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517.第517章 0528 夺位之战
    大家的议论还在继续,会议室里一时间就好像菜市场一样热闹,支持夜承的人和支持夜彻的人各占一半,两对人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就差没打一架了。

    夜承一副风云不惊的模样端坐在那个最具权威的位置上,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不知道她好不好?

    不知到她有没有开心一点?

    夜彻坐在夜承左边下首的第一个位置,同夜承一样,也是一副风云不惊的模样,收敛了一贯的邪魅的微笑,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众人议论的声音渐渐小了,夜承那如同冰霜一样的眼神一一扫过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果然有些支持夜彻的小股东心虚的低下了头。

    不过是得了夜彻口头上承诺的一点儿利益而已,那些人就像墙头草一样纷纷倒向了夜彻!

    这就叫做鼠目寸光!

    “刚才谁说要撤股来着?”夜承的目光继续扫过一些人,那些人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撤股?那就撤好了!

    以为这样就能威胁他了吗?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夜承这一问,没有人敢回答了。刚刚还嚷嚷着撤股呢,这会儿却没人敢承认了。

    “没人要撤股吗?那好,会议开始吧!”夜承继续说道,语气中带着一股强有力的压迫感,心里承受能力小的请慎入!

    “夜总,前天财务部上报,我看了一下,一眼就发现财务上出现了巨大的亏空,那财务报表上的数据,比实际情况增大了不少,这不是有人故意做假账吗?”还是那位人老事多的陈懂事,仿佛他天生就有一颗热心肠,好管不平事!

    其实更多的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陈懂事的意思是,那些钱都进了我私人的口袋咯?”夜承一针见血的戳破了陈懂事话里的潜台词,他最不喜欢跟这些老年人转弯抹角的说话,难道那样不显得很愚蠢吗?

    陈懂事脸色一变,一张长满了皱纹的脸不由得抽了一下,这突然要说的这么直白,他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没错,他就是这个意思!

    “陈懂事,你也一把年纪了,现在KTC是阿承在打理,每年我们这些老懂事拿到的分红一年比一年多,陈懂事就不要抄心阿承怎么处理公司的事情了!”现在站起来说话的人是李懂事,他也是董事会的老人,只是还是比陈懂事年轻一些,资历比不上陈懂事。

    “那照李懂事的意思,以后要是公司破产了,我们也不要管是吧!这次就出现这么大的亏空,难道我们不该引起重视吗?”陈懂事气得脸上的皱纹都在颤抖,他是KTC的老人,一辈子的都耗在了KTC,如今却被别人说成是多管闲事,他能不生气嘛?

    李懂事比起他来倒是人微言轻了许多,被陈懂事这么一说他也不好说话了,他只是相信夜承,就算是夜承动用了那笔钱,他也有他的想法。

    总之就是信任吧,毕竟夜承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

    “那照陈懂事的意思,我要是解释不了这笔钱的去向,就要被罢免了是吧?这么说大家都已经有了新的总裁人选?”夜承没有正面回答陈懂事的问题,关于那笔钱,相比杜泽那里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时间,最重要的就是给杜泽争取时间。

    陈懂事脸色一黑,有些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好了,全都说开了会让人很没面子!

    被夜承这一问,陈懂事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感觉说的越多越掩饰不住自己的虚心。

    对上夜承那审视的眼神,陈懂事心头一颤,从来都知道夜承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只是他太有能力未免显得他们这些老家伙不中用,所以才有心跟夜彻合作!

    “夜总何必咄咄逼人呢?大家也没有别的意思,只要夜总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大家还是都能接受的!”夜彻突然幽幽的开口说话了,他就笃定夜承解释不了,因为……

    “所以各位这么劳师动众,就是为了要一个解释而已,很遗憾,这个解释我给不了,恐怕只有夜副总才能给。”夜承的目光落在夜彻的身上,仿佛那一眼就能看穿他全部的心思。

    不可能的,夜承怎么可能知道?

    一定不可能!

    众人也是疑惑不解,不知道夜承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夜彻解释呢?是夜承故弄玄虚转移视线,还是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让会议室里的温度都上升了一些,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没有人注意到夜彻握着椅子扶手的那只手的指关节已经发白,他紧张了,他在紧张什么?

    “夜总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你是KTC的总裁,出了这样的大事理应由你出面解释才对,我只是一个副总而已。”夜彻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严肃的脸色只能说明他很紧张,非常紧张。

    他不紧张的时候总是笑着的,笑得一脸邪魅,可是就在夜承刚刚说出那句话以后,他严肃了,紧张了。

    这一局,赌的就是夜彻的紧张。

    夜彻的目光流转,仿佛有一条落满了星光的河流从他的眸子里静静的流淌过去,悄无声息。

    夜承扯着嘴角上扬到一个优雅的弧度,笑容中带着一抹浓浓的讽刺,看来他好像又赌赢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夜彻在背后动了不少手脚,而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着他。看来当初这一步棋是走对了,就像一个慢慢长大的脓疮,今天终于到了可以挖除的时候了。

    可是杜泽那家伙怎么这么慢呢?

    手机在进会议室之前就被夜承调成了会议模式放在自己的裤兜里,这时候突然感觉到手机的震动,是杜泽。

    夜承在会议期间只有杜泽能够联系到他,所以一定是杜泽没错了,这么说他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一切仿佛都在夜承的掌控之中。

    夜彻看着夜承一脸平静的样子,心里越发紧张起来。成败在此一举了!