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99.第699章 0710 你是骗子
    夜中远这么一说,夜承笑的更加讽刺了,他现在都不愿意跟眼前这个男人发火,因为他不值得,他也不配……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因为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别逼我跟你断绝关系,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夜承低低的吼了一句,一张英俊的脸黑得要滴出水来,浑身散发的气息就好像一头即将发怒的猛兽一样,让那些胆小的动物都不敢靠近。

    夜中远手下的那两个保镖五大三粗的都被吓了一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夜少啊,果然气势逼人。

    他们现在可不可以先走了?

    这件事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好吧。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别以为你现在翅膀硬了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很快打回原形!”夜中远也被夜承给气到了,从来都没有人敢让他滚的,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亲身儿子!

    “父亲?你也知道你是我父亲啊,那你知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着的也是你的孙子,嗯?我亲爱的父亲……”夜承冷冷的语气仿佛比这寒风还要冷冽几分,他的每一个字都好像一把尖刀一样刷刷刷的朝着夜中远飞过去,要不是因为那剪不断的血缘关系,他真希望这个男人不是他的爸爸。

    “我这么做有什么错?为了琳琳,我没有做错什么,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琳琳离开我们吗!”夜中远继续说到,而夜承的心思显然没在他这里。

    也不知道夜承有没有听见,反正他现在正在尝试着接近林菀,他慢慢的靠过去,每一步都来的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她。

    而林菀就好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鸟一样,一旦你惊动了她让她感觉到危险,即便是翅膀受了伤她还是会不顾一切的想要飞走,想要逃跑。遇见比自己强大的危险就逃跑,这是所有动物的本性!

    “菀菀……快过来,别站在那里了,那里危险……乖,快过来,这么冷……过来让我抱抱你……”夜承一步一步轻轻的靠近,他可以近距离的看见林菀的瞳孔中一片慌乱,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

    “不——你是骗子——你也想打掉我的孩子——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走开——你们都是骗子——骗子——”林菀突然又变得激动起来,她对所有人都非常警惕,好像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

    是的,她的精神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了。

    “我不是骗子……我是夜承啊,我不会伤害你的……来,把你的手伸给我……”夜承温和的说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不至于刺激到林菀。

    这样的有些精神失常的林菀让他心疼。

    把手伸给他?林菀的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可是他的声音听上去好温柔……

    他说过不会伤害自己的不是吗?

    林菀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夜承心头一喜,刚刚想要去抓住林菀的手,夜中远又在后面说了一句。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你到底还要不要你妹妹活下去,她可是你唯一的妹妹……”夜中远恼火的吼了起来,明明这种时候早就已经没有了犹豫的余地,明明这是一个非常容易的选择题!

    听到夜中远的声音,林菀的手猛然缩了回去,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自己的胸口取暖,身体哆嗦得厉害。

    “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都想打掉我的孩子……为什么都想打掉我的孩子……我不要……”林菀一边碎碎念的说到,一边连连摇头,整个身体最大程度的蜷缩在一起,脸和手露再外面的部分都被冻得通红。

    她就好像是快被冻死了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蜷缩在自己冰冷黑暗的角落里。从此她的世界再也不可能有人靠近……

    夜承一个冰冷如刀的眼神甩过去,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眼儿来:“滚——”

    滚!马不停蹄得滚——

    “你——”夜中远还想说什么,却再也不敢直视夜承那双冰冷的眸子,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刺杀一样。

    夜中远很快便带着自己的两个人转身走了,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刚好碰到杜泽扶着已经包扎好的卫律之跌跌撞撞的走上来,夜中远皱着眉头看着卫律之,今天就是这个男人突然冲进来坏了他的好事!

    杜泽看着夜中远的时候心里有些害怕,夜中远正一步一步朝着他走下来,三个人站在同一个台阶上的时候,夜中远用眼角的余光瞟着他们,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看了一会儿,杜泽也不知道夜中远到底在看什么,卫律之低着头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这时候根本没精力去注意夜中远。

    “哼!”夜中远冷哼一声,然后走掉了。

    杜泽一脸的莫名其妙,当场懵逼。

    也不管夜中远了,他继续搀扶着卫律之往上走,还有最后两步就到了。

    刚刚在手术室包扎好了伤口以后杜泽是想让卫律之在那里休息,自己一个人上来看看情况的,毕竟他也非常担心林菀。可是卫律之非要跟着来,他实在拿他没办法,就只好扶着他一路跌跌撞撞得爬上来了。

    他这小身板儿要去扶一个比他高大的男人可苦了他了。他发誓明年一定好好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

    妈的太弱不经风了!

    这样下去娶不到媳妇的!

    夜中远终于走了,夜承再一次试图接近林菀,他继续使用他刚才的办法,用很温柔的语气跟林菀说话,“来菀菀……过来……过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乖,我们一起回家了好不好……”夜承慢慢靠近,林菀就蹲在那边上,他现在的距离都可以看见楼底下的皑皑白雪和夜中远的车子绝尘而去。

    地上的一些雪被他不断的挤出去,飘摇,坠落,粉碎……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林菀蹲在地上的样子有些难看,大着肚子蹲在地上有些难受,不过她实在太冷了,只能用这种方法取暖。

    回家……

    这一次,她还能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