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93.第693章 0704 调虎离山
    林菀这么一说,就好像突然踩中了夜中远的尾巴一样,让夜中远猛然回头看向林菀,阴冷的眸子里散发出更加阴冷的光芒。

    车窗外掠过呼呼的风声,一直以来这车窗都没有关上,窗外的冷风不断的灌进来,吹得吱吱作响,拍打在林菀的脸上,就好像刀割一样疼。

    夜中远深邃的眸子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黑暗恐惧,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林菀,仿佛今天才是第一次认识到这个女人一样。她不但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更有她的智慧。

    夜中远看了一会儿林菀,林菀也不闪不避的看着夜中远,突然夜中远的脸上开出一丝笑容,笑得那样不屑一顾,他继续说道:“哼!没错,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过夜承现在就算是想救你也来不及了,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

    这一路也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直到前面开车的那个男人突然说了一句:“夜老板,医院到了——”然后车子突然停下来,林菀都能感觉到由于路面太过湿滑车子在停下来以后还滑出了一段距离。

    医院?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林菀不由得心惊肉跳,刚才好不容易表现出来的淡定被这两个字击得粉碎。

    不,她不要打掉这个孩子……

    这不是她想要的。

    车子停下,车门打开,林菀手脚冰凉。

    “不——我不要去医院,你不可以打掉我的孩子,你没有这个资格——”林菀突然吼了一句,看着夜中远那阴冷的眼神,不由得瞳孔放大,心生恐惧。

    “由不得你——来人,带她走。我劝你最好乖乖听话,这个孩子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夜中远冰冷的语气就好像尖刀一样划开了林菀的心脏。

    这个孩子该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不是由他决定的!绝不是……

    “不……孩子是我的……你不可以这么对他……不可以……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绝不同意捐肾给夜琳……”林菀开口威胁到,其实她心里并没有真的这样想,毕竟她早就已经跟夜承达成共识,在孩子出生以后她就捐肾给夜琳,然后跟夜承离婚。

    除非这个孩子安然出生,不然她……

    夜中远先一步下去了,来了两个保镖强行把林菀从那辆加长版的奔驰车里拉出来,林菀下意识的反抗,可以看到自己现在已经来到了一家高档的私人医院……

    可是她的反抗并没有什么用……

    被拉出车子的一瞬间,感觉什么东西突然在脑海里崩塌了,她的孩子就要离开她了吗?虽然一开始她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是终于还是没舍得下手。

    原来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强求的,不是属于自己的,终究会离开,就像这个孩子,就像夜承……

    这场梦,终于要醒了。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两个保镖架着林菀上了医院的台阶,跟夜中远插肩而过的一瞬间,林菀祈求的说到。那时候,一滴眼泪滑落,落进地上的白雪里面,瞬间冻成了冰花。

    而夜中远给她的,是一个冷到骨子里的眼神。这件事,已经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林菀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被两个大男人架着往医院的大门走去,她的每一个步伐都充满了抗拒,可是她的力量小得可笑。

    夜中远也跟着进去,今天这一切早就已经计划好了,就在他知道林菀怀孕的时候,就已经在开始计划了。就连私人医院和就此人工堕胎预定都是提前计划好的,所谓的夜琳病危,一切都是假的,整个就是一场巨大的骗局。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老掉牙的计谋,却让一向精明能干的夜少上了当!

    就在林菀和夜中远前后脚消失在私人医院门口的时候,另一辆车子也到了,同样在猛然刹车以后被甩出去一段距离,车轮在地上摩擦出吱吱的响声。

    车子停下,是卫律之从车上下来,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追上这两车,好在现在已经是年关,又是大雪天,路上的车辆相对比较少,加上夜家的车子上面那明显的标志,才让他一句追了过来。

    抬头一看竟然是一家私人医院,卫律之不由得心头一惊,不敢耽搁,也马不停蹄的追了过去。一边跑一边不知道正在给谁紧张的打电话。

    另一边,夜承和杜泽两个人也开着车子赶过来了,赵天城一个人去了疗养院,最终夜承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手机铃声再一次紧张的响起来,这会儿杜泽的手机已经拿在夜承手里了,因为刚刚那个电话和现在这个电话正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卫律之没错。

    “喂——卫律之,情况怎么样,你们现在在哪儿?”夜承立马按下了接听键,刚才个卫律之通电话的时候就已经交代过卫律之先跟过去,他们随后赶到。

    电话那头还没有说话,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才是卫律之有些大喘气的声音说到:“我们现在在汶水东路一百四十号的那家高档私人医院里,我看见林菀被他们带进去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我正在往妇产科赶过去,你们赶紧过来吧!”卫律之紧张的说到,额角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

    “好——我们马上赶过来,无论如何,不许让任何人伤害她,卫律之,拜托你了——”夜承突然非常慎重的说了一句,没有人能理解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是有多么的纠结,要拜托另一个男人去拯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简直恨不得要被带去强行堕胎的那个人是自己!

    可是他现在除了拜托卫律之,别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要是没有卫律之,等他赶到的时候可能一切都晚了。

    卫律之也是一愣,虽然自己跟夜承的交情并不深,曾经还因为林菀的事情被夜承打过两次,可是他知道夜承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如今为了林菀,竟然也可以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