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72.第572章 0583 一醉解千愁
    “我有哭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夜承撇了赵天城一眼,杯子里的酒再一次被倒满,似乎没想到这件事他还记得,他才不会这么囧的事情曾经发生在他身上过。

    哭过吗?才没有嘞!

    他怎么可能会哭?

    赵天城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他的笑容总是透着一股儒雅的气质,干净而明媚,就像古时候的书生一样。

    “你不是不记得,你是不想承认!不过夜承,你不觉得那时候才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吗?这些年一路走来,我们有多久没有像那时候那样开心就笑,难过就哭……呵呵……”赵天城笑出了声,脑海里回忆起从前的画面,那些被夹在书本里泛黄的回忆,才是他想要用一生去珍藏的东西。

    人生啊,最不缺的就是回忆。

    在回忆中,才能找到最真实的自己。

    夜承的嘴角也挂着笑容,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握着啤酒杯,虽然喝得是劣质的白酒,又是在极为低档的大排档里。但是夜承身上那种贵族气质仿佛与身俱来,浑然天成,一点儿也不会让人感觉很LOW。

    只是感觉有点落魄,落魄贵族的气息。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我找你来不是来听你追忆往昔的!”夜承说话的时候,一股浓浓的酒味,随着他浅浅的呼吸,吹到赵天城的鼻腔里。

    这已经是第三杯酒了,而且还是啤酒杯那样的大杯子,这一杯,怎么说也有半斤吧?赵天城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到底还要喝多少?以前也没见他这么能喝啊?

    “我说你喝够了没有?喝够了咱就回家!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总比你在这儿耍酒疯的要强。”赵天城再一次劝说到,看得出来夜承已经有些醉了。

    举杯消愁愁更愁啊!

    夜承的脸色有些发红,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热量正在到处乱串,嗓子里有一股强烈的灼热感,感觉难受的很。

    把领口的领带解开了一些,蓝色衬衣的扣子也解开了两个,露出一小片结实的胸膛。海边一阵悠悠的风带着淡淡的咸味吹进来,才让夜承感觉好受一些。

    原来多年不曾喝醉是这种感觉啊!

    赵天城嘴角一抽,这家伙今晚是打算住这儿了吧?

    他可不想住这儿!

    “哎我说,你还真打算喝醉让我抗你回去啊?我可背不动你啊,你要是真喝醉了,我直接给你扔海里你信不信?”赵天城喋喋不休地抱怨起来,夜承说的没错,他真的是个很啰嗦的人。苏念也不止一次的因为他的啰嗦教训过他了,可这人就是不长记性啊!

    夜承懒得搭理他,仿佛这劣质的白酒喝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倒让他有些舍不得离开这儿了。某人的那个位子还空着,夜承不经意的撇了一眼那个空荡荡的座位,脸上浮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想起那日在这大排档里发生过的事情,仿佛就还在眼前,她欢笑的样子,她生气的样子,她不甘心的样子……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风云。

    就这样呆了半个小时以后,赵天城已经不再和夜承啰嗦了,无聊的看着夜承一口一口的白酒灌着自己。夜承也不搭理他,自顾自的喝酒,这时候已经是第三瓶白酒了。

    得,就让他喝醉好了,喝醉了就什么都忘了。

    夜承的脸色通红,原来就白皙的脸颊泛起一抹红晕显得格外诱人,胸口的皮肤也若隐若现的露在外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段儿秀美的锁骨。

    赵天城不由得脸色一囧,还好自己是一个值得不得了的直男,不然可真要把持不住了!这家伙******就是个妖孽,男女通吃!

    夜承缓缓地抬起手,端起杯子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喝下去,第三瓶白酒就这样被他干掉了。

    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夜承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

    赵天城微微一愣,这是喝醉了吧!

    “喂?夜承,快起来,我们回家吧!”赵天城拍了拍夜承的肩膀,夜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不会是睡着了吧?

    大排档里前所未有的安静,海边的凉风不断的袭来,把大排档的门帘吹的刷刷作响,能听见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浪花也在欢笑。

    “喂,你丫不会就这样睡着了吧?快醒醒,信不信我真不管你了?再不起来我走了啊!”赵天城继续拍着夜承手臂,能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平静而悠长。

    夜承突然一个激灵把头抬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赵天成,赵天诚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屁股又坐回了小板凳儿上。

    “走啦,我送你回去!”赵天城见夜承似乎也没什么事,就是喝的有点醉了,待会儿把他送回去就好了。

    走过去扶起夜承,夜承软软的身体无力的搭在赵天城的肩膀上,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赵天城的身上。

    卧槽,这家伙怎么这么重?

    看着还挺瘦的啊。

    赵天城扶着夜承一步一顿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大排档,夜承的脸贴在他的耳边,他听见夜承恍恍惚惚之间嘴里好像在喃喃的说着些什么,只是他听得不是很清楚。

    出了大排档,一脚踩进松松软软的沙滩上,感觉两个人的重量让脚步都陷得更深了一些。赵天城有些吃力的扶着夜承,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赵天成这小身板儿,不是做这种力气活的料啊!

    感觉到海风吹得有些凛冽,吹过脸颊的时候就好像刀刃儿轻轻的划过,夜承也瞬间清醒了许多,也不再靠着赵天城了。

    夜承甩开赵天城的手,一个人慢悠悠的朝着海边走去。赵天城看着他落魄孤寂的背影,胸口好像堵着什么东西一样,难受的慌!

    “夜承——你要去哪儿啊——”夜承越走越远,前面就是汹涌的海浪了,大排档里的灯光照不到多远,越往前走,就越是黑暗。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巨大的黑暗漩涡吞噬。

    赵天城在后面急切的呼喊起来,语气中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