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47.第547章 0558 夜少下厨
    光束也落在夜承的身上,可以看见楼上的走廊里蹲着一个男人,他轻轻的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色和眼神,只觉得看上去格外颓废。

    杜泽和五婶的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杜泽给五婶使眼色,示意她过去看看,五婶点点头,一副秒懂的样子。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上楼梯。

    杜泽倒是在下面不敢上去,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大BOSS颓废成这个样子,从前那个在帝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夜少哪儿去了?

    杜泽摇摇头,表示很无奈啊!

    五婶靠近了夜承,夜承低着头,好像没看见五婶的到来。

    “先生?先生……”五婶试探性的喊了两声,夜承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好像对外界的所有声音都自动屏蔽了一样。

    五婶回过头来看看杜泽,用眼神寻问他现在该怎么办,杜泽同样用眼神回复她,示意她继续喊。

    五婶懂了杜泽的意思,于是继续喊到。

    “先生?您没事吧?太太已经休息了吗?”五婶随口问了一句,还故意提到林菀,希望能吸引夜承的注意力。

    听到五婶问起林菀,夜承的身体果然动了动。

    五婶见有效果,于是继续说到。

    “太太早上出门的时候说了,今天想喝鱼头汤,所以我特意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鱼头回来给太太煲汤。我现在就去做!”五婶自顾自的说着,其实也是在试探夜承的反应!

    五婶作势要去煲汤,转身的时候夜承突然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一大片的阳光,逆光中的夜承看不清神色,只让人感觉到一股淡淡的伤感。

    “鱼头汤怎么做的,你教我!”夜承突然说了一句,声音有些缥缈还带着一丝儿嘶哑,让五婶一时间不敢确定那是不是夜承说的话。

    像是说了,又像是没说。就连杜泽这个夜承的心腹也不敢确定那是不是自家大BOSS说出的话,只是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五婶的脸上同样很惊讶,“好!好,我来教先生怎么做鱼头汤。”五婶有些慌乱的说到。然后带着夜承一起从楼上下来,进了厨房。

    杜泽就站在客厅里呆呆的看着,有些回不过神来,最后还是摇摇头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别墅。临走时看了林菀的房间,房门紧闭也看不到人,杜泽决定过一段时间再来看望林菀。

    五婶带着夜承在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夜承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只让五婶在一旁指挥他怎么做,却从不让五婶查收。

    第一次处理鱼头,只感觉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面而来,鱼头摸上去滑溜溜的,五婶指挥着夜承先把鱼头清洗干净。

    夜承突然想起第一天带林菀来别墅的时候,林菀也做了鱼,那时候看她杀鱼的样子真是特别好笑。

    一边想着,夜承的嘴脸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又开始走神了。

    五婶看得有些着急,催促到,“先生?先生?好了,不用洗了。”

    “哦,接下来该做什么?”夜承回过神来,手里的鱼头已经被冲洗得很干净了,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夜承。

    “先把水烧开,切一些姜片加入料酒给鱼头去腥。”五婶站在一边继续说到,让她一个普通的保姆去指挥堂堂的KTC总裁总觉得心惊胆战的。

    夜承赶紧行动起来,烧水,切姜片,料酒……

    “先生,那个不是料酒,料酒是那个瓶子!”五婶指着夜承手里拿错了的调料,心里有些着急,想要亲自动手夜承又不让。

    “哦,是这个吗?放多少?”夜承拿起另一个瓶子,看了一下上面的字,果然写着料酒,才发现自己刚才拿错了。

    “就是那个,放两勺就可以了!”五婶继续说到,生怕夜承会不耐烦,可是夜承看上去心情特别好,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夜承手里的活儿都做的差不多了,“好了,这样可以吗?现在该做什么?”

    “嗯……等水烧开,把鱼头放进去炖一个小时就行了。”五婶继续说到。

    “哦,其实还挺简单的。以后我也可以做了。”夜承笑着说了一句。

    五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到,“先生对太太可真好。”

    夜承没有搭话,回头看了一眼五婶,淡淡的笑了一下,笑容中却带着一丝苦涩。

    好吗?可她怎么就一心想着离开呢?

    夜承站在炉灶前,看着锅里的水渐渐开始翻腾起来,冒出一股白烟。

    “好了先生,可以把鱼头放进去了。”五婶说到。

    夜承端起盘子里腌制了好一会儿的鱼头准备下锅,却没想到鱼头太滑,自己迫不及待的就滑进进了开水翻腾的锅里,锅里的开水飞溅到夜承的手上。

    “嘶——”夜承猝不及防,轻哼一声。

    “先生你没事吧?我忘了跟你说,下鱼头的时候要慢一点。不然很容易烫伤的,我看看您的手。”五婶赶紧过来看看夜承手上的伤势,心中充满了愧疚。要是自己多提醒一句就不会这样了。

    “没事,一点儿小伤而已。”夜承并不打算给五婶看,用另一只手把烫伤的部位捂着不给五婶看到。

    “先生,先用凉水冲一冲吧。我去给你拿烫伤药来!”五婶担心夜承手上的伤,刚刚明明看见一大片的开水飞溅在他的手上。

    夜承倒是不觉得有多疼,“不用了五婶,我用凉水冲一冲就行了,不用搽药!”

    算是为她痛吧。

    也是值得的。

    五婶点点头,听了夜承的话,也就没去了,“先生去房间里陪着太太吧,过一会儿汤炖好了我再端上来。”

    “不用了,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吧。她在休息,我就不去打扰她了。”夜承说到,眸子里闪过一抹疼痛。想必她现在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吧?

    她说过的,她讨厌他……

    呵呵,原来自己是一个让她讨厌的人。

    既然如此,五婶也不再劝说了,就连她都感觉得到,自从林菀怀孕以后,夜承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所以这就是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