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98.第698章 0709 卫律之受伤
    杜泽那粉红色的西装被卫律之额头上不断流下来的鲜血浸湿,染成一种很难形容颜色,看上去有些吓人。

    卫律之靠着杜泽的身体才好不容易站稳了,他的手上也全是血,一把抹在杜泽的身上。杜泽现在看上去就好像杀了人一样,他摇了摇头,虚弱的说到:“我没事……对不起……我不知道林菀跑到哪里去了……你们……你们不要管我……快去救她……”

    夜承也被这鲜血淋漓卫律之吓了一跳,看见卫律之为林菀受伤,那一刻他的心情很难形容,他只想为她做更多的事情,他只恨不得这个受伤的人是自己,甚至为她去死也在所不惜。

    可是他现在看到的,这是另一个男人在为了她拼死拼活,为了她连性命都不顾。

    是这个男人,不是他……

    夜承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许该说一声“谢谢”吧,可是这两个字未免来的太过苍白。

    “没事没事,我们已经知道夫人在哪儿了,我先带你去包扎一下吧,BOSS你去楼上看看夫人吧……”杜泽转头的时候看到夜承还在楼梯口愣着呢,不由得都有些着急了,赶紧提醒他一句。这夫人还在楼顶上生死未卜呢!

    夜承一愣,赶紧朝着楼上跑过去。

    “你说她在楼上,不行,我要上去看看……快带我上去……”夜承已经冲上去了,卫律之听说林菀在上面,自己也要上去看看,可是他现在根本连路都走不稳,杜泽那小身板儿根本扶不动他,两个人一起摇摇晃晃的都快跌倒了。

    杜泽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让卫律之趴在自己的肩膀上不至于倒下去,只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被压断了一样疼,他痛苦的说到:“我还是先带你去包扎一下伤口吧,夫人那边有BOSS过去就行了,相信他一定不会让夫人有事的,你看你这么严重,要是血都流光了你就死翘翘了,来……我带你去包扎……哎呀你怎么这么重……”

    卫律之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杜泽的肩膀上,不说话的时候杜泽就感觉自己好像驮着一个死人,医院的走廊里空荡荡的,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无限放大,他说的每一句刮都会被医院里来回的飘荡。画风瞬间变得有些诡异……

    妈妈呀,大白天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吧?

    阿尼陀佛,善哉善哉。

    杜泽驮着卫律之好不容易又再一次回到了那间手术室,因为医院里的医生们早就放假了,这私人医院又没有值班医生,所有的房间都是关着的,只有走廊尽头的那间手术室的门还打开着,手术室门上面的红灯也还亮着,看上去更加多了几分诡异。

    手术室同样也是一片狼藉,可以看得出来当时这里发生了很激烈的斗争,地上那些医疗器械掉落了一地。

    杜泽扶着卫律之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从手术室里找出包扎的工具帮卫律之处理伤口,要不是还能感受到卫律之浅浅的呼吸,他一定以为自己在太平间。

    妈的,太恐怖了!

    夜承打开那最后的一扇门的时候就可以看见夜中远和他的两个保镖正背对着自己,而远处一脸恐惧被冻得浑身发抖,站在顶楼边上的人正是林菀。

    “你不要过来……你别想打掉我的孩子……你们谁都别想伤害我的孩子……”林菀已经声嘶力竭,可以听得出她声音的沙哑,就好像把嗓子都吼破了一样。

    “好好,我们不过来,林小姐,我想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介意在平静的告诉你一次,你的身份根本没资格做我夜家的媳妇,夜承最开始选择跟你结婚也只是因为你的肾能和夜琳的匹配,请你认清现实好吗,不要再顽固了。”夜中远说的心平气和,现在林菀对他来说唯一的价值就是她的肾,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等到今天。

    “不——你们都是骗子——骗子——我恨你们——”林菀却听得越来越激动,整个人忍不住的往后退,好像已经精神失常,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地方是顶楼的边上,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夜承推开门所听到的就是这些,不过他现在已经管不了他们都说了什么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林菀……别再退了……”

    看到那个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女人,她的眸子里一片空洞暗淡,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失去了灵魂。

    不能再退了,再退就摔下去了。

    可她已经快被逼疯了。

    夜承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林菀好像也突然回了神,她听见有个人在叫她不要往后退,她心里是相信这个人的,可是她眼前好像什么人都看不到,也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仿佛一时间失明了,失忆了。

    夜中远也被吓了一跳,按道理夜承不可能这么快赶过来的,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一回头,果然看见浑身散发这浓烈的寒气的夜承正朝着他走过来。那一刻,他突然有些害怕了。

    “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疗养院陪着琳琳吗?”夜中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就是他配合夜琳演的一出戏,为的就是把夜承引开。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出现在这里,看来他的计划失败了。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琳琳病危了你不知道吗?怎么不着急赶过去看看她,说不定就再也看不到了呢……”夜承突然扯着嘴角笑了笑,语气中充满了讽刺,他不是故意要诅咒夜琳,他只是讽刺夜中远。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妹妹……没错,今天的事情是我教她这么做的,既然你不做出一个选择,那就让我来替你做选择好了——”夜中远也慢慢的缓过来,继续端出他那不可一世的架子,以为自己是夜承的爸爸,就可以自由决定他人的生死?

    有些人还真把自己当太上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