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57.第557章 0568 温柔和冷漠
    “太太还在休息吗?都这么久了?”夜承皱着眉头问了一句,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关切。

    五婶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脸色瞬间变得忧郁起来,说到:“可不是嘛!先生您走了以后没多久,我就把鱼头汤给太太送到了楼上去,太太起先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后来才喝了一口,就不高兴了,连带着把我也赶了出来。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五婶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捅在了夜承心头最脆弱的位置,疼痛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呵呵,果然还是骗不过她。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上去看看。”夜承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力感,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面对林菀,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五婶点点头,刚想转身,突然又想起什么,对着夜承说到,“哦,先生你还没吃午饭吧?要不我现在去给您做?”

    夜承摆摆手,“不用了,我吃过了!”

    五婶半信半疑的点点头,然后再转身重新回到厨房当中忙活起来。

    夜承抬头看着那个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涯的房间,心头的疼痛感还不曾消减,又马上又跌进更大的更深的痛苦的深渊当中去!

    夜承的脚步很轻,没有一点儿声音,只有他高大的身影在客厅里来回移动,留下一片忽明忽暗的光影。

    推开房门,夜承以为林菀一直在睡觉,结果林菀并没有睡,而是趴在床上玩电脑。听见开门的声音,林菀回过头看到是夜承,赶紧慌乱的把电脑关上。目光中有些惊慌,但夜承并没有发现。

    夜承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再换上一张温柔的笑脸,她在玩电脑,这说明她的心情好些了吗?

    “在玩电脑吗?医生说孕妇不能经常玩电脑,有辐射对宝宝不好。你也别那样趴着,压着宝宝了。”夜承一进门就开始唠叨起来,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这一幕一定是很温馨的场面。

    可是如今映在林菀心里,却一点儿也不温馨,他的心里就只有这个孩子,没有她。

    林菀翻身起来,夜承赶紧过来拉她一把,林菀一手甩开,自己端端的坐在床边上!

    夜承知道她没那么容易消气,却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又在林菀心里的伤口上加深了几分。

    “你不是说要喝鱼头汤吗?今天五婶专门炖了你怎么不喝呢?是不是没胃口啊,或者,又突然想吃别的了?”夜承坐在林菀身边,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耐心的说到。

    林菀看着夜承的手,突然眉头一皱,夜承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赶紧把那只受了伤的手缩回来,那时候在疗养院说要让赵天城帮忙处理一下的,后来也搞忘了。

    于是就这么顶着一手的水泡回来了。

    林菀只感觉心头一疼。

    “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吧。”夜承一脸陪笑的说到。

    林菀很想问一句“怎么弄得?”也很想帮他处理一下伤口,最后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

    其实今天那个鱼头汤她第一口就尝出来不是五婶的手艺,这个家里除了五婶就是夜承了,于是她再也喝不下去了。

    林菀还是不说话,夜承也不知道她要跟他冷战到什么时候,是不是打算以后都不跟他说话了?

    一把把林菀娇小的身子拉过来,拉进自己的怀里,林菀没有抗拒,顺从的靠在他的胸口,但是夜承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是僵硬的。这就说明她心里其实一点儿也不愿意自己靠近她。

    她都厌恶自己到这种地步了吗?

    真是可悲啊!

    “菀菀,我最近好累啊,你还不知道吧。夜彻想把贪污公款的罪名扣在我身上,想借这个机会把我拉下来……”夜承淡淡的口吻在林菀的额头上轻轻的吹着气,在他风轻云淡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紧张感。

    他一向都是这么自信,他是无敌的。

    林菀安静的听着,僵硬的身体一点一点柔软下来,她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夜承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腥风血雨。

    “后来我把他贪污的证据拿出来,然后把他告上了法庭……这一次,我会亲手把他送进监狱里去。”说到这里的时候,夜承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坚定。眼神中也闪过一抹狠色,不是狠毒,是狠心。

    这一次,他真的下了狠心。

    夜彻……要不是他,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他!一切都是因为他!

    听夜承这么一说,林菀身体微微一颤,眼前突然浮现出那张总是带着一脸邪魅的笑容的脸庞,第一次遇见他是她去KTC面试的时候,第二次遇见他是在夜家老宅,那时候她才知道他是夜承的弟弟……

    记忆中的夜彻总是笑的一脸魅惑,给人一种阴柔狠毒的感觉,却没想到他竟然在背地里做了这么多事!

    怎么这么快就要进监狱呢?

    他们的兄弟关系当真糟糕到这种地步?

    林菀心里有很多疑问,却什么也没问夜承,只是安静的听着,安静得就好像没有灵魂的躯壳,连自身的意思都没有了一样,不说话,也不思考。

    夜承继续说到,他现在有一肚子的话找不到人说,“中午我去了一趟夜家老宅,我爸说要我放过夜彻,他愿意拿任何条件来跟我交换,呵呵,你说好笑不好笑,他现在还有可以用来跟我交换的筹码么?”

    “他既然那么不惜一切的想保住夜彻,那我就非要把他送进监狱里去!我要拿走他自认为所有的珍贵的东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放心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你跟孩子的,相信我好不好?”夜承一个人幽幽的说到,从前的他从来没有这么多话说,这段期间,他真的变了好多。

    林菀心头一酸,她一直都知道夜承对夜家有心结,因为他早逝的妈妈,因为他不幸的童年。夜承的心里对夜家有恨!

    所以他这就是在报复夜家,报复夜中远!

    夜承抱着林菀的力度更大了一些,把心里压抑的事情说出了感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