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46.第546章 0557 五婶的个人演讲
    那粉末落在哪里,就在哪里开出一朵灰色的,苦涩的花儿来。

    “好,你好好休息。我让五婶给你做好吃的。”夜承温柔的说到,林菀往床上躺的时候夜承甚至亲手给她拖鞋,然后再体贴的帮她把被子盖好。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风一吹,把所有的伤痛都带走。

    如果可以的话。

    夜承走出房门的那一刻,突然眼泪就落了下来,像是汹涌而来的潮水一样让他手足无措,很多年没流过眼泪了。夜承记得自己上次大哭的时候还是妈妈去世的那年,许多年过去了,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刀枪不入,风云不惊的人,这一刻,他终于忍不住了。

    心痛得无以复加,那种好像被揉碎了心脏一样的痛楚是常人不能体会的。

    林菀,其实我好爱你。

    不管你信不信。

    夜承蹲在房间门口,把头深深的埋进自己的膝盖里,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来,这种心疼的感觉是他从未体会过的,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丢掉,这样是不是就不会疼了。

    也许她说的没错,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遇见,更谈不上相爱。

    杜泽还守在门口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耳朵一直听着楼上的动静,许久之后,听见楼上的房间里声音逐渐没有了,才稍微安心下来。

    五婶站在门口腿都酸了,干脆把菜篮子放在台阶上,然后自己就坐在台阶上开始择菜,一边择菜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杜泽在旁边看得一脸黑线。

    额……这样真的好吗?

    这里不是菜市场啊!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搞不懂,怎么总是把离婚挂在嘴上,想当初啊,我们那个时代,还不知道离婚是什么呢!”五婶放下手里的烂菜叶子,眼神看向很远的地方,仿佛想起了当年自己结婚的样子。

    “我跟你讲,我们那个时候结婚,有车,那就是自行车!家庭好一点的,有个黑白电视机那都是稀罕玩意儿,一个院子里的人都跑过去看,搬个小板凳坐成一排。”五婶没完没了的说起来,杜泽听得脸色越来越黑。

    怎么就成五婶的个人演讲会了?

    他好像就是唯一的听众?

    这画风也转变得太快了吧?

    五婶这边还没完呢,也不管杜泽的脸色有多难看,反倒觉得终于有人听她说话了。“可惜我家那口子是个短命的,国家招人去修铁路,就这样病死在了外面!我一个寡妇无儿无女,生活都困难……”五婶说起一些心酸事,对于自己死去的爱人有太多的怀念。

    杜泽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还从来没有认真去听一个老人讲故事,说实话,他那颗脆弱的玻璃心被感动到了。

    杜泽心里也开始感慨起来,本就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儿心,这时候不感慨一下好像都不符合剧情的走向。

    “哎,好像没动静了?杜助理,我可以进去了吗?你看我这鱼头,再不拿去炖就不新鲜了!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五婶一脸埋怨,明明早就可以进去了嘛,偏偏在门口站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

    杜泽也想进去看看,好歹别闹出人命啊!况且还有可能一尸两命!

    呸,乌鸦嘴。

    “好好好,你先进去,我掩护!”杜泽还是挺害怕的,万一进去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还不得被自家BOSS当场灭了口?

    机智如他,决心让五婶打头阵。

    “我不要你掩护!又不是上战场,有什么好怕的!我不天天搁这儿待着嘛!”五婶看了杜泽那没出息的一眼,咋就吓成那副熊样儿了?

    太太和先生也没那么可怕吧?

    五婶走在前头,杜泽蹑手蹑脚的跟过来,就像HolleKitty偷东西一样一脸贼兮兮的样子。

    推开大门,屋子里很安静,一到明亮的光束瞬间照亮了整个大厅,五婶走进去,杜泽却在门口缩着脖子看。

    “杜助理,你在看什么?不进来吗?”五婶回过头来问到,一脸疑惑的样子。

    没走错啊?这里不就是夜家吗?

    怎么搞的跟做贼一样?

    “嘘——小点儿声,别被发现了!”杜泽捏着兰花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看了一眼发现客厅里没人,才迈着小碎步轻轻的走进来。

    五婶脸色一黑,谁能告诉她这是唱的哪一出?

    《雌雄大盗》吗?看着也不像啊!

    “被谁发现?”五婶问了一句。

    “BOSS啊!万一她们在……那什么的话……我们怎么好打扰……你说是吧五婶!”杜泽小的说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儿跟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讨论“那什么”这个场面一时间看起来格外诡异。

    五婶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虽然懂得杜泽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

    “太太……怀着孕呢……所以……应该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五婶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说到,脸色都有点不自然了!

    杜泽一听,身体微微一愣,转头对着五婶尴尬的笑起来,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想多了呢!不过这种情况真的很容易让人想多好吗?所以这也不怪他嘛!

    他也是为了自家BOSS的幸福着想。

    嗯,是这样的,他真的没有想多!真的,比珍珠还真!

    “也是哦~呵呵呵~”杜泽尴尬的笑起来,那笑声比鬼哭狼嚎还难听,那笑容也特别难看。

    五婶突然不说话了,表情变得经常起来,眼睛对着杜泽一直眨,在给杜泽使眼色,示意他往楼上看。结果这二货居然一点儿也没看出来。

    “五婶,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进东西了,要我帮你看看吗?”杜泽一脸天真,刚才还小心得不得了,这时候怎么就跟个白痴一样?

    连个眼色都看不懂。

    五婶没办法了,抬手指了指楼上正蹲在走廊里的夜承。

    杜泽顺着五婶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吓了一跳!回头看看五婶,一脸惊讶的样子,五婶也很无奈,谁让你看不出我在跟你使眼色呢?

    呃……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逃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