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95.第695章 0706 救星
    转过一个弯,走廊的尽头就可以看到亮着绿灯的“手术室”三个字,而对于林菀来说,那三个字就跟阎罗殿没什么区别。一阵寒风不知道是从哪里刮进来的,从林菀的身体上穿过,冰冷刺骨。

    哐——

    手术室的门朝她打开……

    卫律之此刻正从电梯里冲出来,一路回忆着自己刚刚在一楼看到的地形图就追了过来,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林菀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这楼层里,似乎还飘荡着她刚刚无助的哭喊声。

    撕心裂肺,声嘶力竭……

    一路顺着走廊快速的跑过去,悠长的走廊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卫律之跑得满头大汗,心里一直在祈祷着林菀不要有事。

    终于到了,却发现手术室的红灯已经亮起来了,卫律之转过来的时候仿佛还看见了手术室大门关闭的那一瞬间林菀无助的眼神,她的眼泪也滚落在地上。

    卫律之——

    她好像在喊自己?

    林菀被那两个保镖带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就由里面已经等待多时的医生拉了进去,夜中远和他的手下就站在外面等,在手术室的大门关闭的一瞬间,她好像看到转角处是卫律之的脸,刚想出声,手术室的大门就已经被关上了。

    卫律之,救我……

    “你们放开我……我不堕胎,你们这是犯法的……我不堕胎……放开我……”林菀继续吵闹着,挣扎着,反抗着。可是那两个拉住她手臂的医生也是男的,他们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就像是死神一样,一个劲儿的把她往地狱里拉过去。

    “林小姐是吧,你现在已经怀孕五个月,按照你的要求堕胎,我们只能采用引产的方法,不过你也别担心,很快就可以完全手术的,保证你一点儿痛苦都没有……”那个穿着蓝色手术服,带着手术帽,说的一脸平静的男医生就是负责给林菀做手术的,他正一边说话一边戴好手套和口罩。

    他刚刚说什么来着?自己要求的?

    林菀连连摇头,眼神中是满满的恐惧,她才没有要求要堕胎,才没有……

    “不,我不要堕胎……我没有说要堕胎,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她一边摇头一边努力的哭喊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没有要堕胎啊!

    这时候,林菀已经被按上了手术室的那张窄小的病床,那一瞬间,一中强烈的耻辱感窜上心头。

    那医生听林菀说完这些话以后满不在乎的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手术同意书”给林菀看,林菀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那医生随即说到:“看到了吧林小姐,这手术同意书上面可是你的亲笔签名,所以,这是你自己同意堕胎的,跟我们一点儿也没有。”

    手术同意书?她才没有签这种东西!

    一定又是夜中远搞的鬼!

    “不,那不是我签的!不是我签的!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的孩子,夜承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林菀最后的威胁,还是把夜承搬了出来,希望夜承的名字能够起到作用。

    果然那些医生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林菀是夜太太,这个他们从接下这笔生意的时候就知道了,因为来的人是夜承的爸爸,所以他们才敢接。

    现在听林菀这么一说,难免有些害怕。

    “少废话,动手——放心吧林小姐……不对,我是说夜太太,请您放心,我们很专业的,保证让你一点儿痛苦都没有……”那医生继续说到,看起来夜承这个名字对他的威胁并不大,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医生显然是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而且他刚才说话的语气,不由得让林菀更加心惊肉跳,他对自己动了色心……

    林菀的手已经被那两个医生控制住了,而那个主刀医生正在准备手术的工具,林菀看着那些金属的医疗器械在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听着他们相互碰撞的声音,只觉得头皮都快要裂开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卫律之冲过来的时候就被夜中远手下的两个保镖给拦住了,很快卫律之便和他们打起来,夜中远恐怕也没有想到会突然跑过来一个男人要救林菀,所以他就只带了两个保镖,这倒是对卫律之来说问题不大。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眼看着自己的两个保镖就要拦不住卫律之了,夜中远不由得有些愤怒,自己手底下这两个人都是吃干饭的吗?两个人都拦不住一个人。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只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林菀一根汗毛,我不管你是谁,一定不会放过你——”卫律之当然知道夜中远是夜承的爸爸,只是夜中远不知道他是谁。他一边说话一边灵活的把一个正朝着他扑过来的保镖一脚踢开。

    “这是我们夜家的事,用不着你管,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夜中远站的远远的,一脸愤怒,一个保镖被卫律之踢过来摔倒在他的脚下疼得龇牙咧嘴。

    “啊——”另一个保镖被卫律之一拳头打中了眼睛,那保镖鬼哭狼嚎一般的叫起来,捂着自己的眼睛什么也看不清了。

    其实卫律之也没学过什么跆拳道,只是以前跟着一位军人朋友学了几招简单的格斗术,还有他最爱的是西洋剑。要是现在苏念在的话就好了。

    “这个闲事我还就管定了,就算你是夜少的爸爸也不能强行让别人堕胎,你们真是太无耻了——”另一个保镖又爬起来了,和卫律之纠缠在一起,卫律之就是不能被他们抓住,一旦抓住,他一个人的力量恐怕也很难摆脱两个人束缚,他灵活的闪动着自己的身子,就像在玩西洋剑的时候一样。

    “你们两个饭桶,还不给我抓住他!我养着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废物——”眼看着自己的两个保镖都要被卫律之打趴下了,夜中远不由得更加着急起来,把自己手下的两个人一通骂,恨不得自己上了。

    外面打斗的动静也惊动了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林菀,那三个医生稍微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