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50.第550章 0561 父子之争
    夜中远见夜承要走,也立马站了起来,他今天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怎么能这么轻易让夜承走掉。

    “夜承,我也不跟你废话,只要你肯撤诉,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夜中远还是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跟夜承说话,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不过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

    这样委曲求全的夜中远让夜承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妈妈去世以后,没有人愿意照顾他,外婆把他又重新丢回了夜家,夜家除了夜琳也没有一个人待见他。

    有一次放学回家晚了,夜家老宅的大门上了锁,他一个人在外面使劲的敲门,苦苦哀求着夜中远开门让他进去,可是他还是一个人在门外又冷又饿的挨到了天亮。

    这些往事他都记得,他记得自己有一个多么偏心,多么凉薄的爸爸!

    如今也有他哀求自己的一天了,夜承并没有觉得心里有多痛快,反而觉得自己的人生越发的可悲。

    他是那个在帝都里叱咤风云的夜少,也是在家里得不到一点儿父爱的夜承。

    “呵呵,你还有什么可以跟我交换的?你的公司,你的家业?很抱歉,这些都是我的了。”夜承轻轻的撇了夜中远一眼,语气和眸子里都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说的也是,夜中远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筹码可以当做交换的条件。

    夜中远没有回答,夜承轻笑了一身,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却遇上了夜彻,看样子也是刚刚回来,今天离开法院以后夜承就去找林菀了,夜彻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这时候才回来。

    夜彻也没想到夜承在家里,一进门就给遇上了。

    “你回来做什么?没把我送进监狱你不甘心是不是?”夜彻把衣服脱下来拿在手里,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和颓废的感觉,从前那个总是让人觉得很邪魅的夜彻终于绷不住了,就像现了原形的妖怪一样。

    这才是夜彻原本的样子吧?以前顶着一个KTC副总裁的位置还算风光,现在把这个头衔拿掉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不,他很快就会一个新的身份,囚犯!

    夜承嗤笑,“你别着急啊,这才是一审,等到二审的时候,你的罪名应该就可以定下来了。你猜,你会判几年?呵呵呵~”夜承一边说一边笑,笑得十分诡异。

    夜彻瞪大了眼睛看着夜承,却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夜承,看在你跟彻儿这么多年兄弟的份上,你就不能放过他吗?非要送他进监狱你才甘心?彻儿要是进了监狱,他这一辈子就毁了!”夜中远几乎恳求的语气说到。

    “爸爸,你不用求他!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你放心吧。”夜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求夜承,这简直比让他进监狱还痛苦。

    一直以来夜承都处处比他优秀,明明他只是个没妈的野孩子,凭什么有资格跟他争夺夜家的家产,可恨的是早在几年前夜承就用了手段把夜中远逼下了总裁位置,然后自己独揽大权。

    夜彻原本还一直等着自己的爸爸退位以后把总裁的位置传给他,没想到夜承倒是先下手为强了,这让他措手不及,只能以副总裁的身份屈居夜承之下。

    但是他又怎么会甘心一直屈居于人下呢?而且这个人还是他一直看不起的野孩子夜承!

    “那我就等着你!等着……去监狱里看你,呵呵~”夜承并没有把夜彻的小把戏放在眼中,这次他是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夜彻送进监狱的,他决定要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

    夜承笑着和夜彻插肩而过,然后一脚踏出了客厅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白寥寥的天光里,只觉得这阳光落在身上都是疼的!

    “夜承,你要是这样做,夜琳也不会原谅你的,如果你不希望夜琳有事,就赶紧去法院撤诉!”夜中远还是不死心,朝着夜承的背影大声喊到。这已经是他手里最后的王牌了,看在夜琳的份上,希望夜承能放过夜彻!

    果然这一招还是奏效的,夜承听到夜琳的名字,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了夜中远和夜彻一眼,嘴角突然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映着薄薄的阳光,让人有些看不清楚。

    “除了夜琳,你们就找不到别的什么理由了吗?不过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别想用夜琳来威胁我!她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妹妹。”夜承还是头一次这么狠心的说话,以前只要是关于夜琳的事情,他都是最关心的一个,如今好像变了许多。

    就像他以前从来不笑,而现在居然会笑了,还是那样让人恐慌的笑容。

    夜琳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妹妹。

    还是夜彻的亲妹妹。

    更是夜中远的亲生女儿。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们想她有事,就尽管告诉她吧!

    “爸爸,你还跟他多说什么,他现在连夜琳都不顾了,你觉得他还会放过我吗?他就是你这么多年养大的白眼狼!”夜彻也以为夜承还会顾及到夜琳,至少看在夜琳的份上放过他这一次,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坚决。

    这让他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于是就恼羞成怒了。开始埋怨起夜中远来。

    夜中远居然被夜彻弄得无话可说,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好失败,两个儿子都这么叛逆,两个儿子都好像仇人一样。

    夜承并没有去还他们父子说什么,也许正在商量着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

    回一趟夜家老宅前前后后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夜承对这个地方简直深恶痛绝,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遗留着他童年时所经受过的伤痛,这是一个让他不想多待一秒钟的地方。

    这里不是他的家。

    这是个人间地狱!

    以前是因为夜琳在,所以才不得不偶尔回来一趟,现在夜琳一直住在疗养院里,以后他回不回来都无所谓了。

    重新上了车,车子发动起来。夜承看着窗外逐渐后退的景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