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78.第578章 0589 虐爱
    多年以后,海风还是一样的冰冷刺骨。

    车子继续穿行在漫无边际的夜色当中,好不容易穿过那条逼仄的小巷子,杜泽才感觉松了一口气,然后在一头扎进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大都市当中,那感觉就好像从一个时空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

    海边那扑面而来的寒意没有了,那咸咸的海风也没有了,松松软软的沙滩,和留在那片沙滩上的故事都没有了……

    都市里就连温度也比海边高出许多,眼前的一切都让人眼花缭乱。大量五彩斑斓的光线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给人一种跳跃感。

    夜承抱着林菀坐在后面,杜泽在前面开车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今天这事他也有责任,想起林菀那会儿还说要是骗她就绝交来着,心里还真有点害怕。

    还好林菀现在睡着了。

    “夜承……我们离婚吧……”安静的车子里传来林菀梦中呓语的声音,由于车里很安静,为了不让外面的风吹进来,所以车窗也是关着的,所以林菀小小的呓语声才变得格外清晰,落在夜承和杜泽的耳中。

    离婚……

    你就这么想离婚吗?

    你想逃到哪里去?

    夜承心头绞痛,每次听到林菀说出这两个字都感觉好像伤口被重新撕开一样疼。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挽留她呢?

    夜承能感觉到林菀的身体在他的怀里轻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让她如此不安,连睡觉都睡不安稳,连睡觉都在想着离婚……她这段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她真的好累吧?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毫无征兆的在他怀里睡着了,其实那时候他心里是欢喜的,至少她还贪恋着自己的怀抱。

    夜承在林菀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而冰冷的吻,用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林菀的手臂,林菀在海边已经被海风吹得浑身冰冷,这会儿体温倒是回升了许多。

    忽明忽暗的灯光从他们的身上掠过,可以看见林菀安静的睡颜,她的脸颊白皙,嘴唇莹润,睫毛长长的……

    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就像一朵永远也不会凋谢的樱花。

    她的呼吸都带着一股樱花的香味。

    她美得好像马上就要羽化登仙了……

    “乖……睡吧,我们回家了……”夜承温柔的说到,眸子里是浓浓的宠溺。这是一种不同于夜承对夜琳的宠爱,这种感情,更加强烈许多。

    杜泽又被深深地感动了,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搞什么嘛,又让人家想哭了。

    刚才已经哭得很惨了好吧。

    太虐心了……

    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但是杜泽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呃……好犹豫……

    过了一会儿,快要到别墅了,那一段路程十分安静,加上现在已经夜深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很少。只剩下一排排安静而寂寞的路灯,照亮着这一段安静而寂寞的路程。

    杜泽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说到:“BOSS,今天我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里,见到夜副总和夫人的堂妹两个人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嗯……其实……”杜泽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确实没听到他们两个人再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把司机大叔说的话告诉夜承。

    “有话就说!”夜承轻轻的吼了一句,然后用手轻轻的拍着林菀的背部,就好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温柔缱绻到了极点。

    “他们好像再说关于夫人怀孕的事。”杜泽犹犹豫豫的说到,反正他是没听见,所以不敢确定。但他是相信司机大叔说的话的。

    “你不是说你没听见吗?什么叫好像!”夜承继续问了一句,目光却一直温柔的看着怀里的人儿,好像抱在怀里是什么稀世珍宝,一点儿也马虎不得。

    也让他爱不释手。

    “是别人告诉我的,就是我乘坐的那辆出租车的司机,他说他会唇语,而且他说的也没错……”杜泽不知道夜承会不会相信司机大叔说的话,反正他是信了。

    唇语?夜承皱了皱眉头,有些人经过专门的训练是会读唇语,可是一个会读唇语的人又怎么会去开出租车?

    这不是大材小用么?

    夜承不说话,心里却在思索着杜泽说的话,夜彻和林媛两个人走在一起,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吧?

    “BOSS……你怎么看?”夜承不说话,杜泽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有些忐忑的从后视镜里去看夜承的表情,却只看到夜承柔情似水的看着林菀……

    这……他怎么好像又成了电灯泡了?还是粉红色的。

    夜承总算抬头看了杜泽一眼,杜泽赶紧撇过自己的眼神,不让夜承发现自己刚才其实在偷看他。

    这他妈就尴尬了。

    “你确定你说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会唇语?那他还说了什么?”夜承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一个出租车司机做的话,于是再次跟杜泽确认到。说明他心里相信的只有杜泽……这当然源于他们多年的默契合作。

    杜泽点了点头,眼睛目视前方,“嗯,我相信他应该不会骗我的,他只告诉我说夜副总和夫人的堂妹在讨论一个怀孕的女人,我想……应该就是夫人了吧?其余的那个司机说自己也不知道。”

    杜泽坦白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总觉得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就好像一团纠缠在一起的线,怎么也找不到线头。

    他们两个在一起讨论林菀做什么,林菀怀孕跟他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吧?再说夜彻最近官司缠身,他还有心情关心这个?难道是打算给未来的侄子准备一份见面礼?

    呵呵,别开玩笑了。

    夜承心思百转千回,杜泽知道他在想事情,也不敢说话打扰他,只安静的开自己的车,前面就要到家了。

    过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别墅门口,五婶大概还没睡,别墅门口的灯都还亮着,只是大门却是关着的。

    车子停下来,夜承却迟迟没有动作,杜泽当然也不敢催促他,包括睡着的林菀,三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待在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