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45.第545章 0556 我讨厌你
    夜承的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林菀身上游弋,灵活的手指轻而易举的就解开了林菀内衣的口子,林菀习惯穿前扣的内衣,夜承显然是早就熟悉了她的习惯。才可以这般游刃有余!

    所有的美好展露在夜承面前让他瞬间有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便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欲望,在她的身上印满自己的痕迹。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夜承我求求你……”林菀无力的哀求到,却放弃了挣扎,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去,打湿了一大片的床单。

    夜承突然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林菀那满是泪痕的脸,林菀没有看他,空洞的眼神看着天花板。

    “你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么?孩子要是因为这样流掉了不是正和你意么?还是你不愿意我碰你,才故意用孩子来威胁我?”夜承一声声的质问到,语气中充满了讽刺和戏谑的嘲笑。

    林菀没有回答,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夜承沟通了,夜承不相信她,她也不再信任夜承,她想要尽可能的收回对夜承的爱,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你回答我!这么久以来,你到底对我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夜承把林菀的身子从床上拉起来,让她能够正视着自己的眼睛。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讨厌你!非常非常讨厌!”还没等夜承问完,林菀就回答了他的问题,答案全部是否定的。

    林菀对上夜承的眼睛,眼神里全是对夜承的厌恶。

    这一刻,她真的非常讨厌夜承,前所未有的讨厌他,不想见到他!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认识夜承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好!从今天起,你别想离开别墅半步,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再给夜琳捐了肾,我就跟你离婚!你好好等着这一天吧!”夜承凑近林菀的脸,仿佛要看清楚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于是伤人的话就这样说出来了。

    于是伤口就越来越深了。

    于是就再也回不去了。

    夜承说完,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看着林菀衣衫不整的样子,居然又换上了那一张温柔的脸,修长的手指把她的衣服拉拢,然后在把扣子一颗一颗的扣上去。

    静默无声。

    林菀呆呆的看着夜承,每他这样笑的时候,都会让她感觉到莫名的恐慌。

    扣子扣好了,夜承满意的笑了笑,用手指挑起林菀的下巴,在她的嘴唇上落下一个柔情似水的吻,把她脸上的泪水吻进自己的嘴里。

    咸咸的泪水,带着些许苦涩的味道。

    “夜承,我会生下这个孩子,也答应捐肾给夜琳,你能不能放我走……”林菀脸色惨白,幽幽的开口,语气中带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让人心疼不已。

    无论什么条件,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夜承。去哪里都好!

    夜承嘴角的笑容越发深刻,好像在听一个愚不可及的笑话,“不能,我不会放你走的,我要把你囚禁起来,让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乖女孩,等孩子生下来,我会跟你离婚的!”

    离婚?他真的会吗?

    可是当听到她说不会打掉孩子的时候,他心里真的很开心。

    “乖,我们不闹了,好好的等着宝宝出生吧。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抽空陪你去做产检。”夜承伸手去摸了摸林菀的肚子,虽然跟以前没什么区别,但这是林菀怀孕以来,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还素未谋面的孩子,这一刻,他心里别提多激动了。

    这是他们孩子……

    林菀再也说不出自己一句话,这样的夜承已经足够让她心灰意冷,生无可恋。想起当初被沈琪劈腿分手的时候自己不过是狠狠的醉了一场,醉过之后就什么都忘了,当时跟沈琪恋爱了好几年,也不及跟夜承在一起的这大半年的时光。

    这半年的点点滴滴加起来,交织成了她五味杂陈的人生。到头来里留下的,只是一抹苦涩。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遇见,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宁愿从不曾遇见。

    突然越发怀念从前那个大大咧咧,整天不知天高地厚的林菀了,就算被堂妹嘲笑,被相亲对象放鸽子,也总好过现在这样。

    “夜承……”林菀突然叫了一声。语气十分轻柔,仿佛一片羽毛落进平静的湖面上,不曾惊起一丝儿波澜。

    夜承心头一喜,看着林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嗯?”心里有着些许期待,她会说什么呢?是不是以后他们可以好好的了?

    窗外一抹淡淡的阳光照射在林菀的后背上,逆光中的她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只听见她幽幽的仿佛古井里的回音一般的语气再次传了出来。

    “如果从一开始我就不曾遇见你该多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划过夜承的心头,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疼痛,鲜血就模糊了视线。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曾遇见……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你后悔遇见我了?

    “呵呵,看来遇见我让你后悔了?你是不是还想说,为什么你一开始遇见的不是卫律之而是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夜承的于是居然是柔和的,听起来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抚摸着林菀的脸颊。

    可是林菀知道,这样的夜承才是最可怕的!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西方神话里的魔鬼一样,他的抚摸让林菀感觉后背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林菀不想解释了,她和卫律之之间清清白白,根本不是像夜承说的那样。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林菀惨淡的笑起来,惨白的脸色看起来也挺恐怖的。

    “你要我怎么相信?我亲眼所见的难道是假的吗?”夜承看着林菀的眼睛,想从她的眼神中找到一些自信。

    可是没有,林菀的眼神里什么都没有,就连他的影子都没有。

    “既然如此,我们都不用说了。就这样吧,我要休息了。”林菀转头对着夜承笑起来,仿佛有一层心痛的粉末从她的脸上刷刷的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