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69.第669章 0680 两口子做家务
    “你——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有本事别老拿这件事来威胁我啊!”一说起这件事姜妍就一肚子火气,卡莱尔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已经用这件事威胁她不止一次了。

    丫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

    啪——

    姜妍顺手抓起盆子里的一个洗面奶朝着卡莱尔扔过去,看他穿得这么一本正经仪表堂堂就让她想起了“衣冠禽兽”四个字,真恨不得把他这一身白色西装全部涂成彩色的!

    卡莱尔轻轻一闪便躲开了姜妍的进攻,说实话他早有准备,一言不合就打架这种事跟姜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谁让你不带我去的……反正你跟林菀关系那么好,你带我去她也不会介意啊,她不介意夜少当然也不会介意的……”卡莱尔循循善诱一般的说到,总之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是为了达到目的。

    不,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

    姜妍一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对这种厚颜无耻的人简直无语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然后对着卡莱尔恶狠狠的吐出三个字,“算!你!狠!”说完以后转身就走掉了!

    卡莱尔看着姜妍渐渐走远的背影不由得一阵傻笑,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无论如何,他的目的总算达到了。

    话说林菀这位准妈妈也是够辛苦的了,自打怀孕以来就独得补品恩宠,于是她就劝补品要雨露均沾,没想到补品它就是不听呢,就宠她,就宠她,把她都补成个猪了。

    今天是她二十六岁的生日,在几个月以前她都还没有想过会在二十六岁之前结婚,可是造化弄人啊,这个二十六岁的生日的时候她不但已经结了婚,而且还有了孩子。

    今天起的比平常都要早一些,中午请了一些朋友过来,五婶昨天就回老家去了,所以全部的事情都必须她亲自动手,此刻她正一边擦桌子一边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她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虽然怀着孕,不过医生说了平时做做家务运动运动对孕妇和孩子都是有好处的,虽然她一向都比较懒,家里又有五婶大包大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儿,他也养成了依赖性。

    五婶一走,她又突然勤快起来了。

    夜承此刻站在二楼的走廊里正好看到这一幕,林菀穿着很随意的家居服,松松垮垮的罩在她的身上,除了腹部格外凸出,其他地方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好喜欢她这个简简单单的样子。好喜欢这样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小日子,可她总有一天还是会离开自己的不是吗?

    “早安,夜太太,我可以帮你什么忙吗?”夜承把那些乱糟糟的情绪全都抛开,麻溜儿的从楼上下来,穿着和林菀同款的家居服,一双简单的拖鞋。

    林菀看着夜承愣了愣,五婶走了以后这偌大的别墅就变得更加安静了,从昨天到今天并且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他们两个人单独生活在一起,有点不习惯,但终究会习惯。

    林菀看着夜承不说话,夜承也不介意,不穿正式西装,不一张冷脸的夜承看起来就像一个大男孩,有时候还有点萌萌哒。

    他挠了挠头,看着地上摆放着拖布和水桶,眼前一亮的说到,“我来拖地吧!”

    拖地?林菀一愣,很想问一句他拖过地吗?最后还是忍住没问,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夜承拖地,林菀继续擦桌子,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夜承的目光时不时的撇一眼某个小女人,发现她也正在看他,然后又匆匆忙忙避开他的目光。

    夜承浅浅一笑,越发留恋这样平淡而安宁的小日子了,他放下手中的拖把,悄悄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住林菀,然后贴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了一句:“夜太太,生日快乐…”

    林菀身体微微一颤,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外面的雪好像已经停了,晨曦映在白雪透进大厅里来,温柔缱绻的落在两个人的身上,让他们彼此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们的感情。

    “谢谢……”林菀淡淡的回了一句,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即便是这样,你让他心满意足了。

    在爱的人面前,他不惜便成一粒卑微的尘埃,再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儿来。

    夜承从后面轻轻的把林菀抱在自己的怀里,把头深深的埋进他的颈窝,贪婪的吮吸着她身上的香味,感受着它细腻白皙的肌肤带给他玉石一般的触感,随时随地都让他有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他浅浅的呼吸带着淡淡的柠檬水的香味吹进林菀的颈窝,林菀感觉有点痒痒的,仿佛瞬间一股电流穿过自己的身体。

    林菀转过头就可以看到他那张俊郎不凡颠倒众生的脸,放下平日里一贯的高贵和冷漠,脱去那层冰冷疏离的外衣,剩下一个纯粹的他,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两个人的脸凑的很近,这仿佛是一个最佳的接吻的距离,于是很多事情就会自然而然的发生,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他会在回忆里来回转动……”

    就在那意乱情迷的一瞬间,林菀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那擦一点点就可以贴在一起的嘴唇也立刻被拉开了一个更遥远的距离,夜承放开了林菀,林菀从兜里掏出手机接电话。

    夜承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拿起拖把,继续拖地板。

    林菀接起电话来,“喂妈——”

    “菀菀啊,不是你妈,是爸爸——”电话里传来林爸爸爽朗的声音,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喜悦,今天是他唯一的宝贝女儿的生日,他当然高兴了。

    “哎呀,你这死老头子,你抢我电话做什么,赶紧还给我!”林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林爸爸和林妈妈争吵的声音。可以脑补出他们两个人现在正在抢电话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