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41.第541章 0552 又被撞见了
    “能不能别提那件事,想起来都觉得当时自己好傻,居然能在一个坑里摔两次!真是悔不当初啊!”林菀摇摇头说到,那个素未谋面的相亲对象这辈子她都会记得了!

    “确实够傻的!哈哈哈!”卫律之很不客气的嘲笑起林菀来。

    “你还笑!”林菀着急的跺了跺脚。

    “不笑了不笑了,不过这个笑话已经够我笑一年的了!”卫律之夸张的说到,很庆幸自己能跟林菀成为朋友,很庆幸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都被他恰巧遇见。

    夜承这时候刚好赶到河滨公园,在公园里找了一圈发现没有人,又拦着几个路过的老大爷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林菀可能往河边去了,于是也跟着追过去。

    杜泽那小短腿哪里追的上夜承的步伐,等他赶到河滨公园的时候夜承连个影子都不见了,也拦住一个老大爷问了一下,才知道夜承往河边去了。

    这时候杜泽就在犹豫要不要跟过去了?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跟过去,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等着夜承。

    杜泽坐在长椅上大喘气,捏着兰花指的手拍着胸口,哎呀妈呀,累死宝宝了!

    河风冷冷的吹过来,不知不觉已经是十月份,天气渐渐凉了下来,林菀看着滨河里缓缓流淌而过的不怎么清澈的河水,似乎都能感觉到那河水里的寒意,不由得双手相互抱着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想起这半年多以来发生的事情,莫名其妙跟沈琪分手了,莫名其妙跟夜承上床了,莫名其妙结了婚当了夜太太,莫名其妙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现在呢,莫名其妙的怀了孕,莫名其妙的想堕胎,很快就要莫名其妙的离婚了。

    这一切看起来都好像是一个笑话!

    “哈欠——”林菀突然打了个哈欠,用手背揉了揉鼻子,感觉痒痒的很不舒服。

    卫律之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绅士的给林菀披在身上,林菀看着卫律之一脸温柔的样子,脸就红了。

    这样的动作会不会太暧昧了?

    “来,披上,别感冒了。怀孕的妈妈是不可以吃药的!”卫律之双手拉着衣服,把衣服往林菀的胸前拉过来。

    林菀楞楞的站在原地不敢动,看着卫律之一脸认真的样子。

    好巧不巧的是这一幕也刚好被匆匆赶来得夜承撞见,事实上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无巧不成书。

    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在夜承的脑海里炸开了一样,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冷冷的河风当中,夜承可以看见一对男女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前方,她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眼神中有一种说不清但是让他很不爽的情绪。

    女人靠着栏杆站着,冷冷的河风把她的身影吹得越发单薄,她的头发也在风中飞舞着,她美丽的眸子里映着一个男人的影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凄美。

    男人站在女人的对面,两个人靠的很近,最让夜承火冒三丈的是卫律之的手居然就放在林菀的胸前,虽然没有挨上去,却足够让他怒火中烧!

    他怎么可能允许别的男人触碰他的女人?这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触碰!

    林菀对上卫律之那温柔的双眸,突然好像夜承的脸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缓缓开口说了一句,“卫律之,谢谢你!谢谢你总是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

    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这句话林菀没有说出口,但是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卫律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她心里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卫律之知道林菀的意思,扬起嘴角笑了笑。也不说明,你不说,我不问,这就是默契。

    “不客气,我们总是太多的不期而遇,我们甚至都没有留下过联系方式,可是老天爷总是让我遇见你,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某种缘分吧!丫头……我可以抱抱你吗?”说到最后卫律之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眼神带带着渴望看着林菀,希望她不要拒绝。

    林菀笑得风轻云淡,那一抹淡若云烟的浅笑被风吹去很远的地方,就好像雪绒花一样轻盈的飘飞到很远的地方,伸手就可以触摸得到。

    林菀的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也不说话,只是对着卫律之伸开了手臂。

    卫律之也不说话,上前一步紧紧的把林菀抱在怀里。

    彼此的体温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林菀感受到一种来自朋友的温暖。

    或许对于林菀来说,拥抱只是用来表达朋友之间的友谊,但是对于夜承来说就不一样了,别忘了他是夜少,是一个有着强烈的占有欲的男人。

    “哎,你看那边那一对,看上去很般配啊!”一对青年男女经过夜承的身边,女人指着林菀和卫律之的方向给男人看。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情侣,有可能不是呢?”男人不是很同意女人的话,随口就问了一句。

    “你瞎啊,都那么亲热的抱在一起了不是男女朋友是什么?难不成还真有什么纯洁的友谊?”女人反驳的说到。

    “好吧好吧,算你说得有道理。”男人一把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在女人脸上亲了一下,热恋中的情侣看起来总是这样甜蜜!

    “本来就是嘛!”女人双手环绕在胸前有些撒娇的说到,嘟着嘴有点儿生气的样子。

    “别生气嘛,我们去吃大餐!”男人讨好的说到。

    女人眸子里闪烁着光芒,随口应了一句,“好!”

    吃货的世界你不懂。

    这些话都被河风一字不漏的吹进了夜承的耳朵里。

    男女之间哪有纯洁的友谊?

    都那么亲热的抱在一起了不是男女朋友是什么?

    ……

    这些话一直在夜承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拉扯着他即将崩溃的神经。

    所以她那么着急要打掉孩子要和他离婚就是为了卫律之吗?

    她爱上了卫律之了吗?

    那他算什么?这半年一起度过的****时光算什么?

    林菀,你好狠的心。

    夜承感觉胸腔离有一股气流在到处乱窜,仿佛那上就要从他的胸口撕开一个口子窜出来了。

    头脑一热,便大步大步的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