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15.第615章 0626 惊讶的夜中远
    夜中远也突然变得慌乱起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你说什么?那个女人怀孕了?这是真的吗?夜承怎么一直没告诉我?”夜中远听到这个消息就好像晴天霹雳一样,赶紧拉住沈娅清的手臂,跟他确定消息的准确性。

    这件事对于夜中远来说的确不可思议了一些,他一直以为夜承只是跟林菀玩玩而已,更多的是为了夜琳的****,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她怀孕呢?难道夜承还真打算留下这个孩子?

    不,他不同意,以后要是有了这个孩子成为累赘,夜承就更加不可能跟林菀分开了!他是打心眼里就不接受林菀的,不接受她那么平凡的身份成为他夜家媳妇!

    还有一点就是,怀了孕就暂时不能给夜琳捐肾了,要是在这段时间以内夜琳急需****怎么办?那不是只能等死了吗?

    沈娅清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只一味的点点头,强忍着抽泣,继续说道,“是真的,彻儿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临走之前彻儿去看过琳琳,是他告诉琳琳的。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你说我们家琳琳怎么办啊,我苦命的孩子,她那么善良,从都都只知道替别人着想……”

    夜中远的问题得到了确认,看来这次夜承是打定主意要留下林菀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了,不然也不会一直瞒着他,不就是害怕他伤害林菀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他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到孩子出生吗?

    啪——

    夜中远有些怒火中烧,他本来还对夜承抱有一些希望,可现在这些希望就好像这碎了一定的茶杯一样,再也捡不起来了。

    这么大的事夜承居然瞒着他这个父亲,像防贼一样防着他,叫他怎么能不生气?他就那么护着那个女人吗?那个女人除了有几分姿色,还能给他带来什么?

    夜中远简直完全不能理解夜承的所作所为,就好像他当初那么理所当然的抛弃夜承跟他的母亲一样。

    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有价值的女人才值得爱,没有价值,就没有爱。夜中远似乎从来没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有多变态!

    还以为现在是旧社会吗?

    简直就是直男癌晚期!

    沈娅清低低的抽泣着,身子有些轻微的颤抖,低着头,目光却在打量着夜中远的神色。果然如夜琳猜测的那样,夜中远听说这件事一定会很生气。

    过了一会儿夜中远才慢慢平静下来,曾经的KTC总裁,自然是修炼了一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脸,这会儿他已经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我会亲自跟夜承商量……”夜中远负手而立,站在窗口,冷冷的夜风不断的灌进来,冰冷刺骨。

    商量?这件事还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吗?

    或者说夜中远真的能好心给夜承一个商量的机会?他连夜承这个儿子都没有真正在乎过,何况他的孩子。

    他现在根本意识不到夜承的孩子也是他的亲孙子。

    什么血浓于水的亲情?那都是针对夜彻和夜琳来说的,至于夜承,只能算是一个对他来说还有些利用价值的……儿子……

    夜中远看着窗外,十一月份也要过去了,下个月就是新年,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来,夜空中开始飘起了白雪。

    这是今年帝都下的第一场雪,似乎比往年早了许多,而且比往年更加寒冷。

    这一场雪纷纷扬扬的下起来就是一整夜,林菀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窗户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且这雪还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下雪了?林菀的脸上有些惊喜,难怪昨晚感觉比平常更加冷一些,一直不由自主的往某人怀里钻。

    林菀光着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板上,一步一步走到窗户边去,可是窗户已经被冻僵了,根本打不开,她只能可怜巴巴的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美丽的雪景。

    千里冰封,银装素裹,当真美极了。

    门被推开了,是林妈妈。

    “菀菀啊,哎呀,你怎么又不穿鞋子,也不知道披件衣服在身上,你怀着孕呢,万一感冒了可怎么得了!”林妈妈一进门就看到林菀穿着睡衣光着脚站在窗户边上,赶紧把手里的端着的补品放下来,拿了一件外套就过去给林菀搭在身上。

    尽管屋子里的暖气已经开得很足,就算穿睡衣也不会觉得冷,可是林妈妈还是觉得林菀会冷。

    有一种冷就是你妈觉得你冷。

    林菀还以为是五婶进来了,却听见了自家老妈熟悉的声音,立马回过头来,“妈,下这么大雪您怎么过来了?还过来这么早?夜承呢……”

    林妈妈给林菀披上衣服,“就是下再大的雪,我也要过来看看我的外孙子呀!夜承一大早去公司了,这不年底了嘛,公司里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他也够辛苦的了,还要照顾你们母子。又细心,又耐心,菀菀呀,你可比你老妈当年幸福多了!”

    “妈……说的你好像很不幸似的,爸爸对你多好你不知道啊,从来都是你说一他不敢说二的,管得一愣一愣的!”林菀平和的语气听起来也成熟多了,再也不是从前那样大大咧咧的样子。

    毕竟都是要当妈妈的人了。

    这样一说,林妈妈还有点不好意思,老脸一红,“你老爸要是也有阿承的本事,什么事儿都不用我操心,那我管他做什么?”

    林菀脸色一变,这老夫老妻的,还在她面前秀恩爱么?真是醉了。

    “爸爸的工作辞了吗?”林菀问了一句,记得上次林爸爸说要辞掉医院的工作来着,毕竟人老了精力大不如前。

    林妈妈给林菀盛鸡汤,这是她一大早冒着风雪过来专门给林菀炖的,“还没呢,说是要把今年做完,反正也没多久了。”

    林妈妈端着鸡汤过来,碗里冒着汩汩热气,整个房间里顿时都是鸡汤的醇香味。林菀心中一酸,眼眶也有些红了,无论什么时候,至少还有爸妈在身边。

    要是爸妈知道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