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56.第656章 0667 夜承去哪儿了?
    林菀在后面看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程依然这木鱼脑袋,以前遇上沈渣男的时候被他的花言巧语骗得云里雾里的,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个不错的男人,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了!

    好在有了自己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看起来还不错。林菀摇摇头,一副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的表情。

    程依然被南宫牵在手里,另一只手在背后比出一个ok的姿势示意林菀。

    林菀一脸冷汗,就她这个熊样子还ok?要不是她出手相助恐怕没这么顺利。要是他们以后成了,自己还是大媒人呢!

    “哎,你好像很看好他俩,一个劲儿的撮合!”南宫和程依然一走,赵天城短了一杯红酒就靠了过来,和林菀两个人肩并肩的看着此刻正在大厅中央翩翩起舞的程依然和南宫两个人。

    林菀远远的看着,目测程依然的舞技还不错的样子,跟南宫也很是合拍,一身水蓝色的长裙款款而下,包裹着她曼妙玲珑的身材,这个仿佛总是活在童话故事里长不大的小女孩如今也慢慢走向成熟了。

    “你觉得不好吗?还是说这位南宫老板已经有了妻子或者女朋友?”林菀随口问了一句,喝了一口橙汁放松放松心情,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俩有戏!

    赵天城浅浅的笑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衬得他越发儒雅,五彩斑斓的灯光一层一层的掠过,也不曾在他身上留下丝毫色彩,他摇摇头说到:“那倒没有,南宫最近刚刚从国外回来,哪里有什么女朋友啊!更别说结婚了!”

    林菀猜想的也是这样,于是点点头,目光一直注视着宴会厅中央的两个人,程依然的舞技很好,南宫的也不差,一个俊男一个美女,俨然成了宴会厅里最引人注目的一对。南宫搂着程依然的腰,轻轻的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程依然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了。

    夜承我不知道去了哪里,姜妍和苏念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房间里打起来了,身边只有一个粉红色的杜泽始终跟着她,林菀一个人有些无奈。

    “夜承去哪儿呢?”林菀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目光落在赵天城身上,明显感觉那一瞬间赵天城的身子微微一颤。

    怎么了这是?

    “哦,他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一会儿就过来!”赵天城不敢看林菀的眼睛,装作喝酒的样子用酒杯挡住自己脸上的不安。

    赵天城说谎的技巧确实不怎么样,暂时也很拙劣,林菀已经看出了事情不对,可是她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需要所有人一起帮夜承遮遮掩掩的?

    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还是自己想多了。

    夜承此刻并不知道林菀已经怀疑他了,而他正在那间专属于自己的豪华套间里,因为夜琳突然过来了,身体又突然有些不舒服,于是他把夜琳带进了房间休息。

    夜琳此刻正躺在床上,拉着夜承的手臂不让他走,她语气虚弱的说到,“承哥哥你不要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夜承宠溺的给她捏好被子,温柔的说到,“好,承哥哥不走,承哥哥哪里也不去,你说你这么大冷的天跑过来做什么?身体又不好还到处乱跑,现在天都黑了,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让承哥哥怎么办?”

    “对不起承哥哥,是我的错,让承哥哥担心了,承哥哥现在应该去陪着嫂子的,却不得已在这里陪着我,嫂子会不会不开心了?”夜琳弱弱的说到,气若游丝的感觉仿佛一口气上不来就要去了。

    她的脸色苍白得好像一张纸一样,拉住夜承的那只手却格外用力,仿佛把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自己的手臂上,好像生怕夜承跑了一样。

    夜承温柔的笑着摇摇头,把夜琳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不会的,你嫂子跟她的朋友们在一起玩得可开心了,不会不高兴的!”

    夜琳也跟着笑起来,一张惨白的小脸上开出一朵惨白的花儿来,“今天是公司年会嘛,我在家里待着也挺无聊的,所以就想过来看看,今年的年会好像比往年都要热闹啊,承哥哥你最棒了……咳咳咳……”

    “你慢点儿说,你想过来也提前跟我说一声呀,我可以过来接你,你就这么自己来了,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想急死承哥哥是不是?”夜琳突然声嘶力竭的咳嗽起来,夜承赶紧把她扶起来给她拍拍后背。

    “都怪我这身体不争气,在家里还感觉好好的,到这里就不行了。对不起承哥哥,一直以来都是我拖累你了……”夜琳没有哭,但是那带着哭腔的语气,比哭还让夜承感觉心疼。

    “你怎么这么说话,你是承哥哥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之一,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承哥哥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夜家的小公主要健健康康的长大,以后嫁个好男人。”夜承暖暖的说到,夜琳突然扑过去把夜承抱着,夜承也没有拒绝,轻轻的勾着夜琳的腰温柔的说到。

    最重要的人之一?承哥哥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夜琳抱着夜承,刚刚还清纯得像小鹿一样的眼眸里瞬间闪过一丝冷漠的光芒,刚刚听到夜承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她怕自己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神情,于是赶紧包住了夜承,不让他看见自己下一秒就变得冷漠的眼神。

    ”不要,我不要嫁人,我要一辈子都和承哥哥在一起,承哥哥是不是有了嫂子有了孩子以后就不要我了……”夜琳撒娇的说到,抱着夜承不肯放手。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可怕,但是夜承看不见。

    夜承只觉得夜琳还是从前那个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对她的撒娇耍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其实他不知道,夜琳早就不是从前的夜琳的。

    “胡说什么呢?无论承哥哥有了什么,也要有你才完整……”夜承轻轻的抚摸着夜琳的后背说到。

    夜琳像小猫儿一样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