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38.第538章 0549 一物降一物
    “BOSS,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找夫人啊?帝都里的医院这么多!”杜泽一脸忧伤,也是拿林菀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姑奶奶可太能折腾人了!

    “她一定不会去大医院,我们去那些小医院里找!”夜承对林菀还是很了解的,不过小医院可比大医院多多了,这找人的难度也大了许多,谁知道这会儿找过去还来不来得及?

    夜承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林菀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手机能打通,却一直无人接听,于是他又连续打了好多次,还是无人接听。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大强烈,夜承焦躁不已!

    她现在在哪儿?

    难道已经在手术台上了?

    笨蛋,就算你不想要孩子也不要一个人去堕胎啊!

    夜承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如果她真的那么不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如果她真的非要堕胎不可,那好歹也让他陪她一起去啊!

    很快夜承收到了刚才那男人发过来的地址,便让杜泽按照这个地址一路找下去。

    杜泽也是一边开车一边在网上查询这一路可能出现的医院,经过搜索,这一路下去一共有三家可以做人流的医院,还好不多,他们可以一家一家去找。

    很快就到了第一家医院,从外面看上去就破破烂烂的,医院门口的招牌都快要掉下来了,杜泽还在考虑进去一瞬间那招牌会不会突然掉下来砸死他的时候,夜承已经一个箭步冲进去找人了!

    突如其来的夜承把医院里正在看病的医生和病人都下了一跳,一个女人被吓得站起来尖叫了一声,因为夜承的样子实在太像打劫的了。

    夜承一把抓起医生的领子就开始问到:“说,今天有没有一个叫林菀的女人过来做手术的?”

    医生差点吓尿,还以为是检查部门来抓他来了呢,话说他这家医院确实不怎么正规,就连营业执照都是假的,不就是混口饭吃嘛!

    “没,没有……今天没有人做手术的……”医生是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一看就不是很正经的那种。

    还好他说林菀没在,不然估计夜承不会让他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杜泽就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心里为那个医生默哀了三分钟,谁叫你运气不好偏偏在这条街上呢?

    夜承一听果然放开了医生,转身回来的时候那个正在看病的女人已经不尖叫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夜承那张帅炸了的脸犯起花痴来。这一刻她多么希望夜承是个劫匪啊,还是劫色的那种!

    夜承根本都没有正眼看过女人一眼,出门的时候对着杜泽说了一句,“让药监局过来查封这家医院!”

    杜泽点点头,看着夜承渐渐远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医生,医生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夜承的厉害了!

    其实心里早有预感夜承会这么做,所以才提前替他默哀来着。

    阿西吧,只怪你我运气不好,偏偏撞夜少的枪口上了!

    接着杜泽又驾着到了第二家医院,这家医院一看就正规多了,是专治女人妇科病的医院。夜承着急上火的冲进去的时候一些女人正在做检查,吓得纷纷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喂,你个大男人闯进来做什么,快出去快出去!”一个护士小姐赶紧过来拦着夜承,夜承的目光大致的扫了一遍屋子里的女人,没有看见林菀的身影。

    “我问你,今天有没有一个叫林菀的女人过来做流产手术的?”夜承逮着一个人就开始问到,揪着小护士的衣领的时候,小护士被他吓了一跳。

    男女有别!

    “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护士小姐拍打着夜承的手,夜承才发现自己这样做形同于袭胸,可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别人的胸他也看不上啊!

    “快说!”夜承放开了小护士,小护士羞得一脸潮红,还好夜承有一张颜值爆表的脸,不然护士小姐表示就要喊非礼了。

    “没有,没有叫林菀的女人!今天做流产手术的只有一个,诺,就是她!”护士小姐脾气还算好的了,指着一个女人给夜承看,证明这里确实没有他要找的人。

    夜承不用看也知道那个女人不是林菀,林菀比她漂亮多了。

    杜泽依旧习惯性的站在门口,一件粉红色的小西装衬得他格外风骚。

    夜承确定没有林菀之后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杜泽对着护士小姐点了点头露出一抹妖娆的微笑,看得护士小姐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谢谢!”杜泽说到。

    “不……客气。”护士小姐估计还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玩意儿是是男是女。

    听他的声音好像是男的吧?

    天哪,不会是泰国人妖吧?

    再一次回到车上,只剩下最后一家离得比较远的医院了,杜泽觉得林菀不可能去那么远的医院,嘴上却不敢多说,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过去看看吧!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倒退,那家医院处于河滨公园附近,算是比较偏远的地方了。杜泽猜想,林菀应该不会知道那里有医院吧?

    “还有几家医院没有找过了?”夜承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就像平静的海面一样,实际上底下确实暗流涌动,波涛澎湃!

    “还有一家仁爱医院,在河滨公园附近,我们这会儿过去还要半小时!”杜泽回答到,就像一个导航仪一样把位置和需要的时间通通报了出来。

    夜承没有说话,眼睛看着车窗外被匆匆甩在后面的人群,夜承似乎觉得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很像林菀,忍不住多看两眼。

    林菀,就算没有孩子我也爱你啊!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杜泽通过后视镜可以看到一脸忧伤的夜承,似乎都能听见夜承一片片心碎的声音,杜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于夜承和林菀,就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能看清楚彼此的感情,而他们这两个当事人却没能看得清楚。

    人间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杜泽摇摇头,表示不理解这些深陷情网的痴男怨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