可以慢慢说,可是往往错过的那一瞬间,便成了永恒。

    而他夜承,也从来都不是一个精钢铁骨的男人,他的心也有十分柔软的一面。

    赵天城还在疗养院里陪着夜琳,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敢告诉夜琳,也不确定她是不是事先就知道,要是那样的话,眼前这个十八岁笑起来一脸天真无邪的女孩也太可怕了。

    “赵医生,你陪我下棋好不好,我承哥哥下棋可厉害了,我每次都输给他……嘿嘿嘿,他老是不让着我,赵医生可要让着我哦!”夜琳看上去精神非常好,兴致也非常高,利落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副西洋棋来摆好,让赵天城陪她一起下。

    夜琳笑的天真无邪,看上去无懈可击的样子,赵天城只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想多了,他慢悠悠的走过来,脸上带着儒雅的微笑说到:“好吧,不过我对西洋棋不是很熟练,没走对的地方你可要提醒我哦!”

    赵天城答应了,夜琳笑得更加灿烂,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然后她拿起属于自己的棋子率先走了一步。

    赵天城思考了一下,也走了一步,看起来果然不是很精通西洋棋的样子。不过赵天城这第一步就走的很奇特。

    夜琳眉头一挑,赵天城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样?我走错了吗?都说了我不会下西洋棋啦……”赵天城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

    夜琳摇摇头,“没错,我们继续。”

    下了一会儿西洋棋,赵天城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夜承和林菀的情况怎么样了,心里想着今天的事情赵天城也没有专心的跟夜琳下棋,凭借着以前跟夜承学的几招随便的跟夜琳下着。

    而夜琳从赵天城的第一步棋开始就一直皱着眉头,每走一步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赵天看着夜琳有些奇怪的样子,一直以为是自己走错了。

    “怎么了吗?”赵天城问了一句。

    夜琳一颗棋子拿在手里迟迟没有落下,赵天城才忍不住问她的,夜琳摇了摇头,问了一句,“赵医生的西洋棋是跟谁学的,我怎么感觉跟我承哥哥的路子有点像。”

    “嘿嘿,不瞒你说,就是跟你承哥哥学的,大学的时候跟着他学了一点点,现在都忘了!”赵天城笑着说道,其实他真的不是很喜欢西洋棋。

    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

    这盘棋下到这里,夜琳显然是输了!

    夜琳把手里的棋子随意的扔下来,一脸颓废的说到,“算了不下了,我输了。我从来都没有赢过承哥哥,彻彻底底输给他了!一辈子都输给他了……”

    呃……一辈子……

    赵天城微微一愣,夜琳这话说的难免让他多想,算了,姑且就当做童言无忌吧。

    夜琳有些不开心的坐在床上,赵天城又过去哄了她一会儿才好不容易把她哄开心,两个人在屋子里说说笑笑的。

    “咳咳,赵医生,没想到你这么晚了还在疗养院照顾琳琳,我们夜家真的是要好好谢谢你啊!”突然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赵天城回头一看,是夜中远和沈娅清两口子过来了。

    可是从夜中远的语气中,一点儿也没有听出要感谢他的样子,反而夜中远的脸色不怎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