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70.第570章 0582 买醉
    服务员拿来了白酒,啤酒,扎啤,甚至把店里泡的药酒都给夜承拿过来了,齐刷刷的摆在夜承面前,然后一脸不安的看着他。

    夜承随手拿起一杯扎啤就狠狠地灌了自己一口,因为目测这扎啤是这些酒当中最方便的,端起来就可以喝。

    他发现自从遇见那个女人之后他的人生有很多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去大排档,第一次喝扎啤……

    可是他却一点儿味道也尝不出来。

    不知道每次她来这里大吃大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想去走走她走过的路,却发现自己并不开心。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是赵天城风尘仆仆的赶来了,好不容易下了班,看到夜承发的信息居然说去上次那家大排档,赵天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他还是赶过来了。

    感觉这次来大排档跟上次很不一样,怎么这么安静?

    今天不营业吗?

    看见夜承还是在原来那个位置上,赵天城走过去,看着摆了一桌子的酒,不明所以的问到,“今天这大排档怎么安静,我记得上次跟林菀一起过来的时候明明很热闹啊!难道今天不营业吗?”

    夜承没有回答,端起手里的扎啤继续灌自己,感觉舌头上终于尝出了一丝味道,一丝苦涩的味道。

    就像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水一样。

    “哎,你别喝这么急啊!这样喝会喝醉的!到时候你要是喝醉了我可不负责背你回家啊!”赵天城一把按住了夜承正要端起扎啤灌自己的那只手。

    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先说清楚为好。

    夜承冰冷的眸子里仿佛冻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别说话,陪我喝酒!”他淡淡的说到,语气中都冒着一股寒意。

    “要喝酒也不是你这么个喝法啊!还有,怎么不去九号公馆喝酒跑这里来了?”赵天城问了一句,眼睛却在打量着桌子上的各种酒,好像在寻思自己要喝什么。

    可是这些看起来都是很低档很劣质的酒啊,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吧?

    赵天城犹豫不决,这种劣质酒他真的不愿意喝。感觉像是给自己的胃里灌满了硫酸一样,胃都会被一点一点的腐蚀掉。

    夜承之所以会喝,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赵天城自然也是知道的。

    “我就想来这里,不行么?”夜承的嘴角还就躺着啤酒暗黄色的酒液,身上穿的那件名牌西装上也被沾上了啤酒。

    “好好好,我知道你最近心情压抑,你想放松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别折腾自己的身体啊!”作为一个医生,赵天城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夜承喝酒伤身。尤其是在心情压抑的时候。

    书上说一醉解千愁,那都是放屁!

    夜承的嘴角一抽,扯出一抹惨淡的笑容来,映着白炽灯的灯光,看上去更加惨败了几分,像一张白纸一样。

    “你******少废话,我找你来不是来听你给我说什么大道理的,陪我喝两杯比什么都强!大不了回去我把那瓶82的咖啡送给你!”夜承语气缓缓的说到,说话的口气中都带着一丝淡淡的啤酒的味道。

    赵天城连忙摆摆手,“算了吧,还是留着你自己喝吧,我现在要戒酒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要是你喝醉了我还可以把你扛回去,要是我们俩都喝醉了,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赵天城笑着说到,堂堂夜少露宿街头一定会成为明天报纸上的头条吧?

    “呵呵呵……戒酒?你什么时候想起烈酒来了?”夜承笑得一脸苦涩,一边说一边端起扎啤继续灌自己,这一口下去,这杯扎啤就喝完了,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被子拿在夜承手里。

    赵天城抿了抿嘴唇,脸上无限出,一抹我正常的红色,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有个人跟我说不喜欢喝酒的男人……”赵天城不好意思的说到。笑起来一脸尴尬的样子。

    有个人?会是谁呢?

    “哈哈哈,好!那你看着我喝好了!”夜承随手打开一瓶白酒,咕咚咕咚的把一瓶白酒倒了一半在那啤酒杯里。

    赵天城脸色一黑,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夜承吗?从前的夜承别说喝酒了,就连喝什么酒,用什么杯子都是非常讲究的,如今居然拿起一瓶廉价的白酒就往啤酒杯里倒?他真的不是看错了吧?

    看得出来,夜承最近性情大变!

    “哎哎哎,等一下等一下,这可是白酒,不能这么喝的,先点点东西吃吧!”赵天城赶紧拦住夜承,不然他恐怕又是一大口酒给自己灌进去了,这样下去胃怎么受得了?

    夜承一把甩开,“别管我!”然后仰头就灌了自己一大口白酒。

    “嘶——”夜承发出一阵嘶哑的声音,这白酒果然和啤酒不一样,但还是一样的苦涩,一样的难喝!

    “看吧,都说了叫你别这样喝!”赵天城埋怨了夜承一句,一副你活该的样子。

    “你怎么还是那么啰嗦!”夜承回了一句,目光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赵天城。

    “啰嗦这种病,治不好的!”赵天城半开玩笑的说到,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

    夜承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畅快,在慢慢适应了白酒带给自己的味觉冲击以后,便更加肆无忌惮的灌自己,好像今天不把自己灌醉就不罢休一样。

    赵天城知道夜承有心事,也懒得劝他了,反正偶尔喝一次也不会死人的。

    “你说……我有多久没喝醉过了?”夜承手里的那半杯白酒已经快见底了,眸子有些发红的突然问了赵天城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挺认真的。

    赵天城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好像是大学那会儿吧,咱俩在寝室里喝醉过一次,喝醉以后哭得昏天暗地的,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那个时候真是好啊!”

    赵天城仔细的回忆起来,仿佛那些场景还在自己的眼前一样,仿佛就在昨天,清晰可见,历历在目!

    这时候,夜承已经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白酒,似乎有了一些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