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65.第565章 0576 爱是空气
    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回头,会不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回头,她还愿意回头吗?

    杜泽离开的时候天色还早,他来看林菀的时间前前后后也不过半个小时,离开的时候五婶还一直追问情况怎么样,杜泽只是摇头不说话。

    直到他那一抹粉红色的身影进到车子里,然后很快车子也消失在了遥远的前方。

    林菀还一直坐在窗前,回想起刚才她说过的话,肯定有很多话伤害到杜泽了吧?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看到杜泽就好像看到夜承一样,不过杜泽还好一点,至少她还愿意跟他说,跟他吵。而夜承,她是真的无言以对。

    而就从这一刻开始,有一颗种子在林菀心里落了地,生了根。逐渐蔓延出一种不易察觉的情绪来,她想过了,她要逃出去……不惜一切代价的逃离这个地方。

    ?作者的记忆归于页面。河面的叹息归于水底。路途的行走归于分离。每一场雨水都是客死他乡。每一片倒影都是分居两地。身后的道路刮起狂风,所有聚首燃成烈火,所有浪漫难逃错过。

    十分钟以前,当杜泽打开车门的时候就被里面坐着的冷面阎王给吓了一跳,车子开出了十分钟,已经离别墅很远了。

    “BOSS对不起……我不该在工作期间瞒着你去看太太,你处罚我吧,扣工资也行。”杜泽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语气中透着一抹淡淡的伤感

    夜承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浑身都透着一股冷气,就像个空调一样,“你去见过她了,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其实就在今天杜泽离开公司的时候他就知道杜泽想去干什么,于是一直跟着他,见他在店里买了许多补品,于是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知道杜泽的车子到达了别墅,在去见林菀,他才跟过来,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躲进了杜泽的车里。

    堂堂夜少也玩起了跟踪?太不可思议了吧!杜泽回到车里的那一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躲在车里的时候把车窗关着的,因为车子就在别墅外面,怕被林菀发现,透过车窗玻璃可以看到林菀一直趴在窗台上,甚至可以看清楚她眸子里毫无生气的目光。空洞的,黑暗的,无边无际的蔓延开来。

    谁也不能体会那一刻他的心有多痛。

    他能看见林菀在和杜泽说话,那一刻他心里居然是高兴的,她终于肯跟人说话了!可惜她恐怕再也不想跟自己说一句话吧?

    能看见嘴型,却猜不出说了些什么,隐隐约约感觉到是一些伤人的话,不过他还是很想知道。

    她的任何事,他都想知道。他想知道为什么她哭了。

    杜泽一时间犹豫起来,他要不要告诉BOSS林菀想逃跑这件事呢?为什么每次最为难的都是他呢?

    “那个……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杜泽选了自己认为比较折中的一种说法,说到底还是不作为。

    “你实话实说吧,我不怪你。她现在一句话也不跟我说,她一定跟你说了一些什么吧?我想知道她有什么想法。”夜承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生气的样子。

    杜泽在前面开着车,从反光镜里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夜承的脸色,确定他真的没有生气,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到,“BOSS,其实夫人也没跟我多说什么,只是说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像个囚犯一样,还说自己不想看到我,看到我就觉得自己很可悲……”回想起林菀的话,仿佛字字句句都好像一根一根针在自己的心脏上来回穿插。

    夜承这段时间感觉已经麻木了许多,几乎随时都在等待林菀带给他的突如其来的疼痛感,等待着被她冷漠的眼神,疏离的态度伤得体无完肤。

    这份爱情就好像一颗仙人球一样,浑身长满了刺,如果你想爱,就必须义无反顾的把它紧紧的握在手里。尽管下一秒就是血肉模糊。

    “你接着说……”杜泽停了一会儿,仿佛正在平复自己那颗受伤的小心脏,夜承等不及便催促了起来。

    杜泽从反光镜里看着夜承,夜承的目光却看着车窗外被飞快的甩在身后的人群,似乎每一个人身上,都能看见她的身影。

    为了她,他也入了魔。

    “夫人还说……说……”杜泽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夜承,总有一种要出卖朋友的感觉。已经对不起林菀一次了,还要对不起她第二次吗?

    可是到底要怎样做才是对她好呢?

    或许就像她说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是自由!

    “说什么……”夜承语气淡淡的。

    “夫人让我帮她……帮她逃跑……”杜泽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车速都放慢了一些,好像生怕夜承会一激动从后面冲过来掐住他的脖子似的。

    逃跑?她居然想逃跑……

    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不过我没答应,我跟夫人说了很多,我跟她说要多替孩子着想,开始的时候还挺有效果的,可能是我说太多了。最后还是适得其反!”杜泽摇摇头说到,语气中带着一丝惋惜。好像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夜承沉默了,车子里也瞬间安静下来,冷冷的风不断的从窗口灌进来,吹在脸上有一丝轻微的疼痛感,然后裹挟着大量的世俗的气息被吸进肺里。

    又过了好一会儿,杜泽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BOSS,你这样把夫人关起来也不是个办法啊?总不能把夫人关一辈子吧?夫人是个倔脾气,你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想要逃走,心里也越是恨你。”

    也恨我……

    杜泽失落的语气很快被风吹散了,他也不确定自己说的话夜承有没有听进去,只是今天看到林菀趴在窗台上,空洞的眼神看着窗外的时候。他心里就一阵难受,那样子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一样,渴望外面自由自在的天空,和新鲜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