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22.第622章 0633 林妈妈疯了
    “我不签字!我不签字,我不相信,他怎么会病危呢?不——”林妈妈一直碎碎念,感觉都有些精神错乱了。

    林菀也是心疼啊,可是她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爸爸病危,妈妈差点儿疯了。再这样下去,她恐怕也要坚持不住了!

    “你是病人的家属吧?赶紧过来签字!”护士和林菀两个人一起合力把林妈妈又重新扶到椅子上坐下来,林菀才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是个孕妇,做什么都比平常人要累很多。

    “医生,我爸爸他到底怎么样啊?情况很严重吗?”林菀拉着那护士的手臂问到。

    “现在病人情况很严重,不过你放心,医生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挽救病人的生命,你先把这个签一下吧,别耽误了医生救治病人!”护士小姐对这种场面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她并不是冷血无情,只是医院里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护士小姐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只笔,和那病危通知书一起递给林菀,林菀一脸慌张的接过,感觉像是接住了一块重达千斤的石头,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病危通知书?签了这个意味着什么?

    病危通知书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条条款款大致说的都是病人怎么怎么样都跟医院无关之类的,家属签字那一栏,林菀却久久不敢落笔。

    “你快点签了吧,医生要等着这个单子才能做进一步的手术呢!”林菀迟迟不签,护士又忍不住催促了一遍。

    林菀这时候才仿佛大梦初醒一般,机械的点点头,然后刷刷刷的在那病危通知书上这下自己的名字。

    这种感觉你永远也体会不到,就好像是自己亲手把自己的亲人送进了鬼门关一样,要是林爸爸真有什么事,林菀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护士拿了林菀的亲笔签名又重新回到了急救室,夜承也还没有回来,林爸爸生死未卜,于是林菀守着林妈妈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林妈妈嘴里一直念念叨叨的,有些神志不清了,林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一瞬间仿佛天都塌下来了。

    “妈……妈……你别念了好不好?爸爸没事的,爸爸一定会没事的……”林菀知道现在自己一定不能垮下来,她和林妈妈两个人相互拥抱着,透过一层厚厚的棉衣也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林妈妈被吓傻了,她也被吓傻了。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还不知道这等待能换来什么结果……

    林菀轻轻的拍打着林妈妈的背部,在耳边亲昵的说一些安慰的话。

    刚才那个去给夜承抽血的医生走过来了,远远的就能看见他的手上拿着一大袋子暗红色的血液,这一看量就不少啊!林菀继续看了一会儿,却没有看到夜承过来。

    “妈,你乖乖坐着,我去问一下医生。”林菀站起来,林妈妈仿佛听不到林菀说的话,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不说话也不表示。

    林菀擦了擦眼泪走过去,医生也刚好走过来,“医生,夜承怎么样了?他怎么还没出来?”

    “病人的血液需求量比较大,我本来只打算抽500CC的血,可是夜少坚持让我抽了1000CC,这已经是一个正常人最大的承受范围了,他现在身体很虚弱。”医生如实的说到,语气中有些无奈。

    一个正常成年人的血量大概在4500CC左右,普通的献血在200CC,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的影响。他打算抽500CC的血,已经算多的了,但夜少好像比他懂得多,坚持让他抽1000CC的。这就等于身体里三分之一的血液被抽出来,在多一点可能危及生命了。

    他当时也是心惊胆战啊,可是人家夜少就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抽完以后实在很虚弱他才安排夜承在休息室里休息。

    林菀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现在人没事吧?他在哪里?”

    “夜太太不用太担心,我看夜少的身体状况挺好的,现在抽完血人比较虚弱,正在那边的休息室里休息呢,他本来让我不要告诉你的……夜少跟夜太太的感情真好啊,不说了,病人正等着救命呢!”医生最后说了一句,准备要进急救室了。

    林菀还是忍不住拉住那医生嘱咐几句,“医生,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我爸爸,要多少钱都可以!”

    可是很多时候钱并没有什么用。

    尤其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

    医生点了点头,表示很理解林菀的心情,但是他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救活林菀的爸爸,刚才的情况他是知道的,恐怕很难……

    刚才夜承已经嘱咐过不要告诉林菀,他现在也不敢说。

    医生进去了,林菀看着医生最后那个眼神里仿佛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怜悯,一颗心跌进了谷底。

    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还是夜承又说了什么?

    她现在想去休息室看看夜承,可是林妈妈这边又离不开人,林菀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要是有一天,她真的要一个人面临这些风风雨雨,她猛承受得了吗?

    终于忍不住抱着林妈妈哭死来,“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真没用,关键的时候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妈……我好害怕……”

    被林菀这一哭,林妈妈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的反应过来,刚才她神经错乱的一段时间里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个人把她锁进了一个监狱里,任由她怎么喊都没人应,直到听见林菀的哭声,她才从梦中醒过来。

    林菀没有发现林妈妈已经好了,仍旧抱着林妈妈哭,哭得很大声,“妈……我好害怕,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你们,你们还没看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呢……”

    孩子?说起孩子,林妈妈终于真正的清醒过来,感觉到林菀的眼泪浸湿了自己领口的衣服,冰凉冰凉的。

    “好,好孩子……不哭不哭,妈在这儿呢……不哭了……乖……”林妈妈轻轻的抚摸着林菀的头发安慰着她,就像小时候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