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94.第694章 0705 一个骗局
    竟然也可以做到这般低声下气的去求一个人,他很清楚的听到了夜承当时说话的语气,他是在请求他……

    “我知道,我会保护好林菀不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因为……她是我最在乎的朋友,你们赶紧过来吧!”不是最重要的女人,而是朋友,卫律之最后还是把林菀放在了朋友这个位置上,就因为夜承刚才那请求的语气,他就知道,林菀的选择是对的。

    那个男人深深地爱着她,所以她应该是幸福的……

    电话挂断,卫律之继续在医院里寻找林菀的身影。

    这家私人医院是非常高档的那种,不过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多数的医护人员都已经放假回家了,也没有其他的病患来往,医院里显得格外冷清。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虽然只是私人医院,但这家医院的规模还是很大的,卫律之追着进去以后已经看不到林菀的身影了,不知道她被带到哪里去了。

    但是卫律之可以肯定的是,夜中远的目的地一定是妇产科。

    没有一个可以询问的人,卫律之还不知道妇产科该怎么走,好不容易找到了电梯,在电梯的外面墙上贴着一张整个医院的地形图,卫律之仔细的查找了一番,才发现这家私人医院的妇产科在六楼,也是这家医院的最顶楼。

    狠狠地按了几下电梯的开关键,电梯很快打开了门,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卫律之大步流星的跨进去。

    林菀……你一定要等着我。

    我这就过来救你,你定要等着我……

    夜承还在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赵天城突然给他来了一个电话,夜承赶紧接起来。

    “喂……赵天城,琳琳的情况怎么样,抢救过来了吗?”夜承着急的寻问到,一边是被挟持去堕胎的林菀,一边是危在旦夕的亲妹妹夜琳,两个都是在他生命力无比重要的人,夜承这时候一颗心分成两半,整个人已经是焦头烂额了。

    “夜承……琳琳这边一点儿事都没有,我们被骗了……他们是冲着林菀去的。”赵天城的声音冷静的从电话里传过来,他现在正站在夜琳病房外面的走廊上给夜承打电话,知道夜琳没事以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夜承。

    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病房里的夜琳正坐在床上玩洋娃娃,时不时的对着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她看起来一切都好。

    “你说什么?我们被骗了……琳琳她为什么菀这么做?”夜承脑海里碰的一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爆炸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夜琳没事,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冲着林菀去的。

    所以夜琳也是帮凶吗?

    夜承简直不敢想象,这一定不是真的。

    电话那头的赵天城久久没有说话,因为他刚刚仿佛看到夜琳那甜美的笑容中有一丝让人恐怖的神色一闪而过,那一抹神情,透着一丝诡异。

    就像是今天那礼品盒子里寿衣上面画着的那张笑脸的表情一样,诡异,恐怖。

    他刚刚一定是看错了吧?

    “喂?赵天城你说话啊!”

    “哦,我问过夜琳了,她就是一时淘气,觉得一个人待在疗养院很无聊,又想你去陪陪她,所以……”赵天城也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他刚刚就问过夜琳是怎么一回事了,夜琳就是这么跟他说的,看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

    可是,事情真的有那么巧吗?

    夜琳开个玩笑叫走了夜承,这边林菀就突然被夜中远劫持走了?

    “什么?开玩笑!琳琳真的是这么说的?这孩子也太淘气了!”夜承这时候又有一种想摔手机的冲动,杜泽在前面开车的时候也不由得担心下一秒他的手机就会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淘气?这真的只是“淘气”就能解释的?

    “是的,我已经安抚夜琳了,她好像并不知道林菀被劫持的事情,我也没告诉她,你放心吧,夜琳很好。”赵天城肯定的说到,刚刚夜琳那个表情还在他的脑海里开会闪现,很快和寿衣上面那张红色的笑脸重合在一起,吓得他后背一阵冷汗。

    可是这个他不敢告诉夜承。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在疗养院帮我好好照顾她,我现在正在赶去救林菀的路上!等我找到她再给你打电话——”反复确认过夜琳没事以后,夜承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电话挂断以后,夜承同样是一身冷汗。

    夜承还在赶过去的路上,卫律之说的那个位置离他并不远,可是这一次飞快的赶过去的时候却觉得这路程也变得长了,每一分的等待都是一种煎熬。

    卫律之还在电梯里,从一楼到六楼的这一点点的距离,对他来说同样也是煎熬。

    而林菀已经被带出了电梯,空荡荡的医院里好像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林菀更加恐慌了,这一路几乎都是被那两个保镖抬着走的,从她的脚步就能看出她内心的抗拒。

    “放开我——你们不可以这样做,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放开我——”林菀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挣扎着,可是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

    夜中远跟着林菀走得一路死气沉沉,他就好像一点儿也听不见林菀说话一样,一路默默的走过医院长长的走廊,而林菀的呼喊声也在医院里来来回回的飘荡着。

    这一次,恐怕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了吧?那个经常说“有他在”的人此刻又在哪里呢?是不是还跟他心爱的妹妹温柔的说话?

    夜承……

    这一刻我真的好恨你!

    “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林菀仿佛在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呼喊,可是这空荡荡的医院就像是一个巨大得太平间一样,没有人能够听见她的声音,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任凭她如何声嘶力竭。

    眼泪总是悄无声息的划开心里那个最脆弱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就已经血肉模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