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56.第556章 0567 喜欢孩子自己回家生一个
    “我凭什么不能做!林菀也是我的好姐妹好吧,我要是跟她说她一定会答应的!”苏念轻哼一声,斜眼撇了撇赵天城,给赵天城气个半死!

    “你——!”赵天城简直输给苏念这死皮赖脸的女人了,有她这么套近乎的吗?

    “你什么你!不服啊,不服来打一架啊!”苏念仰着头看着赵天城,一副不服来战的架势。

    “你们两够了,要是那么喜欢孩子回家自己生去!别想打我家孩子的主意!”夜承白了苏念和赵天城一眼。

    苏念脸色一红,赵天城也瞬间尴尬了。

    “谁……谁要跟他生孩子……”苏念有些不好意思了,吞吞吐吐的说到。

    “好像我想跟你生似的!”赵天城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到。

    “找打是不是!”苏念的小拳头又捏起来了!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色。

    “你们打吧,别整出人命来就行了,我先走了!”夜承说完这句以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天城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了出去,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最后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转角处。

    苏念的目光一直看着夜承的背影,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转角处,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哎,你比较了解那个谁,你说他会不会对林菀怎么样啊?我很担心……”今天夜承和赵天城说的那些话她都听见了,不知道以夜承的脾气会做出什么事来,心里很担心林菀的处境。

    赵天城用手肘轻轻的推了一下苏念,“想什么呢?林菀现在怀着夜承的孩子,你以为夜承能对他怎么样?”

    这女人想什么呢?

    夜承也没那么残暴好吧!

    苏念点了点头,觉得赵天城说的有些道理,“哎,那那个男人又是谁呢?你知道吗?”苏念继续问到。

    “你当我是十万个为什么啊!什么都问我,他们俩的事我哪里知道得那么多!我可没你那么八卦!”赵天城不屑的说到,站在走廊上身体摇摇晃晃的,就像一个秋千。

    “那你刚才还那么自信满满的说相信林菀,合着你丫都是瞎胡扯呢!我说怎么一下子突然说话变得那么高深了呢!”苏念和赵天城两个人靠在栏杆上,反正有他们两个人在的地方就绝对安静不下来!

    午后的阳光从他们两人身后照射过来,透过重重叠叠的树影,最后洒落在两人身上的只是一层如同水银一样斑驳摇曳的光影,看上去十分宁静祥和。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被风吹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才不是瞎说呢,以我对林菀的了解,她才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何况还有谁比得过夜承?难道你不相信她吗?刚刚不是还说要做人家孩子的干妈吗?要是被她知道你这么想她,不知道你这干妈还做不做得成!”赵天城得意洋洋的说到,好不容易抓到苏念的把柄,可以用来威胁她一阵子的了!

    苏念才不跟他客气呢,一脚就招呼了过去,她现在打赵天城是越来越顺手了,一言不合流动手。

    不对,是动脚。

    赵天城脸色一黑,难怪最近洗澡的时候总是发现自己身上一块儿青一块儿紫的,这会儿倒是找到原因了。

    “别想用这事儿威胁我,这里又没有别的人,我可以喊你诬陷!哈哈哈,其实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反倒是你,你很了解林菀吗?”苏念反问到,语气中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气息。

    赵天城撇了苏念一眼,知道苏念心里在想什么,“不是说我有多了解她,只是以前也有过一些交集,知道她的性格罢了。”

    苏念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

    赵天城和苏念两个人就在走廊上一直闲聊着,午后的清风拂过他们的脸颊,斑驳陆离的光影交织散落在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别样的美好。

    苏念还是时不时用脚踢赵天城,赵天城翻着白眼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反正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一副人命的模样。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这时候夜琳正在病房的门背后不知道站了多久?夜琳的脸色很难看,一双无力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那如同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狠毒的颜色。

    趁着赵天城和苏念都背对着病房的门,夜琳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用最快的速度小心翼翼的又重新躺回了病床上,夜琳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回想起刚刚赵天城和苏念两个人的对话。心里不由的一阵怒火中烧!

    那个女人怀孕了!

    她怎么可以怀孕呢?

    她有什么资格生下承哥哥的孩子?

    夜承再一次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了,刚刚去公司里走了一趟,和杜泽商量了一下关于夜彻的案子。杜泽说接下来就不用夜承亲自出席了,直接交给他去做就行。

    现在每次走到别墅外面总会觉得心情很沉重,这种感觉是和以前不一样的,以前每次下班总想着快点回家,感觉心里见不到某个人就会很慌,而现在呢?

    她不想见到他!

    他又害怕见到她。

    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但这是他唯一的办法。唯一的保住孩子和她的办法!

    一抹夕阳的余晖打在他的背上,惨淡的白色光茫看起来没有一丝暖意,就连夜承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从他接近别墅的那一刻开始,他身体里的温度就在一点一点的流失,直到现在,手脚冰凉。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夜承才慢悠悠的走上台阶。感觉走的每一步都格外沉重,每一步都好像一块大石头一样,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口。

    推开门,大量涌进来的光芒瞬间把客厅照得透亮,客厅里没有人,安静得落满了一地的尘埃。

    夜承看了一眼楼上的那个房间,房间的门也是紧闭的。

    她还在睡么?

    厨房里有些动静,不一会儿五婶便走了出来,看到是夜承回来了,换上一脸的笑容迎了过来。

    “先生,您回来了?”五婶笑着说到。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皱纹又深了一些。

    夜承点点头,什么话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