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71.第671章 0682 秘密行动
    等到夜承把林菀支开以后才敢出来,为的就是给林菀一个惊喜,为了这个惊喜可苦了他们了。在别墅外面躲躲藏藏了大半天,生怕被林菀发现,外面又冷,一个个的鼻子被冻得通红。

    杜泽首先站出来说到:“大家开始行动起来吧!GO!GO!GO——”他有些兴奋的说到,却又不得不压低自己的嗓音,害怕打扰了林菀。

    卡莱尔的到来算是在所有人意料之在的,刚刚在外面齐聚的时候大家看到卡莱尔从姜妍的车子里下来的时候都感到很惊讶,这会儿夜承也同样愣了愣。

    姜妍一脸讨好的跑过来跟夜承说到:“都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威胁我带他来的,夜少要是不开心的话现在就可以把他撵走!我一点儿意见也没有!”说完以后姜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卡莱尔,果然那家伙脸色一黑。

    姜妍偷笑,让你丫威胁老娘!

    大爷的!总算好好为自己报个仇了。

    卡莱尔也赶紧跑过来解释的说到:“夜少您不会真的赶我走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人家多没面子啊,好歹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是不是?”卡莱尔说的比较小声,除了夜承也就是姜妍能听见了,要是真被夜承赶走了,以后他这个国际造型师还怎么混?

    人家不过是来凑个热闹而已,不至于弄得身败名裂吧?那也太得不偿失了。

    夜承撇了卡莱尔一眼,别说他还真把这家伙给忘了,因为自从跟林菀结婚以后,他就很少去找卡莱尔做造型了,后来卡莱尔自己去了九号公馆,他就更没空找他了。这一来二去的可不就给忘了嘛!

    “进去吧!”夜承淡淡的说了一句,并没有要生气的意思,今天是林菀的生日,多个人也热闹一点。况且人家也不是空手来的,不知道多有心还早早的准备了礼物呢!

    卡莱尔如蒙大赦,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妈妈呀,这条小命总算抱住了。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来给林菀庆祝生日容易吗?

    大家都走了上来,在冷风中等了那么久也是够拼的了,苏念和程依然两个人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姜妍有些失落了,她倒真希望夜承能把这讨厌的家伙撵出去!

    “BOSS你去楼上陪着夫人吧,下面交给我们了!”杜泽神秘兮兮的说到,大家把带来的东西拿在手里,看起来是有一出大戏!

    夜承的目光一一扫过所有人的脸,看着大家都很兴奋的样子,他那张高冷的脸也有些绷不住了,淡淡的说了一句,“动作小点儿,别把我家给我拆了!”说完以后转身进去了。

    大家站在门口继续偷笑,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神秘兮兮的,这一切都是她们一大早就商量好的,也提前通知了夜承,就是林菀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夜承上楼去陪林菀了,实际上就是替她们拖延时间去了。

    看见夜承进来,林菀立马站起来,有些兴奋的问到,“是不是她们过来了?我要下去看看!”说着林菀就要出门,却被夜承一把抱住!

    “唔……唔……你干嘛……唔……”没想到一抱住夜承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林菀根本招架不住,一个劲儿的反抗,直到又被夜承重新抱回床上才消停下来。

    再不消停下来可就真消停不下来了。

    “你干嘛啊,是不是姜妍她们来了?我要下去……”林菀又想站起来,夜承一把又给她拉回来了。

    这笨女人身上是装了弹簧吗?

    “还没来呢!不着急。”夜承无奈的说了一句。

    “那你上来做什么?”林菀问到。

    “陪你啊。”夜承说了一句,又在林菀的脸上偷袭一般的亲吻了一下,她的脸就像果冻一样水嫩,皮肤细腻白皙有光泽。

    林菀瞪了夜承一眼,用手背抹掉自己脸上夜承留下的口水,感觉这家伙现在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以前也不见他这么喜欢耍流氓啊?而且某人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故意气她来着吧?

    夜承拉开林菀梳妆台下面的一个柜子,不知道在里面找什么,林菀很好奇却又不敢去看,那是她的梳妆台,柜子里有什么东西是她不知道的?好像没什么稀罕玩意儿吧?不过话说回来,自从怀孕以后已经基本上告别梳妆台了。

    难道他在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不可能吧?他好像从来不看自己的东西。

    林菀心里暗自揣测着,夜承已经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盒子来,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木头盒子,上面被涂了一层白色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还能出去木头的纹理,给人一种清晰淡雅的感觉。

    呃……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梳妆台柜子里面的?她怎么从来都不知?

    这里面装着什么?

    林菀的目光被那盒子完全给吸引了,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头盒子啊,顶多看起来很精致罢了。

    很想问一句这是什么,最终还是没问。

    夜承拿着盒子挨着林菀坐下来,也不说话,直接把盒子放在林菀手里,看好像她一点儿也不好奇的样子,突然有些失落的说到,“送你的,生日快乐!”然后也不看林菀,一个人好像在赌气。

    男人有时候发起脾气来就像个孩子,无论他在外人面前多么高贵冷漠,无论他在工作上多么精明强干,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他愿意放下所有自尊,只为多片刻挽留。

    “这是什么?”林菀把盒子拿在手里,那四四方方的玩意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总觉得可以从哪里打开,却一直找不到可以打开的那个机关,所以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夜承一个白眼甩过来,是什么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嘛,这笨女人不会找不到打开的机关吧?

    “笨死了你!”真拿她没办法,这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夜承一边嫌弃的说话,一边帮着林菀把盒子打开,开口的地方就在盒子正面部位,只有某个笨女人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